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203章
    也让冯靖山听的越来越确定,这的确是他的亲姑姑。

    刚才姑姑说的那些事情,他以前听大伯跟他爸聊天的时候,有说起过。

    然后冯靖山说了些他爸跟大伯聊到姑姑没走丢以前的一些事情。

    冯靖山是开心了,但旁边的刘生东一直是东张西望,如坐针毡。

    虽然他知道,自己是冯靖山的朋友,王家人应该不会对他怎样。

    可是一想到在他的周围有‘好兄弟’他心里就毛啊。

    无关理智,纯属他的联想力太丰富,老去想以前听的那些鬼故事。

    一直过了近二个小时的时间,董秀秀就过来叫了声开饭。

    吃完饭,刘生东一直推脱着他想去旅馆住。但被王家人给极力的劝住。

    刚才在饭桌上,王家人就已经说了,王家有房间。

    王家有五个房间,王伟轩现在上高中,不在家里住,那就是个空房间。

    再让八岁的王伟龙去跟董秀秀夫妻一起睡,就又空个房间出来。

    那他们二个就一人一个房间。根本不需要去外面住。

    最终不敢太强硬拒绝王家人话的刘生东,心里苦的像吃了一斤的黄莲。

    脸上却要笑着感谢王家人的好意。他顿时觉得人生不能再操蛋了。

    旁边的王伶韵还有老爷子已经想到,肯定是当初那个老头跟刘生东说了什么。

    不然,这个刘生东不会吓成这个样子。

    从小儿媳说破以后,他的眼睛一直在四处瞄,唯一就是不敢瞄孙女。

    这情况就让他们尴尬了,他们当初以为和对方以后不会有什么交际。

    但谁知这世事无常,双方竟然又相互碰面。

    该怎样才能让刘生东,不要再怕下去?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他们再好好的想想才行。虽然说他们并没有什么办法。

    到了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冯靖山就跟奶奶说了他明天就要离开中国的事。

    在来中国前,冯靖山是在香港,他应该先去菲律宾的一个生意伙伴送东西。

    先来中国只是为了想确认是否真的是他的姑姑。

    现在已经确认,那他现在就要去菲律宾送完东西,然后回美国办理相应的手续。

    为姑姑去美国的事情先铺好路。

    老爷子跟王伶韵二个,从早晨起来看到冯靖山就皱了一下眉。

    现在听了这话,他们心里也就有数。“先不急,在我们家玩三天。三天后再走。”

    “好不容易你姑姑见到你,你这么急着就要走,她又该心情不好了。”

    老爷子动之以情,果然冯靖山脸色就有些动容。

    他想到,这是父亲他们一直心心念念的姑姑,知道他让姑姑伤心了。

    他到时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也就默认,再多住三天。

    再说了,过三天去送东西,时间也来的及,不会耽误他回美国过圣诞节。

    刘生东自然也没能硬过王家说的话。三天后,他们二个才动身回香港。

    但等他们到了香港,就听到了一个消息,前二天香港飞往菲律宾的飞机出事。

    航空公司的联系部突然收到信息。说他们的飞机突然出了问题,只说了他们当时的所在地。

    还没船上人员能发现飞机出了什么问题,飞机就掉进了茫茫的大海中。

    搜救船去那里寻找,却没有发现任何的生还者。飞机已经沉入了大海。谁还能活的下来?

    值得庆幸的一点是,因为去菲律宾的人很少,所以这次的事故,连飞机的乘务员在内,只有十几个人出事。算是不幸当中的大幸。

    从而又引发了航空公司对所有的飞机仔细的检查了好几遍。

    还发现了其中有二架飞机都有着或轻或重的隐患存在,立马给修好。

    冯靖山还在庆幸着自己幸好是听了姑夫的话,在中国多留了三天。

    不然的话,他估计就是那架出事故的飞机上的一员。

    旁边的刘生东比冯靖山更清楚这一点。

    他想的是王家人看出冯靖山有这一劫,才会硬是留了冯靖山三天,让他躲过去。

    心里更是羡慕他竟然有这样的亲戚。这得是多大的幸运啊。

    在香港不说请那些大相师们帮他们看风水或者是人生劫难,得花多少钱。

    就算是看出来,相师有时候怕说破对自己不好。于是就似是而非的说给你听。

    悟出来,是你自己幸运,悟不出来丢了命,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能怪他们。

    像王家老爷子这么简单粗暴的直接帮冯靖山躲过劫难的。

    那也只有是相师的直系亲戚才有这待遇了,不然谁愿意冒这个险?

    还有一点是他一直想不通的。

    在香港,那些有真本事的相师们,一个个的都是后代调零。

    但王家反而没有那些他听说的五弊三缺,儿子、孙子的竟然那么多。

    虽然和刘家比起来,王家是没钱。可依中国现下的环境,王家已经算是中上家庭。

    那就是说王家并没有犯五弊三缺,这是多么的稀奇啊。

    他是不是可以理解,王家人很厉害,所以才没有犯五弊三缺?

    刘生东越想越后悔,他当时怕个什么怕,他就应该多跟王家搞好关系。

    到时刘家再出什么怪事,香港这边相师搞不定,或者是不愿意帮他们的。

    他还可以去找王家人去帮忙,现在却让他浪费了最好的时机。

    现在既然已经错过,后悔也没用。刘生东心想,他跟冯靖山的关系还算不错。

    既是生意伙伴,在私下的交往也还好,这也算是一条路吧。

    现在了不在中国,刘生东也不用再顾及什么,把他当初听丁大师说的事情,又给冯靖山说了一遍。

    冯靖山生长在美国,对这种事根本不信,他对美国基督教也不信。他只信科学。

    “哎呀,你就信我一次吧,不说别的,你看你这次不就躲过一劫啦。”

    刘生东以前的时候也知道冯靖山不信这些,可没想他是这么的固执。

    “这只是个巧合而已,世上有多少人,在大家都说,不可能活下来的环境,活了下来?我不过也是其中之一罢了。”

    冯靖山反过来还劝着刘生东。

    “香港这边就是这种迷信思想太过严重,才会让从小在香港长大的你被影响到。”

    “看到点什么东西,都要把事情跟迷信扯上关系。这不利于你的成长,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