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229章(第一更)
    “当初你还在山村时,你的儿子恒恒他只要是你照顾的,十有八九都会感冒。”

    “那个时候……是不是……是不是你故意让恒恒感冒的。”

    郑秀儿的心情太过激动,所以问话都带着一些颤音。

    周康当然是听不到郑秀儿的话的,所以由老爷子来重复郑秀儿的问题。

    被老爷子扶着起来,靠在沙发上的周康,闭着眼睛回答。“是的。”

    听了这个回答,郑秀儿握紧双手克制自己。“为什么,恒恒不是你的儿子吗?”

    “当时我想着,自己以后肯定还能有孩子。怕恒恒会成为我离开山村的阻碍。”

    郑秀儿已经不知道怎么反应。

    “包括你当时说自己懂草药,你给孩子采的草药都是对孩子的身体有害的吗?”

    周康否认了。“不是,是治感冒的草药。”

    郑秀儿不相信。“那为什么你把孩子弄生病,又再采草药给他治病?”

    “开始时,狠心的把孩子弄生病后,看到儿子难受的样子,我就又心软了。”

    “所以你就一直反复的把孩子弄生病,再采草药来治,害的孩子的身体不好?”

    “你还是不是人。”郑秀儿实在忍不住,冲上前就想杀了周康。

    被旁边的王伶韵给拦了下来。老爷子立刻在旁边跟郑秀儿解释着。

    “他现在神志不清中了咒,你一巴掌把他打清醒了怎么办。还想不想问清楚了?”

    王伶韵拦住郑秀儿劝着她。“你不想知道他当年骗了你多少吗?”

    “今天我们就让他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一的说出来。你也可以清楚明白的走。”

    “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他害了我的儿子。”

    旁边的煞鬼也是说。“你忘了之前我跟你说的吗?多为你自己想想。”

    郑秀儿的神智在听到周康承认害自己的儿子时,就已经疯狂了。听不进去煞鬼的话。

    王伶韵肯定是拦不住的,让旁边的煞鬼来帮自己制住郑秀儿。

    但是因为郑秀儿的疯狂,房子里面的东西受到她身体内失控爆发出来的煞气影响。

    所有的东西,一时间被煞气冲到了地上。

    旁边的傅旭尧还有韩勇都听到了郑秀儿的叫声。

    然后看到房间里面摆放品在没人碰触的情况下,突然飞起来掉到地上,吓了一跳。

    幸好二个人的心理素质不错,很快就安静下来。当然也是因为王家爷俩在的关系。

    老爷子立刻就在他背的口袋里面找出一张符纸,点燃封住了她的声音以及煞气。

    “如果你实在控制不住的话,你把你儿子送到地府,让他好好的去投胎。”

    王伶韵也说着。“你自己说想过来看人,我跟我爷爷跑那么远送你过来上海。”

    “在听他周康有问题,我们又花这么多的功夫,来让你知道真相不是让你发疯。”

    “我们是不希望你受骗,我一再的跟你说,会让周康受到惩罚的,不是在安抚你。”

    “我是希望周康把一开始靠近你后的事都交待出来,让你不再被蒙在鼓里。”

    “如果不想听,那你现在就把他打一顿,一顿不够打二顿、三顿。”

    “你在一旁安心的看着,看他以后得到什么样的报应。但是那个前提是。”

    “你不要杀人,也不能害到无辜的人。”王伶韵不知道郑秀儿能不能听进去。

    清楚内情的她,不想让一个本来是受害者的人,最后连胎都投不了。

    “你不想看着你儿子平安无事的去投胎吗?你现在可以杀了周康。”

    “但周康这个人自私,死后心里肯定也没有什么牵挂,直接就可以去地府投胎。”

    “而你以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钟,就只能像之前那样没人理,守在那个小山村。”

    “你愿意吗?你带着孩子一起去投胎,说不定你跟你的孩子有缘,还能再见面。”

    “好好考虑一下后果,那个后果你觉得你可以承受吗?会不会后悔。”

    说到最后王伶韵放缓了语气。看着那个从刚开始疯狂尖叫的女人。

    到现在已经慢慢的停止尖叫,变成了号啕大哭,她示意抓住郑秀儿的煞鬼放手。

    “我看你现在也听不下去,你还是进太极里面陪恒恒吧。”

    “等你明天安静下来,你再出来揍周康出气。现在丁丽娟也要跟周康离婚了。”

    “明天你把周康打一顿,特别是让周康的手受个轻伤,不能太过严重。”

    “我让丁丽娟去弄份离婚周康不要一分钱的保证书,你上周康的身控制他签字。”

    “哦,对了,签字的时候最好是多找几个人,然后签字的时候有个律师公证一下。”

    “一是避免你写的字跟周康不像,二是免得他说证明书无效。”

    “到时候周康净身离开丁家,你就慢慢看着吧。”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看他被人伺候这么多年,能不能什么事都要自己做。”

    “而且要辛苦工作才能挣一点还不够他当初在酒店吃顿饭的工资。”

    这次帮郑秀儿,除了要让周康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喝醉。

    然后再被她们下符来迷惑心智问问题比较麻烦外。

    报复的事在她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件事。不夸张,她能让那家伙倒霉到怀疑人生。

    王伶韵之所以把她的主意说出来,只是为了转移郑秀儿的注意力。

    郑秀儿从刚开始的哭叫过后,就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有没有把王伶韵的话听进去。

    等到王伶韵说完话十分钟后,才用有些嘶哑的声音说道。“我听你的。”

    旁边的老爷子还有王伶韵都松了口气。能把他们的话听进去就好。

    郑秀儿自己都没想继续问下去,她们这些外人更没想继续问下去。

    周康对自己的孩子都已经下的了手了,更何况是郑秀儿这个人呢?

    对于周康之前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再问下去的。王伶韵几个人就一起离开丁家。

    走在一旁的傅旭尧还有韩勇二个人从到丁家就一直没有说话。

    在路上走着,韩勇问:“鬼杀了人就不能投胎是真的吗?”

    老爷子转头看着他解释道。

    “人都各有各的命和运的,而一个人的运也是支撑着那个人的命的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