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26章 风光(月底第4更)
    “八嘎,混蛋,混蛋,统统死了死了的。”西义一也是被眼前的这一幕气疯了。

    不过,西义一毕竟是统率数万大军的中将级师团长,在愤怒的同时第一时间就用眼睛的余光扫向了奉天独立旅的一帮军官。

    结果,他看到的是以李寿山为首的一众中国军官眼神闪动的神情。

    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暗呼不妙,西义一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对逃兵的酷厉引起了这帮中国军官们的不满。如果放在平时,凡是露出这样表情的中国军官,他都不需要找理由就可以将之斩于指挥刀下,但是现在,却是万万不成。

    本身麾下的两万大军打罗文裕都打的很吃力需要这帮胆小如鼠的中国人相助,如果把这帮中国人给逼反了,阵前来次倒戈,那乐子可就大了。别说他只是个师团长,恐怕就是关东军司令武藤信义也承担不了这个后果。

    不是害怕这几千中国兵就能对自己的大军造成多大损失,如果可以,位于数里之外的第11旅团可迅速将这帮自己训练出来的中国兵消灭在中国长城外的旷野中。

    ps:为阿顺堂主加更,特地对书友李成舟、壹叶小舟、心之所向、无香小喵、无法无圣等书友们表示感谢,给风月支持的书友很多,请恕风月无法一一列举。月票大家投的很踊跃,也有很多书友对风月打赏表示支持,风月只能用更新表达心中的感激了。马上还有两更。

    。。。。。。。。。。。。。。。

    可是,西义一不能这么做,介于目前的国际形势,帝国需要满洲国这个招牌,东三省也太大了,帝国需要中国人来帮忙做事,他无法违背大本营制定的基本方针。

    强忍着怒气,将指挥刀重新插入刀鞘中,冷冰冰地丢下一句道:“让督战队停止射击,李君,解除败兵武装,战后去送入矿场工作三年以赎他们的罪恶,不尊军令者杀。”

    说完,西义一转身就走,他实在不想在这个地方再待下去了,他甚至都能听到从远方中国阵地上传来的笑声。

    李寿山当然是又惊又喜的答应了。虽然去挖矿很惨,很有可能活不过三年,但至少不用现在就死不是?只要是脑袋没完全被打坏的,应该都会丢下武器接受。

    当然,更重要的是,西义一没有进一步追究的意思,也意味着他李寿山逃过一劫。

    甚至,这连续两次败仗还是个好事,说不定,西义一不会再让他的奉天独立旅参与罗文裕攻防战了。

    打心眼里,李寿山就不想损耗自己的实力去攻打罗文裕,哪儿完全就是个血肉磨坊,中国守军固然死伤惨重,但做为攻方的第八师团,又能好到哪儿去?不说全体玉碎的第4旅团,就说第八师团这浩浩荡荡两万人,从前天到昨天,仅两天时间,不可一世的大日本帝国皇军就启用了2000个骨灰盒,那是什么概念?那是照这个样子再打二十天,整个第八师团就会被打得精光一个不剩。

    这绝对是个可怕的地方,如果可以,李寿山想现在就跑,哪怕他现在已经丢了好几个连在这关口上了,反正他是没有替属下们报仇雪恨的意思。

    李寿山的美梦竟然成真了,处理了败兵主动去找西义一汇报的李寿山接到了新的军令,他的奉天独立旅除了留一个建制完整的团担任第八师团帝国皇军们的外围警戒任务外,另外一个只剩下一半的团担任了辎重大队的工作,去数百里地外的锦西运送战斗物资,经过数天的鏖战,第八师团弹药的损耗完全超过了战前的预料。

    罗文裕之战的第三日,第29军的两个团成了柳雪原笔下的主角。

    纵贯整个上午的两场战斗,黑锅顶守军共击毙伪军600余人,重伤不计其数,最重要的,是摧毁了日寇第一战车大队的八辆坦克,八辆坦克中的近四十名日寇被歼灭33人,包括第一战车大队渡边胜治中佐,印有渡边家族特有徽章的佐级指挥刀成了第29军军长宋哲元将军的私人收藏。

    其实,祁光远还是过于保守了。

    阵地上遗留的600多具伪军尸体都被守军远远地丢开,大冷的天虽不会有瘟疫,但被燃烧着的木头炙烤的浓重尸体味道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那些重伤员他们甚至都没有亲点数目也一并丢得远远的任他们自生自灭。

    不是守军有怜悯之心,而是独立团刘浪刘团长有句话说得很好,对于鬼子,自然是能死就别活着,但对于二鬼子,最好就让他们断条腿活着,只要活着就会浪费鬼子的粮食和药品。

    所以上阵地来收尸的奉天独立旅在收走600余具尸体的同时,竟然还收获了近400的伤员,不是断了腿就是丢了胳膊,要么就是炮弹的冲击波震伤,不停吐着黑血是他们证明伤势的特征。

    但这些伤员最终能活下来的,绝不超过二成。战后,据日军发往关东军司令部的战报,奉天独立旅李寿山部,在民国二十三年3月23日上午的那场战斗中,战死者高达1246人。其中至少有近200人,其实是死于督战队的机枪下。

    当然,日军在战报中并没有对战死于执法战场的10名日军做出特别说明,10名日军的阵亡地点也是在黑锅顶。否则,第29军的两个团的战绩将会往上翻上一番不说,还会另外加上10名日寇的成绩。

    当然,就算如此,288团和289团两团的战绩也足够耀眼,八辆日寇的坦克啊!可以说,这战绩一点儿也不比独立团昨天打下十架飞机差。

    因为对华夏来说,飞机恐怕还是有几百架的,但这坦克,是真没有。

    中华民国的“装甲兵之父”徐庭瑶也是率部在参与长城抗战之后,在看到士兵们虽英勇抗敌,但依旧在日寇的坦克大炮下败下阵来,才决心发展装甲部队,并在1935年从英国购进了32辆坦克,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陆军装甲兵团”,经历了1937年的淞沪大战之后又扩编成立了日后在昆仑关大战大放异彩的第200师。

    不过,相对于第29军闪瞎眼的战绩,国人们对柳雪原笔下的288团第9连中尉连长李国斌和第9连第3排第五班上士班长李大裘这对同上战场的父子兵的故事更关注。

    少年李国斌因误会负气出走考入军校投奔军旅,而父亲李大裘为守护儿子也毅然投身儿子所在部队,本就有积怨并为避嫌,当连长的儿子和当班长的老子的关系竟然整整三年未有人知。

    然而,在日寇的坦克面前,深爱儿子的父亲绑满了手榴弹的那纵深一跃,将对儿子深沉的爱和对国家民族的爱全部化成一团冲天的火焰,炸毁了坦克的同时还杀死了日寇第一战车大队中佐大队长。

    身为连长,却眼睁睁看着父亲抽中了必死之签,眼睁睁看着父亲走上必死之路,最后亲手劈下两名伪军头颅为父亲祭奠的李国斌却被所有人原谅。

    “余苟存于世,一为父临行之心愿,二为日寇不灭,我辈且可先死。”李国斌在接受柳雪原采访时所说的一段话催人泪下。

    国家民族的大爱和父子亲情之小爱在父子二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一时间,第29军年轻中尉李国斌的风头,直追独立团年轻团长刘浪,成为万千民国少女心中的偶像。

    第29军,也因为此战,将喜峰口夜袭日军怒砍日寇千余头颅等傲人战绩翻了出来。一时间成了抗战前线风头最劲的军队,尤其是在29军长期驻守的北方,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比来自中央军的独立团还要风光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