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扬剑天穹 > 正文 第六百章 伊思米立安之石(二)
    盒子里好像有东西?

    驯服了五枚“小石子”后林扬刚要以窥天镜去解析它们的属性,眼角余光扫过小盒子却发现在盒底还垫着一张纸,没有任何的力量波动,没有任何的装饰遮蔽,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张纸,甚至看上去还有些枯黄,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

    根据从格温莱娅那边得到的信息,坦瑞斯大陆这边的主流纸张乃是以羊皮等等兽皮材质制成的皮纸,价格相当的昂贵,平民一般用不起,所用的乃是一种以某些植物的根茎制成的草纸,但和夷光神州的白纸差得远了,所以夷光神州的纸张在这边销路极好,尤其受到贵族和富豪官员们的欢迎。

    当然,和白纸类似的纸张这里也是有的,毕竟坦瑞斯大陆人又不是白痴,即使普通人办不到,法师之类的施法者还是很容易就能通过白纸逆推出其制作工艺流程,所以坦瑞斯大陆本土也有少量白纸产出,质量并不比夷光神州的纸张差,甚至因为精工细作并且用料讲究的缘故,其中的精品很是不少,不过这些精品纸张一般都是施法者们自作自用,极少有流传出去的,而且价格明显比夷光神州的进口货还要昂贵。

    而林扬所看到的这张纸,虽说年代似乎已经相当的久远,但如果林扬判断没有错的话这绝对是一张真正意义上的纸,而且质量极佳,甚至可以说是他到目前为止所看到的质量最好的纸张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就是一张纸而已,没有任何的波动散发。

    但林扬却对这张纸产生了兴趣,又或者说是他那无比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张纸肯定大有文章,当下他就伸手将纸从盒子里拿了出来,果然如判断的那样,没有任何异常发生,这就是一张普通的纸,哪怕它质量绝佳。

    凝目望去,只见纸张上书写着一种图形,很明显这是一种文字,文字非常的优美、流畅,宛如书画一般,即使完全看不懂,林扬也不得不承认书写这些文字的绝对是一位书法大家。

    然而当他进一步仔细凝神看下去的时候,问题就来了,一股宏大、肃穆而又浩然的气机突然自这些奇异又优美的文字中喷薄而出,向着林扬就直撞了过来,好在这里是玄元空间,只属于林扬的世界,自然不可能让任何力量伤害到自己的主宰,还没等林扬做出反应,一股鸿蒙紫气已凭空出现抵敌住了这股气机,气机顿时消散。

    这下林扬更是惊讶了,他能感受到气机之所以一下子被撞散,并不是因为其层次太低,相反这气机的能量层次相当的高,这一点鸿蒙紫气已向他做出了清晰的反馈,只是气机在量上实在太少,甚至可以说是连一丝一缕都没有,这才一下溃散。

    他隐约猜到,这一丝的气机很有可能是书写这些文字的人在无意间留下来的,并非刻意所为,就如同如今的他如果书写文字的话,也会自然而然的在文字的字里行间留下属于自己的一丝剑气,这丝剑气根本不会被察觉,只有仔细盯着文字观看的人才会将其激活。

    但这种留在文字里的气机除非刻意所为,否则是会渐渐消散的,看这纸张恐怕年代已经很是久远,而无意间留下的气机却至今未散尽,可见书写这些文字的人的修为是何等的强大,起码林扬很老实的承认目前的自己还相去甚远,当然也只是目前而已。

    林扬再度仔细凝视起了文字,但这一回气机却未出现,很显然气机本就已极为虚弱了,再经鸿蒙紫气一撞,终于彻底消散泯灭掉了。

    窥天镜,对这些文字进行解析吧,看能不能翻译过来。

    林扬旋即对窥天镜又下达了指令,不是针对着那五枚石子而是这张纸,虽然不知为什么,但他的直觉就是对这张纸有着更大的兴趣。

    不过对于能否将这些完全陌生的文字给翻译过来,林扬也不是很有信心,窥天镜的解析能力完全来自于他的信息储备,天知道他有没有接触过和这些文字有关的信息,如果没有的话,窥天镜再厉害那也白扯。

    但结果却令他有点惊喜,窥天镜先显现出来的是与这些文字有关的相应信息:根据已搜集到的相关信息判断,此文字应为上古精灵文,当世精灵文由上古精灵文演变而来,当世精灵文相关信息已搜集足够,现开始进行回溯推导……

    推导完成,翻译完成,翻译文开始显现……

    亲爱的奥莉娜,我的女儿,请原谅我这个父亲的失职,然而我虽然不在你的身边,但我的爱却一直留在月影森林,这些奇特的法术石是我专门为你而制作的,希望你能喜欢,另外,请代我照顾好你的母亲——永远爱你的父亲伊思米立安。

    这……这居然是奥莉娜的父亲留给她的手书?

    林扬顿时有点愣住了,随即他马上意识到奥莉娜恐怕并未看到过这封信,甚至都没有打开过盒子,否则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这父亲的手书留在盒子里送给自己。

    还有,伊思米立安这个名字好熟啊,似乎哪里听过……

    等等,伊思米立安之花,奥莉娜送给莫轻愁的那朵不起眼但却十分珍贵的花朵,不就是这个名字么,而且格温莱娅还说过,伊思米立安乃是最后一任的上古精灵王,感情奥莉娜就是他的女儿啊,难怪她会有这上古精灵王留下的珍贵花卉了。

    可是她把父亲的礼物转送给了自己,而且看样子她跟本就没打开过,从那纸张来判断,这份礼物在她手里恐怕至少也有数千年之久了吧,在手几千年都不打开,这得是多纠结啊,可如今却给了自己,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一时间林扬忍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不由得他不这样,实在是奥莉娜的行径有点不符合常理,以她的身家可以拿得出手的礼物多了去了,干嘛非得是这她父亲送给她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