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32章 特种作战开整(月底第10更,风月求订阅月票打赏)
    “老弟,慎重啊!这里必然有日军重兵把守,我们这点儿人马去了,可是。。。。。”祁光远忙劝道。

    刘浪所指的地点,祁光远哪能不知道?

    这些天,第八师团的各部驻点早已被独立团特种大队的队员摸了个通透,虽然不太清楚什么叫特种大队,但祁光远对那十几名穿着奇特的侦察兵们的本事还是很钦佩的。

    在打完第四旅团等待第八师团进攻的空闲日子,他特意致电刘浪要求那名给唐永明报信的独立团侦察兵给自己送战报,而且,是不能惊动其他人的状况下。与此同时,他加强了团部周围的警戒。

    结果,那个叫牛二的家伙硬是在他团部附近的山上潜伏了近8个小时,等到一个所有警卫都松懈的机会,打晕了一个,换上第29军的军服,潜进了坑道。把祁大团长气得把警卫排长关了半天禁闭。

    这样恐怖的家伙,他们弄来的情报那会有错?

    那里,分明是日军重炮大队的临时驻地,而且,那里可是有一个大队近千的步兵在驻守。

    “嘿嘿,西义一现在这会儿恐怕正想着怎么趁着我伤重欲死的机会一举攻破罗文裕呢?当他全力进攻的时候,防守自然会松懈,更何况,西义一中将阁下很快就会知道什么叫特种作战。”刘浪傲然一笑。

    见刘浪的表情,祁光远知道他决心已定,否则也不会冒着军心动摇的危险诈死来骗日本人了,道:“那俞参谋长呢?他情况如何?”

    一个团长装死也就罢了,祁光远很难相信这两位同时来这一套,那就有些太夸张了,都孔明在世呢?

    “献诚啊!”刘浪的脸色沉重下来,“他是被小鬼子从远处打冷枪挨了一下,不过还好,没伤到要害,子弹已经取出来了,这会儿在隔壁修养,问题不是很大,但短期内是上不了战场了。”

    “那需要我288、289两团做什么?我们还有2400人,至少可以抽出1000人来配合你作战。”祁光远说这个话的时候虽然有些沉痛,但脸上的表情亦全是坚定。

    第29军这种不隶属于中央军有些类似于军阀的地方军,在编制上可要比中央军灵活的多,为了增强自己的实力,第29军拥有兵力高达6万人,团级编制也比刘浪的1500人编制的独立团大的多,2个团本来拥有兵力5000余人,八天下来,总兵力竟然只剩下一个团了,伤亡率高达百分之五十,祁光远又怎么可能不心痛?

    现在就听刘浪这么一说,就还要从仅剩2400人抽出近一半人支持刘浪实施的那个看似不可能的行动,这其中的信任,刘浪想不领情都难。

    刘浪心下感动,但却摇了摇头,道:“老哥的心意我领了,但日军现在保持平静,下午的进攻就会越疯狂,第29军的兄弟们要做的,就是继续死守阵地,无论付出多大的伤亡,必须死战不退,就是换,也得换的让日寇胆寒,让他们抽调兵力,那个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好,那我现在就回去坐镇团部,你放心,有我祁光远在,日军休想过我黑锅顶一步,我288、289两团最后2400人已经做好杀身成仁之准备。”祁光远也是个爽快人,举手冲刘浪行了个告别的军礼,转身就走。

    举手回礼,目送着祁光远离开,刘浪目光冷然,下令道:“迟大奎,命令凌洪他们按照原定命令开始行动,我要让日寇知道,什么才叫疼。”

    。。。。。。。。。。

    莫小猫和陈大发已经在一座小山上潜伏了超过二十四个小时,那里,距离驻扎在山谷里的日军第八炮兵联队只有500米,甚至,距离他们最近的一门炮,不过200米。

    不用瞄准镜,他们几乎都能看得清日军不停忙碌的身影和不时响起的哇哇乱叫的声音,已经懂了不少日语的莫小猫知道那是他们在下达命令,短暂的平静即将被打破,新的一轮炮击即将开始。

    莫小猫将裹着枯树叶的枪口瞄准向远方,800米外,是第八炮兵联队的指挥部,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莫小猫已经瞄准过那名挂着大佐军衔不时走出指挥部遥望十里外战场的日军军官至少十次。

    换句话说,只要他扣动扳机,最少有七八次机会能将那个毫无防范之心的炮兵联队长狙杀。

    可是莫小猫并没有那样做,长官曾经说过,狙杀一个重要目标固然重要,但战略更重要,所有的军事行动都得为战略服务。在没有接到行动开始命令之前,他们这个二人狙击小组所要做的,就是潜伏。

    一直到收到命令,无论是撤退还是攻击,他们都必须听从命令。

    他们趴伏在灌木丛里已经二十四个小时,日寇的巡逻队至少从他们身前不过五米的地方走过四次。挂着伪装网插满树枝的迷彩服完全欺骗了日军的眼睛,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会有人企图在800米外的距离看上了他们的联队长,至少在中国没有。

    莫小猫用眼角的余光扫过自己身侧三米,那里是他的火力支援陈大个子的藏身地。满脸抹满油彩将脑袋缩到灌木丛下的陈大发藏的很仔细,如果不是莫小猫知道他在哪儿,根本不知道那从灌木丛中竟然藏着一个身高达1.95米的壮汉。

    似乎感应到莫小猫的目光,陈运发睁开眼,蜷缩着的手冲莫小猫打了个安全的手势,就继续闭上了眼睛。

    就连莫小猫也不得不佩服这位的坚韧,从昨天到现在,这位1.95米的大个头儿除了在夜晚来临之际活动手指保持关节的灵活,竟然就仿佛没怎么动过,就像一头冬眠的熊。

    其实,莫小猫知道,他动过,只不过缓慢的幅度堪比一只蜗牛,除非有人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十分钟,否则你根本不知道那个像一根枯枝烂木一样的大个头儿动过。

    他动,不是因为坚持不住,而是要去除关节和肌肉的僵硬,为随时可以发动的攻击做准备。每一丝肌肉的僵硬都可能会让枪膛里的子弹出现不可预料的偏差。

    陈运发的天赋,就是拿到后世,也能达到优秀的标准。

    突然,莫小猫睁大了眼睛。

    天空中突兀地升起了一个红色物体,在山风的吹拂中,冉冉升起,直入高空,方圆十里都可以看到。

    莫小猫知道,那是一盏以红色蒙皮做成的孔明灯,华夏老祖宗智慧的杰作。

    孔明灯上有两个大字“开干”,若不是莫小猫有瞄准镜,自然是看不清的,当然,就算是鬼子眼神好看到了,那也是白看。

    只有特种兵们知道,那个红色代表的只有一个意思:开火,干死小鬼子,找最大个打,打疼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