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第270章(第一章)
    王伶韵回了一句。“我叫王伶韵,大王的王、聪明伶俐的伶、韵味悠长的韵。今天麻烦你了,我其实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傅阿姨听我妈说我这人不爱出门,所以才会找到你这里,想让我多出门玩。“

    韩蕾觉得很惊讶,这么年轻竟然喜欢天天待在家里。“你不喜欢出门?天天待在家里不会很闷吗?“

    王伶韵摇摇头。“我没有不喜欢出门,我待在家里会有自己的事情做,我也不是不出门,只是出门少一点而已。我也有跟我爷爷在学校放暑假就出门旅游,每年都会。”

    韩蕾还担心自己要领一个阴沉不爱说话的女孩去见朋友会得罪人呢,现在看来可以放心了。

    要说韩蕾这人好玩归好玩,人际关系处理以及怎么跟人打交道这是一点不差,毕竟这样的家庭,人与人之间的交际是必须要学的,只是跟自已家里人才会耍脾气。

    二人出傅家门走没几步就上了韩蕾停在大门口的车。开车的路上韩蕾跟王伶韵说一些等会儿见面的几个人有哪些不喜欢的或者是会发火的话题,避免大家不开心。

    等韩蕾带着王伶韵到了酒店包房找到她的三个朋友,三个朋友已经聊的火热。

    见韩蕾过来,身后还跟了一个人,其他人笑着打招呼。“小蕾带的这位……?”后面的话不用说,韩蕾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傅阿姨交给我的一位小妹妹,一再叮嘱我要保护好她呢,你们可不要欺负她啊,不然我傅阿姨可要找我算帐呢。”韩蕾笑眯眯的把王伶韵背后的人给点出来,提示这不是个可以随意欺负的对象。“灵灵,你给大家来个自我介绍吧。”

    王伶韵礼貌的点点头。“你们好,我叫王伶韵,大王的王、聪明伶俐的伶、韵味悠长的韵。小名灵灵,是灵活的灵,大家可以叫我伶韵也可以叫我灵灵。“

    家人叫她灵灵那是亲热,让别人叫她的小名,她其实不太习惯。可是别人在不知道她名字的情况下,听到家人这样叫她后,就跟着这样叫她,她也不能不准人家叫吧,这样显的不礼貌。与其这样,还不如让自己习惯。

    “那我们就跟着小蕾一起叫你灵灵。我个人觉得吧,叫灵灵好听又好记。我叫何环。我左手边叫李丽,右手边的叫郑月,看你比我们要小,就叫姐姐就行。”

    王伶韵很自然的顺着何环的话叫了。“环姐、丽姐、月姐。”

    傅家在他们这些红色家庭当中比较独来独往的,但不会偏帮谁。除了跟老好人韩家的关系比较好点外,就只有跟最顶上的那位关系好了。

    能让傅家开口让人带出来玩的,就算不是傅家的亲戚也是跟傅家关系很好的。不管女孩的背景怎样,光是傅家这一点,她们也要给些面子。

    “好啦,现在相互认识啦,刚才进来看你们聊的那么起劲,说出来让我也听听。”韩蕾担心王伶韵不知道说什么,就找些话来说。

    郑月回答。“我们刚才在说林国庆的事,依你这交友广阔的性子,肯定知道这件事情吧。”韩蕾一听心里就了然。

    像她们这种家庭出来的小孩,高中以及之前的学校不要紧。但高考后一上大学以各自上军、政两种大学,代表着以后要走的路。好点的大学也就那几所。

    所以不管每个家庭之间的关系好还是不好,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会被分到一个学校上学。这个林国庆正好跟韩蕾分到一个班。

    但两家关系很普通,两人也仅限于普通同学关系,去年她休学一年,今年的下半年她才读大二,以前的同学要读大三,所以以后两人连普通同学的关系都不是。

    韩蕾在禁令解除的第一天就出门找朋友出来玩,当天就听到林国庆的事情。林国庆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跟她们班上的班花谈恋爱,班花身体也很正常的怀孕了。

    这种事情也好处理,偷偷打掉就是,无非就是钱的问题嘛。给了班花一笔钱让她去正规医院去打胎。只是班花怕去大医院流产要登记,以后不小心被谁知道了,会影响她未来的生活,想来想去,就去找了那种黑诊所流产。

    后面事情的发生,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班花因为黑诊所的操作不当,以后当不了妈妈了。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无疑是判了她死刑。

    班花的家庭条件不好,上大学的钱都是借的,也因为钱这个万恶之源跟林国庆在一起。了解林国庆的家庭背景,班花早就死了嫁给林国庆的心,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只是想弄些钱读完大学,以后找个好工作,以高学历、体面的工作装点自己,嫁个有钱人。可是这一切都毁了,谁愿意娶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回来。

    又有几个女人不想有自己的孩子去养别人的小孩?在最初的伤心后,面无血色的班花,没想自己的身体怎样,立即就想到自己的以后,想来想去还是多去从林国庆身上弄些钱让自己未来的生活好点要紧。

    林国庆过来探望,见到班花一脸气弱游丝还在担心未来怎么办,立即知道她的意思。

    林国庆也不小气,直接给了一笔钱,同时答应以后毕业他会帮忙找个好工作给她。事情算是了结。看着班花高兴的脸上就有了血色,林国庆以为班花没事了。

    但林国庆想不到班花竟然在见面后的第三天就去世,知道消感慨几句就抛在脑后。

    又过了一个星期,林国庆在班里兴办一个活动时,整个人躺倒在地一个劲的哭,哭声不像是大人的声音,是一个婴儿的声音。

    班里的同学被吓到,但林国庆又同学,又是个有背景的人人不能不管,几个同学大着胆子去拉他,他对着那些拉他的同学又抓又咬的。弄的其他人再也不敢上前。

    还是后来通知林国庆的家人过来把他带走的。看的人多啊,这件事情怎么可能不会传出去。后面三、四天所有人在猜测林国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