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36章 最后的疯狂(月底第14更,风月求订阅月票打赏)
    ps:感谢“mr张”书友的飘红打赏,加更,感谢书友们的月票,风月上架第三月第一次月票过千,加更。

    这封电报的密语对于中国人来说没什么技术含量,恐怕只要知道点儿鬼神故事的中国人都应该多少能猜出来点儿端倪。

    意思就是就是告诉刘浪,刘浪的调虎离山之计已经成功,而执行战斗任务的特种兵全部安全。

    其实,凌洪还是太自信了。

    第一次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的特种兵们还有些贪心不足,甚至还想打草搂兔子再给小鬼子们来一发狠的。

    结果,他们低估了西义一对他们憎恨的程度,本意能调动个几百人就不错,结果西义一一发狠,足足有五个步兵中队上千的日军步兵以小队为单位向第八师团驻扎地外三个方向搜索。几乎将他们保护的几个重点目标周围的保护力量全部抽空。

    再加上配合他们的两个营的伪军,合计向外扩大防御体系的日寇高达2000多人,一个整团的兵力。

    像凌洪这样的老兵以敏锐的直觉一看日军的架势就撒开脚丫子狂奔,勉力逃出了日军的搜索范围。但莫小猫、牛二这样的立功心切的新兵蛋子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蝗虫一样四处出击的日军终于的缀上了独立团特种大队十六人分成八组中的四组,在长城山脉里来了场大追杀。

    实在是凌洪他们搞的太狠,一个意外的撞大运竟然把人家少将级旅团长都搞死了,缀上四组特种兵的日军小队根本不管是不是进入了中国的大山,就是埋着头苦追,哪怕是期间被莫小猫抽了个冷子一枪干掉了小队长,人家立马换了个准尉军曹领队,继续追杀,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意思。

    面对这帮豁出了的小鬼子,就是强如莫小猫和陈运发,也只能先跑为上。小鬼子可不是土匪,他们可携带着能在七百米外发射的掷弹筒,同样拥有远距离杀伤力。

    这也就是罗文裕地形特殊,关口处拥有着长城天险,关外也是绵绵群山,空旷的山谷周围都是山,所以特种兵们才有着诸多有利地形保护能接近到目标两里以内。

    若是在冀北平原,刘浪无论如何不会让宝贵的特种兵去执行这项基本送死的战斗任务,不是特种兵们能力不够不能远距离狙杀成功,而是平原地带根本无地可逃,被追杀战损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也唯有在这里,刘浪利用特种大队首次特种作战就大获成功并且都顺利脱身,就算是还在大山里和红着眼追杀的日军周旋的八名特种兵,只要不出现太大意外,他们也大多会顺利脱身。

    为长城抗战,刘浪在四川丛林里训练那帮家伙丛林作战的时间可是高达两个月,如果这都还玩不赢纯粹步兵的日军,那他们可真就没脸回来了。

    特种作战大获成功固然可喜,甚至刘浪都不知道还捡了个旅团长级别的大鱼,可这一切都比不上刘浪筹划多日的战略意图实现重要。

    刘浪收到电报时,已经是下午的五时,罗文裕攻防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疯狂的日军竟然不顾死伤,整整狂攻了四个小时,不说有刘浪坐镇的罗文裕关口主阵地已经在四个小时之内将防守的三个连轮换了三遍,伤亡近半,战斗最激烈的山楂裕口阵地竟已经五易其手,如果不是炮兵连拿着最后一点儿家底不遗余力的对其支援,很有可能山楂裕山顶主阵地现在已经就成了日军的了。

    这个时候,炮兵连的巨大作用体现无遗,哪怕就算是日军勉力攻占了阵地,只要炮兵连还有炮弹,日军在已经被炸成一片废墟根本无法防御炮弹的主阵地也呆不久。

    只要是人,无论你的意志力有多么强大又或者有多么决死的决心,在战争之神的威力面前,都得跪。

    日式四一式山炮的炮弹已经所剩无几,只有两门博福斯山炮因为一开始就节约着炮弹,还能持续保持怒吼,再辅以藏身于山后的迫击炮。日军攻上阵地五次,又被炮火炸回去五次。

    现在暂代山楂裕口阵地的指挥官刘大柱已经数次打来电话找迟大奎要援兵,刘浪知道,以刘大柱的脾性,如果不是实在坚持不住了,他是不会张这个口的,尤其是在刘浪都还生死未卜的时候。

    为了保密,刘浪诈死的这个消息,独立团知道的,只有寥寥数人。日军所谓的精英级间谍“鼹鼠”自然也被蒙在鼓里,算是无意间当了回双面间谍。

    但刘浪现在给不了他一个兵,唯一的机动力量,早在第八师团尚未到来的时候,就被他撒出去了,就为了今天这致命一击。

    现今至极,唯有硬拼。刘浪只能硬着心肠让迟大奎下令:敢死连敢死,你二营也能敢死,今天所有人,包括伙夫厨子,都得给我牢牢的钉在阵地上。

    收到团部电令的刘大柱看着眼前的不过一百五十的残兵只能惨笑,负责防守山楂裕阵地的两个整连外加二百人的壮丁和辎重连一部,就只剩下这点儿人了。伤亡率竟然高达百分七十。

    日军的疯狂已经超出想象,他们不仅没有任何战斗间隙的轮换派着步兵攻击,甚至极度残忍的在两军短兵相接之际竟然进行炮击,不顾惜自己伤亡的一招狠毒之际,别看小鬼子在自己的炮火中死伤惨重,阵地上的独立团士兵同样没落到什么好,有近二百人都是伤亡在日寇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中。

    数百米外日军又在整队,退下去不过一刻钟,他们竟然又要发动进攻了。距离并不远,还在迫击炮的轰击范围之内,但刘大柱竟然放弃了用迫击炮轰击的打算,库存的炮弹也不多了,他要把这些炮弹用到最关键的时刻。

    “弟兄们,没有援兵了,主阵地那边打的比我们还惨,长官现在都还生死不知的躺在病床上。现在唯一能靠的只能是我们自己。话就不多说了,要么我们死,要么小鬼子亡。”刘大柱硬邦邦地丢下一句话,就转身率先进入了阵地。

    第二营所有剩下的官兵,包括打到现在已经所剩无几的壮丁,吊着膀子缠着绷带只要腿还能动或者一支胳膊还能动的伤兵,全部抿着嘴一言不发的跟在刘大柱身后进入了阵地。

    不是他们不怕死,而是他们知道,如果离开这个还有几分防御能力的阵地,他们会死的更快。

    躺满了日寇尸体的阵地已经注定了双方只能是不死不休,只能杀光一方,另一方才能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