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第272章(第一更)
    何环很想知道那个穿黑色唐装的人说的那句,‘她还没到’指的是什么没到,但现在却偏偏不能满足她的未知欲。“你可以跟傅家打听相师叫什么、住在哪里,自己过去问啊。”

    韩蕾不在意的摇摇头。“没有什么大事找到人家面前,人家肯定觉得你是小提大作,至于相师的名字我不知道,只是好像听我嫂子说过是姓王。”说到姓王,韩蕾想到王伶韵,没想太多,就去打趣王伶韵。“哎呀,好巧哦,灵灵也是姓王呢。”

    王伶韵回个笑脸。“是啊、好巧呢。”求知欲旺盛的何环赶紧又问王伶韵。“你跟傅阿姨的关系好,你有没有听到傅阿姨说过关于那个相师的事情。”

    王伶韵挑了挑眉,心里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算是……认识吧。”这个问题实在是让她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没等韩蕾叫起来,何环就赶紧问王伶韵。“那灵灵知道那位王相师现在在哪里吗?”

    王伶韵表情停顿一下,然后淡淡笑了笑。“知道。”虽然不想说这些,但她也不觉得要去骗人说不知道。韩蕾也不落于后的接着问。“那王相师人现在在哪里?”

    看了韩蕾一眼,王伶韵回答。“现在?在傅家啊。”这句话说完,不知道其他的三位有没有别的想法,韩蕾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那时她嫂子说那个王相师还有个孙女是王相师的传人,本事也不低……,难道……灵灵就是王相师的孙女?

    其他的人不知道这一点,但也有些怀疑。李丽就直接问了。“你现在也是在傅家,那个王相师也在傅家,难道你跟王相师是有些什么关系的?”

    王伶韵心里有些不高兴,这些人知不知道人都要些隐私的,现在这口气,这是在逼问她吗?

    韩蕾看着王伶韵的表情像是不悦的样子,赶紧的打圆场。“哎呀,你看你们,都已经知道那位相师是在傅家,不去傅家问那位相师,问灵灵跟相师的关系干嘛。”

    李丽见韩蕾拦着,也不再追问。“这不是无聊嘛,好奇问问而已。”如果她家跟傅家关系好,她肯定自己去问,关键是傅家除了正常的交际外,请到家里过的可没几个人家。

    韩蕾表情丰富的翻了一个白眼,用软软的声音说着。“你这是好奇问问?我以为你是警察在问案呢。”话语中带着笑意,不会让人觉得在指责谁。

    “我这不是想问清楚灵灵跟那位王相师关系好不好,如果好的话,也可以给你那件事情解惑啊。你竟然还说我,不识好人心。哼。”李丽同样白了韩蕾一眼。

    何环跟郑月也不劝谁,径直在那笑着。“看你们谁能说赢谁,谁输了今天这顿饭就让谁请了。继续、继续。”生怕二人吵不起来的模样。

    王伶韵倒没有怕把自家做的事做出来,只是不喜欢李丽刚才的样子。见韩蕾帮她跟李丽周旋,口气才松了些。“不是在聊天么,环姐就迫不及待的想找个大款来付饭钱啦。”

    “其实,丽姐刚才的问题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你们说的王相师就是我爷爷。”韩蕾听完,知道自己猜对了。对方帮过韩家她更是要护着点了。

    “怪不得呢,你们都姓王,而且都认识傅家。”李丽说完拍了一下手。“那灵灵你的爷爷是相师,灵灵你有没有听你爷爷讲到过小蕾这样是怎么回事?”

    王伶韵看了这个李丽一眼,心里确定这个李丽从头到尾都没把她当过一回事。说话间的语气毫不客气。自己又不是想通过她们来得什么好处,只不过是韩蕾带她过来散心。

    看来下次还是不要跟这种特殊家庭的人来往吧,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傅家那样好相处。“小蕾姐碰到的那个是鬼,但不是普通的鬼,而是地府的鬼差。”

    一旁的何环跟郑月更好奇。以前她们有听到谁谁谁碰到鬼,可从没听过碰到鬼差的。

    “正常的生老病死不算,一般出现重大事故,会有许多人死的地方,就会有鬼差出现。因为人刚死的时候是迷糊的,没有什么思想,如果放任自流的话,那些刚死的鬼会无意识的到处乱跑。等头七过后,才会清醒过来”

    “而死于事故当中的人,大部分的都是不同年龄段的,多数都会因放心不下世间亲人,或者是某些事情而心生不甘,最后闹出许多事情,甚至会杀人。所以鬼差就会亲自出手将鬼魂抓回地府,以免有无辜人因此陨命。”

    “既然要鬼差去抓了,当然不能等鬼跑太远再去一个个抓回地府。不然,鬼差要跑太多地方,浪费太多时间,所以鬼差都会事先等在出事故的地方。等事故发生第一时间把该死之人的鬼魂给领回地府。”王伶韵解释着。

    郑月点点头,状似了解的说。“哦,原来是这样啊。”但又想起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的?你爷爷跟你说的吗?或者是从哪里看到的?”

    王伶韵看了郑月一眼,淡笑着说。“是我爷爷跟我说的,而且我爷爷以前也碰到过跟小蕾姐差不多情况的事情。还讲给我听过。”

    韩蕾这下也忍不住了。“真的吗?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讲给我听听吗?”其余的三个人也听出兴趣,赶紧附和着一起叫道。“讲讲吧,我们也很想听听呢。”

    见四个人四双眼都紧紧的盯着自己,王伶韵也就给她们讲起来。“这事还是发生在我爷爷十岁左右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爷爷跟着我太爷爷在外面历练。”

    “那些年我太爷爷带着我爷爷在全国各地到处跑,不管是大城市还是小镇都有去。一天经过一个小县城,看到县城有一班跑江湖卖艺的,更有唱戏的在一处高地上表演。”

    “我爷爷想看,求着我太爷爷晚上带他出来玩,我太爷爷答应了。那天晚上出来看了杂耍,最后又跟我太爷爷去看唱戏的。戏快完时我爷爷听到有人叫着土地庙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