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235章(第一更)
    但是店铺已经都在装招牌,现在招牌好不容易被吊上去在安装了。

    怎么也不可能现在停下来,让这个人过去再安装招牌吧。

    所以那二个人就请伤者绕一下,从旁边的人行道过去。

    说实话,只是绕一下而已,也就几步路,除了这个伤者说不通外,其他的人都配合。

    可是这个伤者一点都不听店铺人的解释,硬要直走,先是跟二个人吵。

    吵了没几句,突然就往前冲,二个店员一时没有拦住,惊的叫了一声。

    不知道是被这一声给吓的,还是突然失手。

    随后那个安装的一人多高的大铁招牌就砸了下来。先是砸到那人的头。

    人一倒下,那个大招牌又砸在了这个人的腰上,那个人就这样倒在这里没有动了。

    店铺里面的人见人被砸伤出了事,立即就冲进店铺里面打电话叫救护车。

    在场的没有懂医术的,也不敢上前去查看,只是站在旁边围观。

    直到周健看到的这个景像。听完旁边路人的解释,周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看着弟弟躺在地上,周健想要把弟弟扶起来,一个路人赶紧的去提醒他。

    “现在千万不要移动你弟弟,因为你弟弟不知道哪里有骨折,你乱动了不好。”

    一句话让周健也不敢碰周康,只能蹲在旁边一边试着叫醒弟弟,一边等着救护车。

    没过多长时间,救护车来了,带着周健以及那个店铺一个负责人一起上车去了医院。

    一系列的检查、拍片后,医生跟周健和店铺的负责说了一个好不好的消息。

    病人伤的最重的地方是在头部以及腰部二个地方。

    再加上他们检查病人腰部脊椎多处移位加骨折。

    人在脊椎那里的神经是很多的,那个地方稍微有点损伤就不知道会伤到哪个神经。

    伤到神经,谁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病症。

    但是医生推测,有很大的可能会影响到病人双腿的一些行动上的不便。

    当然,这些都是医生的推测,具体还要看病人醒来后亲口说自己哪里不舒服。

    周健听懂了,医生这是说他弟弟因为这次受伤,可能会影响弟弟以后走路了。

    不提周康醒来听了以后有什么反应,光是周健自己,就觉得受不了。

    哪个正常人能接受这个的?弟弟刚跟丁丽娟离了婚,没有分到钱,现在还碰到这事。

    怎么坏事都赶着一块来了。周健一个劲的唉声叹气,这是倒了什么霉啊。

    他想到,弟弟一旦瘫痪,没有别的亲人,只有靠他。

    如果只是给口饭吃,给个地方睡,看在是亲弟弟以前也帮过他许多的份上。

    他愿意帮弟弟。可是弟弟的药费要怎么办?他一个平民家庭怎么可能负担的起?

    以前儿子上大学,虽然学费是弟弟拿的钱。不用他操心。

    但是光儿子每个月要的生活费都让家里困难。儿子还经常跑去找弟弟要钱用。

    这么多年来,他也没有存到什么钱,家里出点事,还是找弟弟借的钱。

    可是现在要用钱怎么办?他也没有别的有钱亲戚能帮他们了啊。

    心里着急的很,但转念一想,弟弟是因为那个店铺安装招牌而受的伤。

    不管是不是那个店铺的问题。反正人是被因为店铺招牌受的伤,那店铺就有责任。

    来医院时,他身上没有钱,跟着一起来医院的店铺负责人垫付了医药费。

    所以周健没法,转身就跟店铺负责人说起事故责任的事情。

    两个人就在那里扯了起来,周健要店铺付全责,跟来的那个店铺负责人当然不肯啊。

    这事也不能全怪他们啊,他们的人有去拦,只是这个受伤的人硬要闯,才会出事。

    怎么着,这个受伤的人也要负一半的责任才对?

    那个店铺的负责人说除了这次先垫付的2000块。剩下他们只肯再给3000块钱。

    对方爱要不要不要拉倒。

    现在只能包扎头部的伤口,腰部的伤做不了什么,所以那2000块并没有用多少。

    在1990年的情况来看。5000块不算少,是很大一笔钱。

    但这要看是什么情况,周康现在的伤不是轻伤,人都有可能瘫痪了。

    那后续的治疗时间肯定不会短,而且刚才问了医生如果人真的瘫痪,那要怎么治疗。

    医生就给了个答案,说手术是比较快速的一种治疗方案。而且不只一次。

    一想就知道,开刀要的钱能少吗?

    店铺给的5000块,说不定还不够一次大手术开刀的钱。

    双方都在扯皮,自然这事情就商量不下去了,店铺的负责人随后就离开了医院。

    第二天的早晨等周康醒来,旁边的周健立即就叫医生过来,医生经过详细的询问后。

    拉着周健出去说,医生现在确诊,现在腰部的伤影响到了下肢的神经系统。

    医生没有说开刀就一定会好,只说是各人的体质不一样。

    就算是动手术,腿能不能好,他们也不敢保证。

    有的人说不定动一次手术就好了,可是有的人手术动二次也不一定能好。

    但是要想站起来,手术肯定要做的。而且后期的治疗肯定是少不了的。

    如果不治的话,除非是发生奇迹,不然的话。

    病人这辈子就别想再自由的活动了。医生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

    在病房的周康在感觉到自己双腿没有任何的知觉时,心里就猜想自己是不是瘫痪。

    周健在跟医生聊完,进来病房后,他把事情如实的告诉弟弟。

    周康听后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周健想象中的哭闹、吵架都没有。

    反而人很冷静的问了,掉下招牌的店铺是什么反应,听到对方只肯赔5000块后。

    就让他去找律师。靠他们自己要钱,对方肯定不会理。那就用法律来帮忙了。

    周健听从周康的意思准备去找律师,并说等会儿他让老婆送吃的过来,就离开。

    他已经在这里过了一夜,白天跟晚上,就是在医院的旁边买了馒头填肚子。

    还打了电话给家里,说了周康受伤的事情。幸好旁边的床铺没有人,天气也热。

    是以他在这里有个床,能好好的睡了一晚。现在要去找律师,就不能再陪着弟弟了。

    周健离开,周康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想着昨天被砸时的情景。

    人在接近死亡的时候,脑海里面会闪现自己一辈子里面发生过的一些事情。

    他想起来最多的就是,他当年下乡的事情。

    现在自己成了这个样子,周康想着自己应该是应了老人们说的报应吧。

    当年他高中一毕业,因为不想下乡。在知道一家只能留一个孩子时。

    他就让父母花钱走了些关系,把自己的户口单独的给分出来,想要逃过下乡。

    可是居委会知道自己家的情况,就算是他把户口给分出来了,照样还是逃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