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13章 阴谋的气息
    独立团阵亡78人,重伤106人,288团和289团合计阵亡114人,重伤232人,共计减员530人的人员损失并不是不可以接受。

    相对于白天观察的日军至少阵亡人数在800人上下,重伤则绝对超过千人的重大损失,今天一天的战斗对于罗文裕守军来说,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场大胜。

    比如柳雪原今天傍晚所书写的第三篇战地日记,就是以报捷的心态来写的。

    今天是罗文裕之战的第二天,朝阳的光辉刚洒满每个人的身上,日军就向罗文裕关口发动了总攻。轰隆隆的炮声从早上9时一直响到了10时,240mm口径榴弹炮的爆炸让坐在地下坑道的我都感觉地动山摇,甚至,日寇还出动了轰炸机,重量高达500磅的航弹接二连三的在附近炸响,那一刻,兴许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知道什么是绝望。

    我甚至已经做好了投入死神怀抱的准备,虽然我已经无数次想象过我会为我的祖国献出生命,但我在那一刻依旧恐惧了,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我根本无法保持我想象中应该迎接死亡的微笑。

    我甚至怀着某些不可名状的心情看了看四周战士们的表情,也许,他们脸上如果露出一丝恐惧的话,会减少我的羞愧。

    但是,我看到的是迟副团长带着一队战士冲出了坑道,我只看到了他们的背影,没法看到他们的脸。不过,他们坚实的步伐和浑厚的背影给了我答案。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在如此危险的时候冲出能提供保护的坑道,但我知道,他们这是要去和死亡搏斗,他们不畏惧死亡吗?不,他们正是因为畏惧死亡才选择面对死亡,因为,他们的背后站着的是四万万国人和他们的爹娘妻儿,他们,只是不想让他们背后的人也像他们一样去时刻面对死亡。

    直到二十分钟后,我看见刘团长欣喜的握住了带着满面烟火从外面冲进来的迟团副的手,甚至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说真的,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两个男人拥抱,我能深深地感觉到那种特属于战友之间的生死情义。

    然后,刘团长给我带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就在刚才,独立团干掉了日寇的轰炸机编队,六架轰炸机和四架战斗机。

    天哪,这个突入其来的消息让我幸福的有些眩晕,十架敌机,竟然被地面上的独立团一举歼灭,简直就是个奇迹。

    曾经,他们歼灭了第4旅团创造了一个天大的奇迹,昨天,敢死连用敢死的精神继续延续奇迹,今天,他们再度上演神话。说真的,兴奋过后的我已经被我身处的这支中国军队不断创造的战绩给刺激的有些麻木了。

    现在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刘团长和祁、董三位团长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继续创造奇迹。

    果然,在整整一天的战斗中,鬼子被打的大败,整个战场,他们遗尸近千,轻重伤无数。而罗文裕方中国守军却损失甚微。

    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全身甚至激动的有些战栗,连笔都拿不稳了。恐怕只有一句话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中华民国万岁!第29军万岁!独立团万岁!”

    愿明天的战斗中我中国将士们再创辉煌。

    柳雪原很激动,但刘浪却陷入了苦恼的思考,劣质的大前门香烟已经算是这个时代的好烟了,指挥部里丢满了没有过滤嘴的烟屁股。

    从战损报告中就可以看出,人员的损失并不大,损失最大的是工事,独立团所防守的三处阵地,暗堡已经被重型榴弹炮摧毁了八个,只剩下一半,这倒是次要的,利用晚上不用战斗的间隙,团直属工兵排可以连夜再建四个起来,只要人员和装备损失不大就是可以接受的。

    但低近射击越来越准确的日军步兵炮在一天的战斗中竟然也摧毁了三个暗堡,连同里面的射手和机枪,都成了日军步兵炮下的亡魂。

    更重要的是,黑锅顶祁光远和董升堂部主阵地的重火力工事在这一天的战斗中竟然损失高达百分之七十,这多少让刘浪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与此同时,十里外第八师团指挥部里。

    “明天,进攻的重点将是这里,渡边君,明天将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西义一手指在罗文裕整条防线地图上某处区域重重点了一下,回头望着身后站着的一位中佐说道。

    “哈依,渡边家族的荣誉必定会长久延续,渡边胜治也必不会让师团长阁下失望。”脸上带着几分傲然之色的中佐毕恭毕敬地微微弯腰猛的一低头回答道。

    “哈哈,渡边君不必如此紧张,我相信有你的战车部队加入,一定会让现在正在得意地支那人知道,我大日本帝国皇军的战斗力,不是他们有了西边那群金毛猴子送的几挺小机枪就可以抵挡的。”见隶属于关东军司令部直辖的第一战车大队大队长渡边中佐如此上道,西义一脸上的神色缓和下来,哈哈笑着拍拍中佐的肩膀以示亲近。

    虽然战车大队现在是划归他管辖,但属于司令部直辖的中佐可不是小鱼小虾,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拥有贵族血统的渡边胜治在西义一的心目中,比平民出身的旅团长级别的长川原侃少将更重要。

    这自然也和日本的社会意识形态有很大的关系,说白了,二战前天皇执政的日本并没有彻底的进入资本主义,尚是一个半封建军事主义国家,天皇牢牢的将大权揽入自己的怀中,直到二战后才还政于首相,天皇才更多的是成为一个国家的象征,或者是一个吉祥物的存在。

    从明治天皇开始,天皇将大权独揽之后,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大幅度提高贵族的社会地位,这就如同一个大哥打下天下后要带着自己的一帮好哥们鸡犬升天,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而一直想保持自己贵族高等社会地位的贵族们自然会不遗余力的帮助天皇维护统治,颇有一副大哥的手指向哪儿,小弟们的枪就指向哪儿的意味儿。

    这种临驾于普通民众之上的高等社会地位自然在军队中也得到体现,别看你军职高,但哥是贵族,甭给哥整上官嘴脸恐怕是大部分贵族在军队中的表现。当然,大部分平民出身的将军们也很给贵族面子,一般都不会太盛气凌人。谁让贵族小兵们后面站的都是贵族大佬们呢?

    要是换做平民出身的中佐,中将大人又怎么会如此和颜悦色?尤其是在又经历了一天战斗,看着巨大的伤亡报告之后。

    和渡边胜治说完,西义一将目光投向那边站着的一个中国人,奉天省独立旅旅长李寿山。

    见西义一目光扫来,李寿山一个激灵,连忙站直身体,同时将头微低,脸上也挤出微笑,一副谄媚的模样。

    “李君,这处阵地明天上午的进攻,将全部由你部来完成,有没有问题?”西义一脸色还算和煦的问道。

    李寿山心里微微发苦,但还是连忙点头:“卑职一定不负师团长阁下所托,竭尽全力。”

    “不,不,不是竭尽全力。”西义一摇头,脸色突然一冷:“你只需要做到,若没有得到师团指挥部的撤退命令,后退者死即可。师团明天会派出督战队的。”

    “是。”李寿山这会儿简直不是微微发苦,是苦涩难当了。

    西义一这么说,分明是要将他的独立旅拉上去当炮灰了。罗文裕关口的四处阵地,那有一个好相与的?连凶悍的日本人都攻了六次退了六次,结果轮到他这儿,就必须得死战不退了。

    李寿山这会儿心里不像是吃了黄连一样才是怪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