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第271章(第二更)
    林国庆同班的一个男同学白天上课时突然吐血死了。第二天林国庆人很正常的回来上课。从那天以后,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一种说法。

    吐血死的那个男同学是苗人,偷偷暗恋班花,班花跟林国庆在一起的事情班里面的人差不多都知道。男同学自觉自己的条件不如林国庆就更不敢表白了。

    班花打胎的事情大家本来是不知道的,是林国庆自己口误说出来的,说出来没二天班花就死了。那个男同学就觉得班花是被林国庆害死的,恨林国庆恨的要死。

    那个男同学是个苗人,刚好会些苗疆秘术,就弄了小鬼上了林国庆的身惩罚他。

    林国庆被接回家后找到厉害的相师,将法术加倍的反噬回去,弄的男同学吐血死了。

    这一种说法越传越厉害,弄的她们这些家庭都知道了,但是说的人太多一时压不下,林家就不再管。像这种事情越是打压,传的只会越厉害。

    不去管它,以后只要有下一个事件发生,大家自然会忘了这件事情去讨论别的事情。

    只是现在热度还没有降下来,刚才三人聊到这里,就聊到人世间到底有没有鬼的事。

    何环随口问了王伶韵和韩蕾一句。“小蕾、灵灵,你们两个信不信世上有鬼。”何环这句话其实专门问王伶韵的。因为韩蕾从来听到这类的事情都是嗤之以鼻。

    王伶韵只是回了一句。“我信,因为世间有许多是科学也解释不了的现象和事情。”王伶韵说完,何环却没见韩蕾说话,而且表情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何环敏感的察觉到,然后打趣的问韩蕾。

    “怎么啦,我们的科学小先锋竟然没有快速、坚定的说你相信科学,不信神神怪怪。”

    韩蕾听了耸了耸肩,随她怎么笑吧。“我家表哥去年发生的事情你们应该都知道吧。确实有些科学也解释不了的事情,所以我现在不会像以前那样坚决的否定。”

    王伶韵一听就知道说的是那几个作死闯鬼屋,被郑秀儿给弄昏迷的人当中一个。这件事情还是请她家出面搞定的。

    “当然知道啦,也是从那件事情,像我家都在这一年到处找厉害点的相师,为了保证我家在倒霉碰到这种事情时,不会像你表哥那样昏迷那么长时间。”

    “林国庆就是一个例子,没有请相师他能这么快正常?”之前没有说话的李丽接话了。“对了,听说你家那事是傅家请过来的相师给摆平的,你看过那人不?长的什么样?”

    韩蕾摆摆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当时还被我哥关着不能出门,那个相师也没有去过我家,直接去的医院去看我表哥,当天我表哥就醒过来了。”

    “我妈当时跟我说,我还有些不相信,觉得应该是巧合。但你们肯定不知道这事还有后续呢。”韩蕾故做神秘的对着面前的四个人道。

    “我嫂子跟我说,让我表哥昏迷的是个女鬼,后面还请相师帮她找她的丈夫。”

    “谁知道找到她的丈夫,才知道她丈夫根本不喜欢她,只是为了能在乡下过的好点才跟女鬼结婚。女鬼在发现后报复了那个渣男,让渣男一无所有。”

    突然韩蕾满脸神秘,手一个个的指着何环三个人。“你们是知道我以前是无神论者吧,但我是受我哥的影响。听我嫂子说找渣男的事情我哥从头到尾都跟着的,连那男的都是我哥帮忙找到的。回来后连我哥也信世上有鬼神了。”

    话说完韩蕾又一脸的若有所思。“而且……去年我遇到车祸时,也见到一些事情,只是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受到很重的撞击,导致我看花眼了。”

    李丽听的正起劲,赶紧接着问。“你看到什么了?说说我们帮你分析、分析。”

    其他二人也是催促着,王伶韵只把几个人说的当成故事来听,不置可否。

    韩蕾抬眼看着她们有些心急的催促她快讲,神色变的无所谓,这事也不恐怖,讲给她们听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那天我是偷偷跑去旅游的,没能把家里的车给开出来,就直接去汽车站坐的客车,谁知道那客车最后出车祸。当时车翻下去,车里面的人在翻滚时我跟一些人掉到了车外,可能是我必不该绝,车掉下来时没有砸到我身上,我旁边有几个人直接压在车下。”

    “不过,我身上的伤也不轻就是了。当时我整个人都快昏过去了。但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二个……穿着黑色唐装的人,只是我看不清他们的长相,或者说……他们像是人。”

    “我看他们手里面拿着像是铁链,因为有金属撞击的声音。铁链上串着一连串的人。是在清点一样,挨个的一个一个走过来,走到我面前时。”

    “其中一个人正到我的面前,要朝我伸手,却被另外一个人给拦住,说了一句‘她还没到’,那个伸手的人‘哦’了一声,就把手给缩回去接着往下一个人那里走。”

    “事后我哥跟我说,那个客车上一共二十六个人,连我在内只活下来三个,其他的人当场就死了。从昏迷中醒过来想起这件事情,我也只是觉得是自己的幻觉没有多想。”

    “然后我被关禁闭,我嫂子跟我谈我表哥的事情,我就想起这件事情,但我还是没有跟家里人说,也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我现在没事,人也好好的,说了也怕我妈担心。”

    “天啊,你竟然真的看到过‘那个’。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郑月没把韩蕾出车祸重伤的事情听进去,就听进去了那二个穿着黑色唐装的二个人。

    何环问韩蕾。“你怎么没说呢?你们不是请过一次相师了,让你哥再去问问那个相师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很简单吗?”

    韩蕾翻了翻白眼。“都说不是我家请的了,是傅阿姨家请来的,等我嫂子讲给我听的时候,都已经过了几个月了,再说了,人家处理完那件事情没多久就有事坐飞机去国外玩。为这点小事去找人太过兴师动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