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193章(第五更)
    看到门口坐了四个人,其中一个看着穿着讲究,年纪大概四十多岁的妇女,立即就对着他们问道。

    “问一下,刚才有四个出车祸的人,是不是在这里面急救。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老爷子他们没有回答,比老爷子他们先过来坐在那里的二个人回答了。

    “嗯,是推了四个人进去。”

    “进去后,就没有消息,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你等医生出来,问医生吧。”

    虽然那个妇女的口气有点冲,那二个人想着,估计是担心孩子,才会这样,还是回答了来人的问题。

    问话的妇女听罢,立即紧张的跟身边的男人说道。

    “怎么办,仲学,现在还不知道前锦伤的怎样,要是伤的重了,我该怎么办啊。”

    “从小到大,都没有让他受过这么大的苦,这次还不知道伤的怎样。”

    先是担心儿子,接着想到出车祸,那肯定就是开车人的问题。

    “对了,是谁开的车?怎么那么不小心,让我儿子受伤了。”

    从开始跟那个仲学的男人说话,那个女人就流眼泪。

    “还要不知道儿子现在怎样,千万要保佑前锦不要受伤啊。”

    那个妇女一直说个不停,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王伶韵跟老爷子二个也算是听出来了。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付前锦的母亲。

    被妇女拉着叫仲学的那个男人,估计是被那个一直不停说话的妇女给吵的不耐烦了,大声的斥责道。

    “好了,给我闭嘴。安静在这里等消息,还不知道儿子是什么情况,你在那一直叫个不停的干嘛。”

    “儿子没事都要叫你说的有事了,能不能让人安生会儿?”

    那个女人被疑似她老公的男人给骂了一通后,就停止那些说儿子可怜的话。

    但停不了一分钟的时间,女人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

    拉了拉,她身边那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的衣角,小声的问道。

    “那个……不在这里吧。”女人一边问着,还一边往四周看看。

    被她拉扯的人,皱眉看了她一眼,立即抽回了自己的衣服,只回了二个字。“不在。”

    妇女一听这个回答,松了口气,不在就行。她可不想看到那‘东西’。

    后面也没有再讨论这类的话题,毕竟这可是公众场合。

    再怎么不怕事,但谁也不想给自己找事不是吗?

    之后没多久,医生推了一个小孩子出来。

    在老爷子之前就等在这里的二个人立即就站起来,迎了上去。“医生,我女儿怎么样?”

    医生立即就回答。“病人没事了,下次你们注意一点,不要让小孩乱吃东西了。”

    一边走着,一边推着小孩离开。

    现在这里就剩下老爷子爷孙二个,跟之后赶过来的几个人。

    王伶韵坐在爷爷的旁边,慢慢的打量着那几个人。除了头一个说话的妇女外,其他四个全是男人。

    三个看起来差不多四十多岁,只有那个被拉着问问题的男人五十多岁。

    这情形一看就知道,那个被问问题的男人肯定就是付家找过来对付曾玲玲的人了。

    王伶韵对着那人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出什么高人的气势来。

    看着就像她爷爷一样,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

    不是曾玲玲说,再加上那个妇女开口询问的话,她还真看不出来这人是个相师。

    那五个人,除了那个相师外,四个人全部都很担心的望着急救室。

    又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里面才把出车祸的四个人都给推了出来。

    其他人还没等开口询问,那个妇女就又开始叫起来了。“前锦啊,你没事吧?”

    “哪里痛的厉害的,可千万要说出来,告诉医生,听到没有?”

    那个叫仲学的男人也开口。“叫你不要出门,你偏要出门,这下你知道结果了吧。”

    “你就不能听听我跟你妈说的话,我们能害你吗?等再过一段时间,事情摆平你想去哪里玩不行?”

    付仲学一说话,那个女人也跟着后面说。

    “你爸说的对,你不是不知道有事,为什么就不能乖乖在家待一段时间呢?”

    从急救室出来,还没有来的及说一句话的付前锦,就被自己爸妈说一通,习惯性的开口承诺了。

    “爸、妈,我知道错了,下次,你们不说可以出门,我一定一步也不离开家。”

    那语气一听就很敷衍,在王伶韵听来,根本没有一点真心。

    可是付前锦的妈妈听在耳里,却听出来满满的诚意。“我就知道我儿子最听话了。”

    付仲学听到儿子说的话,也没有再说,就要推着儿子去病房。

    好吧,当妈妈的都这样,自己的孩子那是最好、最听话的,别人都比不上。

    反正是从现在看起来,虽然这个付前锦是属于二世祖,父母是惯孩子没边的人。

    但王伶韵没看出来,这付家是那种丧心病狂,干出灭人家满门的事情的人。

    王伶韵知道自己的见识少,对人性的了解也少。所以她决定等会儿再听听爷爷的意见。

    另外的二个男人,就去看另一个看着16岁左右的少年去嘘寒问暖。

    那个少年看着是四个人之间伤的最轻的。看着只有些轻微的擦伤。

    剩下二个人,看着是腿上骨折,打了石膏。

    头上也包扎起来。但没有人去理会。手上有些擦伤,但不影响他们自己去转动轮椅。

    见那些人都走了,立即跟在那二个有亲人陪伴的同伴身后。

    其中那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是在最后面走,他看到急救室一个人都没有,但王伶韵跟她爷爷一直还坐在这里没走。

    脸色有些奇怪,看了老爷子他们一眼,没有多问什么,就跟在付家的背后走了。

    他们人一走,王伶韵就迫不及待的问爷爷。“那些人爷爷觉得有问题吗?”

    老爷子看着远去的那些人,说了一句话。“慈母多败儿。”

    “而且还有个看着严肃,实际上却跟母亲一样,没有原则的宠着儿子的父亲。”

    “除非这个当儿子的,天生就是一个正人君子,不然想要不长歪,还真是难了。”

    从刚才的那些话里不难听出,这个当妈的有多宠付前锦。

    当父亲的只说了几句话,听到付前锦没诚意的回答后,脸色就放松下来。

    这么没有一点原则的宠爱儿子。要说为了儿子杀了曾家全家,老爷子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