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42章 冲锋枪的优势
    程远山带领着300官兵疯狂突进。

    程远山率领的300官兵,除200人还装备着步枪以外,其余100人都提着花机关和驳壳枪,瓢泼一般的子弹犹如一朵朵死亡之花不停地在尚没有溃散还想抵抗的日军中绽放。

    在和拥有着20发子弹弹匣的花机关和驳壳枪近距离作战中,三八式大盖的劣势尽显无疑,所有敢于抵抗的日军都被打死在独立团官兵冲锋突进的路上。

    所过之处,日军就如同遭遇滚水的积雪,倾刻间冰消瓦解,进展之顺利,远远出乎了程远山的预料,不过程远山并没有被眼前的胜利冲昏头脑,严令麾下官兵不得追杀日军溃兵。

    独立团平时的武装越野训练的成果在这一刻尽显无疑,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几乎没怎么停下脚步,仅仅用了不过4分钟就向前突进了1000米,已经抵近重炮大队阵地百米之内!

    程远山的好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重炮大队的日军步兵中队已经布好了防御,对面不过百米外的日军阵地上陡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正疾步向前飞奔的程远山陡然感到两股劲风从他耳侧飞掠而过,剧烈的气浪竟然将他猛地带倒在地,狠狠地摔了个狗吃屎,急扭头看时,只见紧跟身后的两名士兵已被打得不成样子了,一个士兵的脑袋整个消失,另一个士兵的右边身躯也已经不翼而飞。

    程远山顿时两眼充血,这他娘的是什么机枪,威力竟然如此之可怕!?“

    咣咣咣……”前方阵地上,日军那可怕的“机枪”再次猛烈地响了起来,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名士兵顿时就无声无息地倒了下来,但凡被子弹扫中,不是脑瓜整个碎裂,就是胸脯或者腹部洞穿一个可怕的大洞,这等死状何止是惨烈?

    “卧倒,全体卧倒!”程远山顿时声嘶力竭地怒吼起来。虽然小鬼子的重炮阵地已经近在眼前,可他们却不能再继续往前冲了。

    程远山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兵,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普通的重机枪,看这威力和自己携带过来的苏罗通机关炮相比也一点儿都不逊色。如果不首先干掉这可怕的鬼子机枪,完不成团座交待的任务不说,他和麾下三百号人只怕也得全部交待在这里!

    唯一能和这挺机枪对射的两门苏罗通机关炮还远在600米之外,携带这样重武器的士兵不可能有他们轻装突进的速度。

    直到一分钟后,后方携带着60式轻型迫击炮的士兵打出照明弹,借着冉冉升空的照明弹,程远山才终于看清楚了,那挺鬼子机枪的口径比普通的鬼子机枪粗了许多,竟然也是机关炮,特娘的居然还是双联装,更要命的是,就在这挺猛烈开火的机关炮旁边,还有多达数挺的机关炮正在紧张地组装之中。

    程远山不知道,这是日军重炮大队专门装备的一种高射机关炮,主要是为了对付来自空中的威胁。因为热河战役以来,压根儿就没有看到中国的飞机出现过。既然没有飞机可打,以小日本从上到下葛朗台一样的尿性,自然是将之拆卸精心保存起来。若是早知道他们这炮兵还要和步兵对战,六挺高射机关炮对准程远山他们一轮平射,就能把这群独立团的精锐给打个半残。

    还好,小鬼子这种抠逼个性挽救了程远山,等他们想起来用武器库里精心保存的高射机关炮来对付中国人的时候,程远山已经在高速突进的路上。如果程远山再慢上几分钟,六挺机关炮全部组装起来,绝对是他不可能逾越的屏障。

    说的直白点儿,独立团这两个连绝对死翘翘,别说完成任务,跑都没地儿跑。

    “还好老子带的有迫击炮。”程远山摸了把冷汗。

    如果当时嫌麻烦不带那三门迫击炮和三十枚重的要命的炮弹,今天是真没活路走了。

    小鬼子一看自己的机关炮把中国人给打怂了,立刻嚣张起来,歪把子机枪和九二式重机枪也拼命的怒吼起来,打得百米外的独立团士兵头都抬不起来。

    “所有迫击炮,给老子开炮”程远山猛地掀下了头上的钢盔,扭头怒吼。

    三门60式迫击炮几乎同时开炮,三枚试射的炮弹直接掀翻了数名日军,几处火力点正在喷吐的火力为之一弱。这也是早期日军步兵的弱点之一,他们太过依赖自己的炮兵,所以在中队级以下的部队里根本没有装备迫击炮这类简单实用的小炮,远程火力主要以掷弹筒为主,那玩意儿对付机枪没问题,但若是和迫击炮比,威力就要小得多了。

    直到30年代初期,日本陆军大本营意识到轻型火炮对于一线部队的火力支援的巨大作用,才开始逐渐研发迫击炮,直到1935年之后才开始逐渐装备部队,包括那种未来共和国人们特别熟悉的“小钢炮”----97式90mm迫击炮,那也得等到1937年后才进入日军作战序列。

    也就是说,这个时期的日军,掷弹筒已经是中队级战斗部队威力最大的远程武器了。

    比如现在这个步兵中队,面对程远山部的三门迫击炮,就只能麻爪。唯一的一门远程利器高射机关炮重达100公斤,那可不是说想搬就能搬得走的,身后十几门可以发射数十公斤乃至一百公斤的重型榴弹炮更是集体干瞪眼。

    这结果无疑是悲催的,连续试射三发的迫击炮终于找准了目标,连续三发准确命中,刚才还嚣张无比的高射机关炮被炸成了麻花,几名射手更是炸成了五花肉。几组还在拼命组装机关炮的日军怪叫着躲进了战壕,不跑的才是傻蛋,很明显,下一刻中国人的炮就会对着他们。

    根本不等迫击炮继续发言,“兄弟们,冲啊!”程远山猛然扬头,无比凄厉地怒吼起来。

    他心里很清楚,他现在不能顾惜生命,必须抢时间,抢在日军援军到来之前,炸毁重炮,哪怕把他们这三百号人的命搁在这儿。

    近百杆二十发连射的冲锋枪是可怕的,甚至还要比那几挺mg42机枪更可怕,尤其是当这百把号人悍不畏死猛冲起来的时候。没了高射机关炮助阵的步兵中队一百多步枪和两挺重机枪以及五挺歪把子竟然在火力上成为了弱势群体。

    这种近乎拼刺刀的对射同样也是极为残酷的,因为你根本无法知道会有那颗子弹会带走你的生命,中日两方的士兵都是用尽全力扣动扳机,尽力在自己死去之前将枪膛里的子弹打光,哪怕只有一发子弹。

    弹雨中,独立团近300人倒下了足足四五十号人,但日军倒下的更多。如果说在勇气方面他们没输,但在拼子弹数量方面,他们输了。

    独立团剩下的二百多官兵顿时如同潮水般涌上了日军的防御阵地,数十枝冲锋枪一阵乱扫,防御阵地上的一百来名日军顿时死伤惨重,程远山却顾不上追杀日军溃兵了,大吼道:“弟兄们,小鬼子的重炮阵地就在眼前了,冲啊……”

    但是,战争从来就不会按照任何人的主观意愿来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