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259章
    郭家人在听到王伶韵一字不漏的转达后,一个个的都哭出声来。吴娜更是哭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那是谁动手杀了你?“这一声问句,语气之凄厉,让旁边坐着的王家婆媳以及刘生东都能听出她心里有多恨,不够有一些为之同情。

    “是许井明,是他请了三个混混儿包括他,四个人一起杀了我。还……还把我的尸体砍成五段儿,除了一条腿,埋在了没人走过的江边,剩下的装进个大的旅行袋子里,装上大石头找了艘船,开到河中心……丢下去了。“

    听到这里,吴娜已经受不了,伤心过度晕了过去,郭正龙的儿子郭海又伤心又恨,两个眼睛密密麻麻充满了血丝,心里恨不得,想立刻冲过去杀了那个杀父仇人。

    没有人再接着问下去,都一个劲的流眼泪伤心去了。一旁的王伶韵有些想不通,多嘴问了一句。“你跟他有什么大仇?他竟然要请人杀了你还要碎尸?“

    郭正龙叹了一口气回答。“要说大仇到没什么大仇,只不过我跟他一向不和。”

    “我家跟许家两家离得不远,二家人都认识。当年我跟他两个人都是差不多时间出来做生意的。我跟他两个人都是那种比较好面子的人。“

    “刚开始做生意的几年,他生意比我好,赚的比我多。我跟他年纪差不多,两家离的近,又是同时做生意的。就被附近的一些邻居拿来比较。”

    “说他比我厉害之类的,他也经常故意在我面前炫耀。我心里就一直憋着那口气。这几年我的生意慢慢的超过了他。”

    “在前几年我跟他两个人赚了些钱,也是差不多时间买了两块地。第一块地去年就已经卖了,今年刘先生又看中我另一块地,之前刘先生也去看过许井明的场地。只不过最终选了我的那块场地。“

    “我买的两块都被人看中了。把我当初买地的钱翻了二倍。当时我觉得我比他混得好了,就想把我几年前受的气,同样回报给他。”

    “经常跟邻居聊天,然后听着邻居们说我比许井明要强,看着许井明气的脸发涨我心里才觉得出了口气。”

    “我出气,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直到那一天晚上我出去陪朋友喝酒,在吃饭的酒店里面也碰到了他,我当时说了当初他对我说的那些话,他当时气得离开了。”

    “我则是继续高兴的跟我朋友继续喝酒,等我跟朋友吃完饭离开,回家的半路上,突然有一辆车撞了我的车。“

    “我下车要看是怎么回事儿,正要骂那个撞我车的人。就看到许井明带着三个年轻男人从那个车上下来。”

    “我发觉有点不对劲儿,回头就想上车离开,可是晚了,被他们拦下来。“

    “过程我就不说了,最后我就被杀了。“郭正龙慢慢把他遇害当晚的情况说了出来。

    听完郭正龙的话,王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两个人就因为面子的事,一直在心里记恨对方。而许井明因为面子受损,竟然买凶杀人。

    昏过去的吴娜在女儿跟儿媳掐人中以及呼唤中醒了过来。一醒来就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骂着许井明,又不停的说她丈夫死得冤。

    一旁的郭海没有像她妈那样一直在哭,流着眼泪询问着他爹。“爹,您……您的尸体……在哪里。我明天就请人……去水里捞。“

    只有把尸体捞上来,才能去报凶杀案,不然的话一切都是空谈。就算他跟警察说了,尸体是在江里面。

    警察反询问他们怎么知道尸体在家里面,又是谁告诉他的?证人是谁?他们一样都拿不出来,难不成他们能说,他请人招魂,把他爹的魂魄找回来,他爹说的吗?

    除非他嫌自己过的太安稳,想要去牢里面尝尝牢饭是啥味。

    郭正龙说道。“我的尸体被丢在永安河,在下游处的中央。”

    听到王伶韵说的地址,郭海皱眉头了,他是北京人,对周边的淋漓大概也知道,这一条河是指通向海的。水流急不说,水位还很深。

    现在在水里打捞这种事,并没有什么机械可以做,只能靠人,但那个地儿水流急又深,没人能下去,也没人敢下去。

    刚才郭正龙说,还有一条腿被埋在江岸上。用这条腿倒是可以报案,但是郭海总不能让自己的父亲尸骨不全吧。

    “重赏之下出勇夫,我相信只要我家肯出钱,肯定有人愿意帮我把我爹的尸骨捞起来。“说完又对着王伶韵旁边无人的方向说道。

    “爹,你把详细的地址告诉这位王小姐。明天的时候就麻烦他带我们过去。“

    “等把您的………您的腿给挖出来后,我就带着腿……去派出所报案。报完案我就去请人去永安河,打捞你的尸体。“

    郭海的母亲吴娜,觉得儿子想的太过简单。永安河那么大,又那么深。找一袋尸体怎么可能找的到?

    再说了,人能下的去吗?你给再多的钱,如果没有命花,也没几个人肯的吧。

    还有,到时候打捞的人出了什么事儿?她丈夫的尸体也没捞起来,那不是造孽吗?

    “如果花钱能把你父亲的尸体捞起来,花再多,就算是全部花出去,我都不心疼。但你自己心里也清楚,那根本是捞不起来的,就算是有人下去,也是把命给填进去。算了吧!找到你爹的腿能报案就行了。“

    古人在发毒咒的时候,都会有一句死无全尸在里面。郭海怎么忍心让自己父亲就这样一条腿下葬,其余的躯体沉尸在水下呢。

    就在那劝说自己的母亲,同意自己的做法。“我只是拿钱出来悬赏找人,又不逼谁下去。他们觉得自己有这个本事能把尸体捞起来,就自己过来报名”

    “再说了又不一定会出意外。不管最后成没成功,我都会给辛苦费。”

    吴娜是担心请来捞尸体的人会出意外,活生生的人出了事,她心里也不好受。吴娜经过儿子的几番劝说,她慢慢动摇了,觉得儿子说的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