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238章(第一更)
    “现在铁匠应该是少了,我们村子现在都已经没有了铁匠。”

    “但是在我父亲年轻的时候。我们村里有两个铁匠。那两个铁匠而且还是兄弟。”

    “那他们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死了。他们又是怎么死的?”王伶韵好奇的接着问。

    郑秀儿看王伶韵好奇,就给她从头讲起。

    “那两个铁匠的父亲以前就是他们村儿的铁匠,一直都是在村子里面打铁。”

    “我见到他们的时候,直接告诉铁匠他们已经死了,他们好像才清醒过来,跟我说了他们的事情。”

    “在那个时候能有个手艺,不说过的很好,但最起码能吃个饱饭。”

    “所以两兄弟接的父亲的班,也是当的铁匠。老铁匠死后,两兄弟觉得旧房子太小。”

    “就打算找个宽敞点的地方。以前铁匠铺子原本就是在村子的外围,因为打铁太响。”

    “铁匠担心会影响到旁边的住户,才搬到外围的。现在两兄弟在村子的四周寻摸一番。”

    “觉得离村子百米距离的一个石洞很合适。那个石洞很宽敞。当房子用刚好合适。”

    “还不用花钱盖房子,那样他们可以省些钱,等攒多些钱后,他们一次要盖二个房子。”

    “而且那个山洞的洞口还有旁边一个很大的块状大石卡在顶上,形成一个天然的屋顶。”

    “他们可以把旁边做成打铁的地方,工作间就是要通风不要围墙的,对铁匠来说就更适合了。”

    “而且还不堵住洞口的进出,再好不过,就是山洞里面不怎么通风。”

    “不过,他们本来也没有想一辈子住在那里。只想的是等攒够钱就盖房。”

    “选好地方他们就搬进去,在那里生活。离村子不远,打铁又不用担心会吵到别人。”

    “地方真的是再好不过。两个铁匠在那里生活了一年多。第二年的夏天就出了事。”

    “之前洞口顶上的那个大石头不知怎么的就松了。”

    “当时是夏天,山洞里面不透风,所以他们兄弟晚上在洞口睡觉。”

    “被那个掉下来的大石头给压死,村里面的人,也都是在第二天去找铁匠时才发现。”

    “村里面的人还一起把那个大石头给弄碎,把两个人的尸体给弄出来埋葬了。”

    “而两个铁匠从死的那个时候起,脑袋里面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打铁。”

    “一心只记得,打多一点的铁器,就可以多卖钱,他们就可以各自盖房、娶媳妇。”

    “我还没有死的时候,村子里面就有老一辈的人说,二个铁匠的鬼魂还在洞里。”

    “说以前的时候,村里有几个人下雨天从山里面回来,还到过那个洞里面躲雨。”

    “不进洞里面没有声音,但是一进到洞里面,就会听到洞里面传来打铁的声音。”

    “那些人回到村子里面一说,老人就说是铁匠没有离开那里。”

    “我爸当时还纳闷,铁匠是在外面打铁,可是现在这打铁的声音是在洞里面。”

    “在我死了二年后,想到这件事,我去了那个山洞。还真见到了那二个铁匠。”

    “我提醒他们去世的事后,我就问了我爸当年的疑惑。为什么现在在洞里面打铁。”

    “铁匠说,他们是觉得在外面打铁很不舒服,但也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死了,所以才转到洞里面打铁。”

    “等聊完天,二个铁匠第二天就不在了。我想他们应该是去地府了。”

    王伶韵在那惊奇的感叹。“人死后,如果在感觉上跟活着时一样的话。”

    “怪不得会有那么多的鬼,要许久才会知道自己已经去世,特别是死于意外的。“

    老爷子在旁边听着,然后附和了一句。“你们村子的人不错。”

    想到自己住了一辈子的地方,郑秀儿赞同的说。“是啊,我们村子的人都很好。”

    “哪家特别有困难的,谁有能力帮,都会去帮。就像是恒恒和我当年生病。”

    “家里只有我们母子二人,当初周康出门在外,一直跟我要钱。弄的后来我生病没钱。”

    “是我大伯跟村子里面的人借了些钱给我,要不然,有可能我可能第三年就死了。”

    “我死后也不知道怎么偿还他们当初对我的帮助,也只有当初一个小偷来村里。”

    “帮忙赶了下那个小偷,田里面帮忙赶些毁了田地的野猪,别的也帮不了什么。”

    老爷子安慰郑秀儿。“人各有各的福报,你不用在意这些。在你投胎以后。”

    “一下世或者是下下世,迟早会让你有机会去还这笔人情帐的。老天自有安排。”

    这样一听,郑秀儿心里好受一些。不用一直想着她欠的人情。

    现在郑秀儿的事情已经解决,郑秀儿心里的怨气消了,现在只要慢慢等就行。

    所以王伶韵就去敲了门,站在门口跟傅旭尧说事情已了,想明天就回北京。

    傅旭尧听完顺口问了句。“上次不是说得半个月吗?这才过了一个星期就好了?”

    王伶韵笑着说。“那个人已经遭到报应,郑秀儿的怨气已经消了。所以不用再等。”

    “行,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吧。”早点回北京,傅旭尧也可以回去问那些杀手的事。

    “那我没有什么事情了,晚安。”道别王伶韵回了自己的房间去睡觉。

    第二天,他们一行人就开车回了北京。

    已经瘫痪的周康,由他哥哥照顾,等找到律师然后开庭。

    法院判定对方负六成的责任,周康负四成的责任,店铺要赔偿5万多块钱。

    等收到赔偿款已经是半年以后的事情。拿到了赔偿款,周康就立即拿钱准备开刀。

    这些钱还是不能保证周康一定能康复,但是只要有一丝的希望,周康都不会放弃。

    动完了一次手术,二个月过去,周康的腿还是没有什么知觉。

    医生当初就说过,他们也不敢保证动手术就一定能治好腿,只是有可能而已。

    并不是说只要动了手术就能让腿有感觉并且恢复。

    这一次的手术动完后,那一笔赔偿款只剩下几千块钱了。

    没有钱再动第二次的手术,周康只得出了院,住进了哥哥家。

    回到周家,除了周健脸色正常些以外,周康的嫂子跟侄子,都是拿看嫌弃的眼光看他。

    以前他还没有跟丁丽娟离婚,身上有钱的时候,嫂子跟侄子哪个看他不是笑眯眯的。

    现在他没有钱了,就这二个人就拿他不当人看了。周康很难受,可还是不能发火。

    他哥每天出去挣钱,他的衣食住行都是嫂子包了,不能跟嫂子翻脸。

    侄子是哥哥还有嫂子的心头宝,更是不能发火。现在……不是以前了。

    头一年,周康每天不管好坏,还能吃三顿饭。但是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久病的小叔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