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第274章(第一更)
    “扭的有些严重,伤脚一着地就痛的很,不能再走过去。妇人也不会狠心的看着人伤还让人再出门送衣服。就拿了衣服,自己亲自送过去。她想已经过了十年都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送个衣服回来,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一时亲自出门送衣服。”

    “那个唱戏搭的戏台在高地,土地庙就在高地的下面,妇人带着衣服往那边走过去,见到人了,走过去时却一不小心摔一跤,直接滚到高地底下的土地庙里,妇人一跌下去土地庙跟着就塌了。把妇人压在了下面。”

    “说完没多久,妇人就去世了。但妇人的这番话算是让我太爷爷跟爷爷知道,人常在嘴里说生死有命,都是定好的。以及那句阎王要人三更死,不会留人过五更,也许是真有其事。这些是我爷爷跟我说的。”

    郑月听完,却有些相反意见。“如果按你说的,人的一生都是定好的,那人也不需要再努力,反正不管怎样都会得到和失去了,那还努力干嘛。”

    王伶韵摇摇头。“世间之事不能太过肯定,就算一生被定好,那也只是指你努力了能得到某些,如果你不努力你照样还是得不到。打个比方,老天安排你能活到80岁,那你是想锦衣玉食的活到80岁,还是四处乞讨,或者被人打骂着活到80岁呢?”

    郑月想反驳但又想不出来什么别的话反驳。王伶韵接着说。“我刚才讲的那个妇人其实蛮可怜的。人都想知道自己寿命是怎么终结的,又能活多少岁。“

    “这个妇人何其有幸却又何其不幸,虽然她知道了自己会死在哪里,却不知道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余生都活在恐惧害怕当中。所以说人不要试着打探关于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当知道自己快到死期时,没几个人能安然、从容去接受。”

    何环也开口询问。“那你爷爷能帮人算寿命吗?”王伶韵没有任何犹豫的说。“不能。”从她小开始爷爷一直跟她说,送鬼回地府是积功德的。替人算命、改运那是损阴德的。二相一比较就知道该怎么做,知道当中不同的相师没事谁也不愿意吃这个亏。

    不过,还是会有些有真本事的相师碰到什么事情缺钱了倒可能会出手一次。但王伶韵家中奖以前虽不能说富贵,可也衣食无忧,从来都没有为钱愁过,所以从来没有去给人算命的想法。功德的好处,不必说。你有再多的钱也不一定能换来功德。

    李丽又开口问了。“是不能还是不会啊?”这话过分了,会这种本事的有必要告诉你吗?就跟谁不会跟别人说自己存款有多少一样。韩蕾言语不再和气。“这是人家的私事,你问这个干嘛。再好奇也不能这样吧。灵灵可是跟我一起出来玩的。”

    李丽愣了愣,这才想起来这个女孩的爷爷虽只是个相师,却帮过韩家跟傅家也相熟,不能像平时那些普通人家女孩那样随意。就笑了笑说道。“对不起,是我好奇心太多了。”

    “好奇心谁都有,只是也要注意一下说话的语气。”韩蕾被李丽一直不客气的话语给气着了。自己算是第一次带圈外的人过来玩,哪怕你少说话,韩蕾也只能体谅不熟悉所以不说话。可是你不只是不少说话,话多还不客气,这就下她面子了。

    王伶韵这次跟着一起出来,并没有觉得有多开心,可能是因为她跟对方家世不一样,处事以及看待事务的不同才会这样。“小蕾姐,没事,刚才不是聊的好好的嘛。对了还不知道小蕾姐是在哪个学校上学呢。”

    嘴里说着没事,但王伶韵刚开始对这种权贵家庭所产生的一丝好奇全没了。韩蕾也知道王伶韵这是不想让自己为她跟几个朋友吵起来,就顺着王伶韵的话换了个话题聊。

    后面的时间,王伶韵没有再多说话,一直坐在一旁看着另外四个人聊天,韩蕾也知道刚才她几个朋友的态度不太好才会导致这样的。最后待了二个多小时就以要早点送王伶韵回去吃晚饭就离开了。

    等韩蕾开车送王伶韵回傅家,丁蕊玲赶紧问王伶韵今天玩的怎么样。“灵灵下午玩的开心吗?你们去哪里玩了?”王伶韵笑着说。“嗯,小蕾姐带我跟她一起去跟她的几个朋友在酒店聊天。小蕾姐很照顾我的,傅阿姨放心吧,没有到处跑。

    丁蕊玲这才放心,韩蕾这丫头人不错,也听话,就是有点太爱玩。而且还不爱在近的地方玩,最喜欢去远的,或者是那种看着就有些危险的游戏玩。“嗯,那就好,那明天你就再跟你小蕾姐一起出门玩,年轻女孩子就该跟年轻女孩子玩。那样也有话聊。”

    王伶韵知道这是傅阿姨为她着想,想拒绝可是怕傅阿姨会多想。她一时无法,只好点头答应了。今天韩蕾带她回来的比较早,跟丁蕊玲以及她妈聊了一会儿后傅旭尧跟他的父亲傅超文二个一起回来。

    丁蕊玲见了还一脸的惊讶。“哟,咱们傅部长来啦,我都快忘您长什么样了,还真是稀客,今儿个什么风把你吹过来的?”这些话说的傅超文苦笑不已。“蕊玲……。”

    傅超文知道因为自己天天没回家,所以老婆心疼他吃住在办公室,不能回家好好休息。“再给我一些时间,等安生了,我天天在家让你看个够。“

    “呸,你那张老脸我早就看厌了,还用等到以后?”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丁蕊玲早在看到丈夫进门,就一直看着丈夫,看他满脸的疲惫心里疼着,却没有办法。

    傅超文知道老婆是刀子嘴豆腐心,不在意的笑了笑,立即跟一旁的董秀秀打招呼。“忠军嫂子住的还习惯吧。”王家人过来的这些天,加上第一天,一共回来过二次。

    这次是听到他父亲打电话过来说老爷子过来,所以晚上特地回来吃饭,以示欢迎。

    傅旭尧一直安排不说话,就怕他妈的怒火也冲他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