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199章(第二更)
    地上还躺着的丁贤,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并且还眨了好几下眼睛。

    好让自己确认,他现在不是眼花看错了。

    他……竟……竟然看到……又出现了一个煞鬼。

    什么时候煞鬼竟然这么多了。

    妈呀,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中国这么危险呢?

    他刚回来几天,逛个街竟然已经看到二个煞鬼了。

    丁贤的脸色已经变的煞白。这现象,是预示鬼要搞事的节奏吗?

    煞鬼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人群密集的地方。

    还是说,有什么大事或者是灾难要出现?

    王伶韵在看到爷爷他们旁边的煞鬼,立马就反应过来。

    立即让这个煞鬼又进了太极里面。但这时已经晚了。能看到的那个人已经看到了。并且看的很清楚。

    丁贤就算是再心大,他也不可能认为连着二个煞鬼都跟着这一家人,是个‘巧合’。

    除非他的脑袋有问题,或者是他的眼睛出问题。

    老爷子还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先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一胖、一老二个人。

    然后回答孙女的话。

    “你奶奶在那边已经逛完了,不要票的东西,没有她喜欢的,所以就过来找你们了。”

    老爷子对孙女把煞鬼收进太极里面的举动没有多想。

    就是眼睛朝着丁贤他们那边斜了一下,意思在问孙女这是怎么回事。

    老爷子只见孙女对着他,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眉,然后轻摇一下头。

    这样他有点不懂是什么意思了。这是既有事,又没事的意思吗?

    “这二位躺在地上是什么意思?哪里不舒服吗?有没有叫救护车?”

    王伶韵回答爷爷的问题。“这位老爷爷跟那位大叔,不知怎么的摔了一跤。害怕是伤到骨头,所以就没有人动他们。”

    “而且旁边的那几位叔叔已经有人叫了救护车来。估计再有一会儿就过来了。”

    老爷子听到已经有人去处理这事了,觉得没有他们什么事情可帮的。

    “那行,我们现在就走吧。还是不要围在这里了。你有看到喜欢的东西吗?”

    王伶韵摇头。不要票的东西,都是些民生一类的。

    在她看来,只需要国内票据或者是不要票只要钱的东西,都看着不是很喜欢。

    看着稍微觉得可以的,全是需要华侨票才能买到的。

    她们都是普通的百姓。哪会有这个东西。

    董秀秀倒是看中了许多的衣服。

    但都还没有付钱,因为董秀秀担心,她一个大人,带着一个6岁和12岁的孩子。

    提着太多东西,就没办法去好好的看着她们。

    前些年,董秀秀就听到过王伶韵她们说在北京碰到人贩子的事情。所以精神不敢放松。

    打算等到老爷子他们逛完,再带着儿子和侄子跟她过去,帮忙提东西。

    这下刚好,他们不用她去叫,她心中的二个搬运工都过来了,也就不再等。

    让王伶韵带着弟弟,跟爷爷和奶奶一起回到当初约好会合的地方等着她们回来。

    就立马兴冲冲的离开,大有一股不把身上钱花光,就不回来的气势。

    王伶韵觉得是她自己看错了,她觉得自己妈妈在买东西方面还是很理智的。

    像刚才看了那么半天,她妈不就没有买什么东西吗?

    王伶韵是不知道她妈妈的想法。

    所以等王伶韵后来看到三个移动货物架的时候。

    王伶韵觉得,她妈妈是真的爱她和弟弟二个,并且爱的很深的那种。

    镜头回到丁贤这边,丁贤在看着王家一伙人走,他没有再叫住他们问东问西的。

    既然已经知道不对劲了,他还找上门去,那绝对是自找麻烦。

    自己之前驱鬼的举动,不知道有没有让对方发觉,有没有因为这些对他不高兴。

    过后会不会找他算账。对方只需要派个煞鬼过来。那他绝对是死的透透的,没有第二种可能。

    后面刘生东和丁贤二个人被送到医院检查,虽然而没有骨折或者是骨裂的情况。

    但身体上还是大片的淤青,看着蛮吓人的。稍微动一下,浑身就痛的不得了。

    住院的那段时间,丁贤一直很担心、紧张,害怕了二天过后,发现没有什么动静。

    丁贤也就放下心来。如果那个煞鬼想要找他的话,他肯定躲不了。

    要来找他的话,当天的晚上就来找他麻烦了。

    二天都没有来,那肯定就是对方不跟他计较。才放下心在在医院好好的休息。

    一直住了二个月后,才往刘生东的的故乡去。

    王伶韵跟爷爷回去之后,问了那个煞鬼事情的经过。

    也就知道那个老头并没有什么恶意,估计是误会了,想救‘被鬼缠上’的女孩。

    这样看来,对方的人品不算差。

    再加上王伶韵觉得对方不认识她们,明天她们就要回家了,那人就算是想找她们也找不到。

    以后,也就没有什么交际,更不会有什么麻烦。

    王伶韵不知道的是,她们跟那三个人的缘分还不止如此。日后的牵扯还深着呢。

    回到武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曾玲玲消掉了怨气和煞气,回了地府。

    之后事情的发生,王伶韵不知道,毕竟这个时代消息的传递很是缓慢。

    只在一年后看到一份报纸上登报说明,付家夫妻死于意外。

    付前锦也在监狱中意外死亡。所有的遗产都平分给了付家其他的亲戚。

    看到这些王伶韵想着曾玲玲应该是报了仇。曾家六口可以安息了。

    在第二年11月的一天,王伶韵放学一回家就看到在哭泣的奶奶。

    这情况让王伶韵有些慌了。这么长的时间,奶奶一直都是温和、慈爱的样子。

    除了为了大姑分家的事情哭过二次。

    十几年的时间,从来都没有见奶奶掉过眼泪。

    王伶韵赶紧把书包放到了一边的沙发上。紧张的拉住奶奶的手。

    “奶奶,你怎么哭了,什么事情惹你伤心了?”她有些手足无措的安慰着奶奶。

    “你跟我说,我一定把事情给处理的让你开心去,好不好?”

    更让王伶韵担心的是,走近后,她看到爷爷虽然没有像奶奶那样流泪,但爷爷的眼睛也有些微红。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吗?

    “你们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大事了?爷爷、奶奶你们倒是说啊,急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