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225章(第一更)
    到晚上十一点多,快十二点的时候,大门那边才传来开门的声音。

    一个女人进来了,郑秀儿看着那个进来的女人。

    女人穿着那种黑色的西装裙,衣服太过合身,让人一眼就看到女人的好身材。

    让郑秀儿这个当女人的看的都忍不住看了好几眼。

    女人回来后一眼就看到睡在沙发上的周康,挑了挑眉,轻笑一声走了过去。

    蹲下身,推了推睡着的周康。“阿康醒醒,我回来了,你怎么在这儿睡?”

    丁丽娟见周康醒了。“我不是说了让你早点睡,不用等我的吗?”

    周康在丁丽娟推了二下后就立刻醒过来,见到丁丽娟,他话语中带着关心和爱意。

    “没事,我喜欢等你,这么晚回来,你饿吗?我现在去把菜热一下给你吃?”

    丁丽娟摇摇手。“不用了,我一点都不饿,我去洗澡,然后睡觉。”

    周康顺从的说了一句。“我去帮你拿衣服,你先进去吧。”

    丁丽娟点头转身就去了洗澡间。等丁丽娟洗完澡上床,周康就开始跟他在说话。

    “丽娟,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就是你也知道我侄子还冲快毕业了。”

    “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他适合什么样的工作,所以……。”

    “所以……你看能不能让阿聪去你公司工作。好让他多锻炼锻炼。”

    丁丽娟一听周康的话,神情不明的笑了笑。

    “你的侄子阿聪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搞文学那一类的吧?”

    “你觉得他在我的服装公司能干嘛呢?你是让他画图纸设计衣服呢?”

    “还是在工厂里踩机器做衣服呢?他那个专业应该是去出版社那种比较合适吧?”

    周康心里面也清楚,阿聪有几斤几两重。

    他这个侄子能上大学,还是让丁丽娟花了钱跟一些人脉才进了那所大学。

    而且就算是阿聪进了那所大学,学习也不怎么样。

    都快毕业了,可写的那些文章连他这个当叔叔的都看不下去。

    要不然,他也不会去找丁丽娟来说让侄子进她的公司里面上班了。

    “你也知道阿聪在学校学习不怎么好,所以我才想让他进你的公司上班。”

    “你帮他找个能够多学一点东西的职位。可以让他多接触一些新鲜的事物。”

    “以前阿聪是太年轻爱玩了,你当婶婶的给他一个工作,就当是帮帮他。”

    丁丽娟状似漫不经心的转头看着周康问道。

    “你说说吧,以阿聪他的本事能在我公司里面做什么?”

    这让周康自己来说,他一下子也想不出让他的侄子干嘛。

    而且他也不好说,如果说给侄子的职位太低,他侄子肯定不会干。

    职位太高,以他侄子的本事也做不了,他也知道老婆肯定不会答应的。

    但周康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这句话给堵住。

    “那是你的公司,我哪里懂啊,所以才想跟你商量,请你帮帮忙的啊。”

    “你就在公司里面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工作,能适合阿聪做的。”

    丁丽娟要笑不笑地看着周康。“只要是我安排的,他都愿意做吗?”

    话里好似有点在说,如果她安排的工作职位会有些低的意思。

    周康听这话一点儿都不紧张。

    “你是他的婶婶,给他安排的工作肯定是最适合他的,也不可能随便给他安排。”

    周康知道他老婆比较爱面子,不可能给他侄子安排个普通员工的工作。

    “那行吧,我慢慢考虑一下他适合什么样的工作,现在我很困,睡觉吧。”

    见周康不接她的话,丁丽娟不想再说话的,转过头闭上眼睛睡觉。

    周康知道适可而止,说多了会惹怒她,没有再去打扰丁丽娟睡觉。

    一旁的煞鬼跟郑秀儿两个鬼一直从中午等到了现在,却什么收获都没有。

    心里很恼火,之前听周康跟他哥周建聊天,就听出来。

    他哥周建对周康在山村那边儿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一些大概的事情。

    最了解过程,以及他是怎么想的都只有周康自己一个人知道。

    但是怎样才能让周康说出当初的事情以及他有没有害过他的儿子呢?

    在正常的情况下,周康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他们虽然是鬼,上了人身能够控制一个人的行为,但也不能看到那个人的过去。

    实在没有办法,他们两个就又回了王伶韵住的酒店,然后进了太极里面。

    等第二天老爷子跟王伶韵两个人醒了之后,把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他们听。

    然后郑秀儿说着她心里的烦恼。

    “周康这个人不可能把自己做过的坏事说出来,我们两个鬼也看不到他们的过去。”

    “那我怎么才能知道他当初是怎么想的,和有没有害我儿子呢?”

    对于郑秀儿说的这点,老爷子低头认真的思考着。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想出一个办法,抬起头对着郑秀儿说。

    “有一个办法,倒是可以试一下。我这边有一个迷魂符。”

    “但是这种符咒只对比较笨的人,或者是在那个人心里没有防备时有用。”

    “那个人的心里有了防备和警戒心较强的人就没有办法了。”

    “周康这个人肯定不笨,而且那事肯定也不会随便说出来。”

    就算是让鬼上周康的身去喝酒,那里周康本身还是有感觉,那样就会有了心里防线。

    “就不是个但有一种方法可以配合一下。那就是把周康给灌醉。”

    “一个人醉了之后心理防线比较没有那么的重。”

    “然后我再对他下迷魂符,那样我们问什么他就会回答什么。”

    “但最主要的是,怎样在周康不知不觉的给灌醉了才行。”

    “不然的话,让周康一旦有了防备,迷魂符也没用。”

    王伶韵想着爷爷说的话,就想起一件事,让爷爷的想法更加完全一点。

    “周康现在的这个老婆丁丽娟,不也是被周康给骗了吗?”

    “昨天我们还听到周康在外面出轨有了情人吗?我们就把这件事儿告诉丁丽娟。”

    “然后再让丁丽娟配合我们把那个周康给灌醉。那样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