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190章(第二更)
    “我一直都没有答应,一直到半年前。付前锦让我同班的一个同学传口信。”

    “那天晚上七点,在我们学校东边的那个树林等我。到时会好好和我谈谈。”

    “平时的时候,就没有几个人去东边的树林,更何况是这么冷的天,更是没人会去那边。”

    “那样也不用担心有人会看到我的人,说不好听的话。”

    “付前锦说,到时我当面拒绝他,他就不再纠缠。”

    “不然,他就还是会继续追求下去。我考虑到,他这样老是送东西给我,已经让我有些的同学们都知道了。”

    “我担心时间再久一点,弄的老师也知道了的话。对我的学业也会有问题。”

    “所以就同意晚上七点去东边树林跟他说清楚。”

    “那时刚入春,天黑的早,七点我去那里的时候,原本只看到付前锦在那里站着。”

    “我过去后,没等付前锦说什么,直接就告诉他,我心思都放在学业上,不会考虑谈朋友的事情,转身就准备走。”

    “但被他给拉住,我立马就把他的手给甩开。正想说让他礼貌点时,就听他说了声都出来。随后就出来了五个男人。”

    “而且已经把我给包围起来了。我根本就逃不了。”

    “我当时一看被围起来了,就大声的叫抓流氓,可是……没能叫过来一个人。”

    “那些人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冲上来,把我给抓住。他们身上还带了绳子,想把我给绑起来。”

    “我知道让他们把我给绑起来,我就完了,所以就一直不停的反抗。却根本敌不过那些男人的力气。”

    “把我绑起来后,觉得我反抗不了了。那五个男人就离开那里,让那个畜生留了下来,他……想要……强奸我。”

    想到自己当时的情形,曾玲玲心里的恨与伤心又止不住的冒出来,化作血泪顺着脸庞流了下来。

    老爷子一直安静的听着,虽说还要经过他自己的查证才能知道事情的真实性。

    但现在看着那些血泪,他心里已经有6成相信曾玲玲的话。

    流着血泪的鬼,那都是有着冤屈的鬼。如果事情真是曾玲玲所说的那样,那付前锦还真是该死。

    这样的人渣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甚至是无数次。

    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漂亮女孩,也会遭遇曾玲玲一样的事情。

    王伶韵是最觉得那个付前锦可恨的。

    你要说自己凭本事赢得芳心,后面不喜欢了分手,那只能说风流不下流。

    或者是那个女孩愿意为了钱跟你一起的,那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但你追不到人了,直接就叫人过来帮你去强奸一个女孩,那就是个人形泰迪了。

    泰迪就是那种不管什么时间,不管地点,想曰想曰的货。

    曾玲玲流着血泪,继续讲了下去。

    “付前锦想占我便宜的时候,我咬了他的耳朵,又用腿踢了他下体,然后就想跑。”

    “可是付前锦的叫声,把那五个男人给引了过来。”

    “又把我给抓住了,付前锦痛的很了,就叫那五个男的打我、踢我。”

    “他在林子里找了根棍子,就对着我的嘴和头一直打。”

    “我是被他活活的打死的。我当时只知道眼一黑。接着我站在了旁边。”

    “我不知道我死了,只是看着跟我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躺在地上。”

    “听到那些人说我被打死了。问付前锦怎么办。”

    “当时那个畜生就跟那几个男人说,谁愿意给他顶罪,他就给十万块。”

    “而且肯定不会让那个顶罪的人判死刑,顶多判个十几年就出来。”

    “另外的几个人,只要不把他的事情说出去,他就一人给三千块。”

    “之后警察那边,不也就那么回事吗?我死了,家里的人伤心的很。”

    “我父母相信了警察说的,是那个混混抢劫钱财时,因为我反抗,所以失手把我给打死了。“

    说到家人,厉鬼曾玲玲的血泪流的更多了。

    “奶奶本来身体就不好,一听到我去世的事情,整个人就中风瘫在床上,说不了话,也动不了。只是一个劲的流泪。“

    “我弟弟今年17岁,不相信警察说的那些话。”

    “他说我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跑去一个没人烟的地方。”

    “并且我的衣着一看就是个没钱人,怎么会专门盯着我,然后尾随去抢钱呢?”

    “我身上那么多的伤,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打出来的。”

    “然后弟弟就偷偷跑去我们学校那找人询问,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没想到那一天,刚好碰到喝醉酒的付前锦,跟三个人在回学校的路上说着醉话。”

    “嘴里一直骂着我不识好歹,如果顺着他的意,我就不会死了。这让我弟弟听见了,还能忍的下去吗?”

    “直接就冲上去,想要打付前锦。可是我傻弟弟怎么打的那四个成年男人呢?”

    “当时的我一直想要救弟弟,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我抓不住、挡不了那些坏蛋。”

    “我好恨、好恨我自己,生前让家人为我上学那么辛苦。”

    “死后,竟然还连累我弟弟被打。弟弟被打的快不行了,还好有几个路人经过,把付前锦他们给吓走。”

    “还好那几个路人心善,又帮忙把我弟弟送到了医院。”

    “后面弟弟醒了,医院通知了我父母、小弟他们。后面弟弟就把我的事告诉了家人。”

    “我父母怎么可能受的了这个,立即就冲到警察局,说了那些事情,可是警察只说知道了,他们会去查。”

    “转头这事立即就被警察局里面的人给通知付家。付家在知道我家人了解真象后。”

    “非但没有说悔悟或者是赔偿我家人的话,反而花钱买了杀手,先是去医院给我弟弟的药水里面下了毒药。”

    “又在我父母带着小弟去医院看我弟弟的时候,用轿车把他们给撞死了。”

    “就这样,我爸妈、二弟、小弟在一天之内全死了。”

    “我奶奶瘫在床上动不了,没人照顾做吃的,二天的时间,活活的饿死了。”

    “你说……我该不该杀他们。他们付家该不该死?”

    因为痛苦的回忆,曾玲玲又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老爷子和王伶韵听见这种惨事,当然心里也是替曾玲玲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