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22章 属于第29军的坚强(2)
    未来共和国的各种神剧里,被逼迫无奈的国军将士会绑上一身的手榴弹,钻到日寇坦克下面拉响,“轰”的一声坦克就趴了窝。画面既让人感叹勇士的壮烈又让人无比的解气,几乎是每个导演都要用到的故事情节。

    无论是在城池还是在山野平原,只要是坦克能开得到的地方,都会见到国军英勇的身影。

    当然,这倒也不是凭空杜撰,相反,这样的例子并不少,无论是淞沪大战还是台儿庄血战,都有国军将士奋不顾身和敌坦克同归于尽的影子,关于这些,无论是日本还是中国,在战役记录里都是详细记载了的,是时间长河也抹不去的壮烈。

    可是,这种壮烈,又隐藏着多少心酸和无奈啊!国家工业、经济全面落后,导致战士们需要用血肉之躯去和敌人的钢铁之器去抗衡,这是所有人都该谨记的。未来之中国,必定不能再走这样的老路。

    而且,如果你要是觉得,把手榴弹往身上一绑,就往坦克下面一钻是件很容易的事儿的话,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装甲兵成立之初,视角的短板就注定了早期的装甲兵在作战时不能独立完成攻击阵地地任务,装甲部队必须得有步兵保护,没有步兵保护的坦克也好,装甲车也罢,只要被敌军的步兵进入坦克的射击死角,那就是这些钢铁怪兽的末日。

    步兵给装甲部队提供保护的同时,装甲部队强悍的攻击力和防御力也给了步兵强有力的支持。

    在这方面走在最前面的德国人在1936年前组建的装甲师的编制是(以1935年建立的第二装甲师为例):两个装甲团、两个步兵射击兵营(步兵)、一个摩托化射击兵营(摩托化步兵)、两个炮兵大队、一个侦察连,以及反装甲、工兵和通讯大队。

    正是以这种各军种组合式的装甲师,德国人在二战初期,以摧枯拉朽般的态势歼灭了对手一个又一个的步兵师,其兵锋之盛,无人能挡,北方那头巨熊引以为傲的700万红色部队,在半年的时间之内就损失殆尽。

    而日本人,虽然对机械化作战的水平相对于德国人来说还停留在幼稚园的水平,但他们也至少懂得用步兵来保护坦克周边的安全。

    所有想欺近坦克二十米范围内的敌军,都是他们的重点打击对象。

    在这样的战场上,就算是想当英雄,也并不是那么好当的。

    随着渡边胜治指挥的坦克距离战壕越来越近,伪军步兵已经蠢蠢欲动准备冲锋跃入战壕,躲藏在战壕里的敢死班勇士们也忍不住了。

    如果被伪军率先冲入战壕,他们最大的可能是被乱枪打死在壕沟里,而不是在死前还能拉一辆坦克当垫背的,炸不毁坦克,不仅后面的弟兄们要死,团副承诺的每人100大洋的抚恤也没了。

    分布于战壕的十二名士兵,纷纷各出奇招,有的是瞄准了坦克前进的方向,在战壕里找了个角落装死,一大捆集束手榴弹就被压在身下,等塔克越过战壕柔嫩的腹部露出的那一刻,就是他拉响手榴弹拉环的一刻。

    这样彻底抱着决死念头的士兵自然会成功,没人在战场上有功夫去检查一具“尸体”的真假,只要坦克从他周围五米通过,就没人能阻止他和坦克同归于尽,十几颗150克炸药装的手榴弹同时爆炸的威力可不比一颗山炮炮弹的威力要小。

    可是,哪怕是决死,也没多少人会采用这种百分百死亡的方式。只要是人,总会有偷生的念头,就如同很多人看到影视镜头中会想的那样,那些英雄为什么不把手榴弹塞进去,而自己躲一边儿去不就成了?那样可不是既完成了任务又保住了性命,多么完美的结局啊!

    做为一个局外人会这么想,身处其中的人自然更会这么想。谁都想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享受阳光和空气。很多人会说,你这是在亵渎英雄,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可是,这是人性,无关于什么道德和品质。

    就如同红色部队中炸碉堡的董存瑞,堵机枪口的黄继光,他们不想活吗?他们当然想活,就连记录中都详细写过,董存瑞烈士连续放了很多次,炸药包都滑了下来,如果不能放在立柱和桥底的夹角之间,根本就炸不塌桥梁,最后用手撑起炸药包,实在是最后的选择;而黄继光烈士塞了好几次爆破筒都都被敌人推了出来,机枪依旧在持续怒吼,战友依旧在地上哀嚎,再也无法阻挡敌人机枪的他,选择了用自己的胸口;

    那他们又做了什么选择呢?他们之所以成为英雄,不是因为他一直品德高尚,而是就在那一瞬间,他们做出的选择战胜了人性,就算只是那一瞬间的抉择,也将永远闪耀共和国的夜空。

    绝大部分敢死班士兵,依旧选择了匍匐潜向坦克,试图将背在身上的集束手榴弹送到坦克的履带下。

    很少有成功的,十几米的路程,成了他们的死亡之路,除了一两个单兵素养极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几个跳跃躲过了伪军的枪击,不仅将集束手榴弹将坦克炸瘫,自己也躲入到旁边的弹坑里。

    其余大部分,都被伪军和坦克机枪射杀在前进的路上,还有一个伪装成尸体的士兵,在履带掠过自己头顶的瞬间,拉响了藏在自己身下的手榴弹。

    在付出了十来名士兵的生命之后,八辆坦克,趴窝了三辆,有两辆还能射击,也就是一辆被彻底炸毁,相对“柔嫩”的车底钢板在爆炸一瞬间形成的溅射形金属粒子流直接将坦克仓里的人和物都烧成了灰烬。加上先前被山炮撞大运干掉的一辆,依旧还有四辆坦克能动。

    四辆可怕的钢铁怪兽越过两米宽的战壕,柴油发动机喷吐着黑烟发出可怕的轰鸣声向一号阵地的第二道战壕冲来。

    山地作战,根本没想到日军会出动坦克,因为地形的缘故,战壕根本无法挖的过宽,两米宽的战壕对于89式中型坦克来说,根本没有难度。

    伪军们也纷纷跳入战壕,战壕不仅让他们可以躲避越来越近的炮弹,还可以通过这里更方便的占据第二道战壕,从而占据整个一号阵地,随着后续部队的加入,整个山顶将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

    第二道战壕里的国军士兵们则面色惨白,数百名伪军他们不怕,但剩下的五辆坦克却是不可抵挡的怪兽,如果任由他们继续前进,就算后续部队的弟兄们支援上来了也是无济于事。

    现在,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