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188章(第二更)
    这是人正常的生老病死,个人是不能干预的,所以老爷子跟王伶韵讲了这事后,一再的跟孙女重复说着。

    “不要因为寿命的终结难过,人免不了一死。只要不是横死,或者是可以化解的劫难的话,那没有必要去改变。”

    “因为你妄想去改变,不只是害了那个人,也是害了自己。”

    老爷子当时并没有跟王伶韵解释的太过深奥。

    以为说了孙女也不会懂。里面的原因,是王伶韵自己在太爷爷的书里面查到。

    太爷爷讲到,寿命到头。那个人也就到了该去地府报道的时候。

    你一味的想让那个人活着,说不定还会耽误那个人下辈子的投胎时间。

    本来等着你的是一个好人家的胎,那如果逆天改命去延寿,肯定会折福和阴德的。

    而你没有那个福气和阴德,肯定就别想投到好胎。

    王伶韵听了这个,心里想的蛮多。

    她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到爷爷、奶奶、爹、妈四个人。她想着,如果她们寿命到头。

    她又有能力给她们续命的话,自己能不能忍住不去动手。

    虽然知道了改命的后果,但当时的王伶韵心里很矛盾。

    一直到后面听到她爷爷说了自己太爷爷的故事后,心里才算是放开。

    活着的时候珍惜,死后没遗憾。

    这是王伶韵后面对自己说的,虽然有些难,但她想自己会尽力去做到这一点的。

    朱家的事情讲完后,王伟轩就离开,去找他附近的同学们玩去了。

    王伶韵则是跟着爷爷一起去去了附近的一个公园,到了武市这里后,有点不好的就是。

    不能再像在老家那样,有自己独立的院子,然后可以无所顾及的打坐、打打太极。

    现在王伶韵跟爷爷二个人,都是大清早的到楼顶打坐。

    然后吃完早餐后,再一起去公园打太极。

    毕竟在楼顶上走来越去的打太极,那会打扰到楼下的住户。

    等到了时间,一家人除了王忠军,都去了火车站,这次没让王忠军送。

    他送这么多人出去玩,然后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家没人理,有点太可怜了。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王伶韵他们在火车站的出站口,看到了一直等着她们的大堂哥。

    大堂哥当时一看到她们的时候就兴奋的一直摇着手。

    王伶韵她们一上车,王忠军就给侄子王伟丰打了电话过去,说了大概是什么时候到北京,让侄子到时记得去接人。

    王伟丰现在工作了几年,学校里面现在老师宿舍重新推倒重建,分的房间比老爷子那次看到的,要大多了。

    有二居室呢,不过虽说是二居室的。但跟普通的一居室差不多。

    还有个问题,就是大堂哥现在快26岁了还没有个结婚的对象。

    在宜城那边,这么大的年纪,孩子都有二、三个了。

    当然那是1980年以前的事,现在计划生育,响应国家的号召,只要一个孩子。

    总归是还不清楚大孙子什么时候才能结婚,这一直是老爷子操心的地方。

    大堂哥现在是在北京工作了,那可是国家的首都啊。大城市中的大城市。

    大妈觉得,不管是在老家宜城找,还是在樊城找的姑娘都配不上大儿子。

    一心想让大儿子在北京找个儿媳妇。

    可是王伟丰一个刚去北京工作四年的人,房子还是学校分的,钱没多少。

    想找个当地的姑娘还真有点困难。所以才弄的现在,高不成、低不就的。

    老爷子和奶奶就算是再心急,也没有办法,只能作罢。

    心里急的不得了,口中只能安慰着让大表哥随缘。

    王伶韵没想那么多。她觉得再不济大表哥也是北京户口。

    虽然是学校分的小房子,但那也是大表哥的房子,又有个固定的工作。

    大堂哥性子也好,找个大堂嫂应该不是问题。爷爷、奶奶那是在瞎操心。

    这次过来的人多些,住在大堂哥那个小房子里面肯定是不行的。

    人一进去,那就转不开身了。而且也没有那么多的床啊。

    所以王伟丰直接就领着人去了旅馆里面开了房间住。

    今天是大太阳,而且又是才刚下的火车,所以王伟丰就让大家先休息一天。

    想着明天再带人在北京的几个地方逛逛去,专门找可以坐车的地儿玩。

    第二天,王伟丰就先是带着她们,坐的那种人力三轮,在北京几个有名的胡同里面转着。

    看看当地的建筑,和当地的人文风景。

    吃完了午饭,爷爷和奶奶习惯睡午觉的关系。所以准备坐车回旅馆睡个午觉。

    现在下午的时候,最气温最热的时候。所以还是睡觉最舒服。

    从胡同出来,转到大街上时,王伶韵和爷爷二个人看到一辆车开了过来。

    本来坐在车上,都已经有些快要眯上的眼睛一下子睁开,半点不见之前想睡觉的痕迹。

    那全是因为王伶韵爷孙二个看到了很久没有见过的事情。

    在王伶韵说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是第一次见,但很容易分辨。

    王伶韵看着爷爷,爷爷摇了一下头。表示没办法。

    人家那个是轿车,你这个人力三轮车,就算是把腿给蹬断喽,也是追不上的。

    而且只是萍水相逢,其中的因果他们不清楚。所以不能随便插手进去。

    可是还没等他们走多远,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撞击的声音。

    这声音不算小,就连本来骑着黄包车的车夫们都停了下来,后头望。想看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的王伶韵就看到,刚跟她们错身而过的那个轿车,撞到了旁边商铺的墙上。

    他们之前看到的‘那个’正凶猛的瞪着那个车里。

    王伶韵觉得‘那个’应该是跟车里面的人有仇,不然不可能让人出车祸了,还没有离开,并且还是盯着人。

    老爷子当然也是这样想,但毕竟碰到了,老爷子还是想搞清楚,这里面的原由是怎样,哪一方是受害方。

    当即,老爷子便让黄包车停了下来。王伶韵当然是跟着爷爷的后面走了。

    王伟丰他们见爷爷跟堂妹二个都下车,又不知怎么说,就先跟黄包车车夫商量等一下老爷子他们。

    如果时间过长的话,会补钱的。

    这话一说,黄包车夫哪会不愿意,一路带着人,他们也会热,会累的,停在这里,就当是休息了。

    老爷子带着王伶韵过去后,那个出了车祸的车已经围满了人。

    并且已经有人在叫着,谁知道哪里有电话,或者是问附近有没有医院之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