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216章(第一更)
    听到这一点,奶奶的脸上的笑容稍微消下去一些,慢慢解释给侄子听。

    “中国这边没有那么容易申请出国的。这次出来,都还是找了些关系,才能过来。”

    “可能,再等个二年,说不定出国就容易了。到时我每年都过来看哥哥跟你们大家。”

    冯家人之前可没听说过这一点。

    “为什么,出国有那么麻烦吗?你们这次不就很快就来美国了?”

    “我们是找了有些权力的人,欠下人情才能这么快过来的。”奶奶语气平缓的解释。

    “如果要每年都来美国一次,恐怕有些难。”

    “你们也不想想,要是容易出国的话,那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偷渡者了。”

    奶奶也想每年都过来看看哥哥和弟弟啊。

    想想他们三个的年纪都已经这么大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三人当中的谁就没了。

    她也想抓住现在有限的时间,多跟自己的亲兄弟相聚。

    但为了见一面,就让老伴欠下一个人情,就太为难老伴跟灵灵了。

    毕竟人情都是要让他们爷孙二个还。她这个平常的老婆子,哪能让那些人看上眼。

    “都怪我的身体不争气,不然的话,我就可以跟弟一起去中国看你了。”

    冯征明虽说不了解,但听到妹妹说的,出国一次就要欠人情,就沉默了。

    王家的特殊之处,他们已经知道。没有点本事,就算你用十个人情换,也没人理你。

    “不过,没关系,到时经常让弟弟回国,或者以后出国简单了,我们就可以再见面。”

    冯征明的脸色是有些失望。他都70岁了又得的这个病,说不定什么时候人就没了。

    现在跟妹妹见的这一面,也说不准,就是最后一次。

    在场的人都想到这一点,奶奶更是想到了这一点。不由得就有些鼻酸起来。

    旁边的爷爷跟王伶韵先是看奶奶,然后二人似乎想到一起,对视了一眼。

    王伶韵假装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二块的玉佩,递给了奶奶。

    “啊,我差点都忘了,爷爷让我送二块玉佩给二位舅爷的。刚刚才想起来。”

    “现在就由奶奶亲手给二位舅爷吧。”王伶韵笑着把玉佩送到惊讶的奶奶手里。

    “真的……把这个送给你舅爷?那会不会……会不会……。”奶奶看着手里的玉佩。

    她首先想到的是怕老伴跟孙女会受因果影响。

    之前就听他们解释过了,这个东西送了,真的是会影响到一个人的气运以及寿命。

    如果不是信的过的人,玉佩绝对不能乱送。

    因为被改变命运的那个人如果是好人,那老伴跟孙女还能跟着积阴德。

    但那个人做了什么坏事,那老伴跟孙女同样也是会阴德受损的。

    老爷子打断奶奶的话,拍了拍奶奶的手背安慰她。“好啦,我也是不想你以后遗憾。”

    “再说二位舅子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能对我们有多大的影响。”

    奶奶想着几年前又有了这玉佩法器后,老头子就是偷偷给了老大家的二孙女一块。

    因为大儿媳跟二儿媳是些好吃没够的人,老头子就一个都没给。

    这次竟然给了她的二个兄弟一人一块。

    奶奶没再说些什么。还能说什么呢?这都是家人之间的爱,舍不得她伤心。

    奶奶手里拿着玉佩,分别放进她的二个兄弟手里。认真严肃的交代着。

    “这二块玉佩拿着,是你们妹夫特别做出来的。不是普通的东西。可以保平安的。”

    “不可以离身,天天都要戴在身上,就算是洗澡都不要离开身体。”

    “而且你们从戴上玉佩开始,不可以做坏事,要多做好事、善事。”

    “那样的话,这辈子,我们就可以多见几次面,多点的时间来看看这个世界。”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老爷子不是平常人。知道他做出来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

    冯征理想不出来这二个玉佩怎么来保平安?是能变出个超人出来保护他们吗?

    “这玉佩有什么特殊?”冯征理看着手里的玉佩。“难不成……有鬼在里面吗?”

    后面的一句话,是他很小声的在奶奶的耳边说着。

    奶奶本来严肃的表情都被这句带着害怕意味的话给逗笑了。也是小声的跟弟弟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它能干嘛,但你跟哥二个只要记得。“

    “戴着这个玉佩,多做好事,你们最起码能多活个二年。“

    奶奶说的这些话算是说到了冯征理的心坎里去了。

    只要是活的好好的人,特别是有钱人,有几个不怕死的?

    花大把的钱砸到医院和医生的身上,就是为了能多活几天的时间。

    这块玉佩只需要他们多做些善事就可以多活二年,那绝对是毫不犹豫立马答应。

    冯征理很高兴的退后,等回家的时候,他再跟哥哥说这事,相信哥肯定也会很高兴。

    说话间,登机的时间也就只有半个小时了。

    双方一一的都再次说了珍重,王家就转身去排队验票准备登机。

    到了安检处,王伶韵见到有一个外国人脸上的印堂处,几乎是黑如墨。

    这可是人要死的面相啊。爷爷也看到了,并没有说什么。

    可能是这个人的身体不好,或者是些什么意外什么的。

    但随后又见了几个人又是同样印堂黑后,老爷子他们就排除了这个说法。

    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间,竟然见到好几个都是死劫到的样子,那肯定就不是简单的意外。

    肯定是有天灾或人祸要发生啊。

    王伶韵就已经想到,可能是飞机要出事。因为那几个有死劫的人看起来是乘客。

    但就是不知道是哪架飞机上的乘客了。

    慢慢的往里走,看到有死劫的人越来越多。除了刚开始看到的几个是外国人外。

    后面看到的全部都是亚洲人的样貌。王伶韵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这是去中国的的飞机吗?不会刚好就是她们要坐的飞机吧。

    王伶韵在看到二位用中国话交谈,并且也有着死劫的二个女孩。

    “你好,二位姐姐,能不能打扰一下,听你们说话也是中国人,觉得蛮有缘。”

    “想问问,你们是坐哪一班飞机的,看是不是和我们是同一架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