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49章 最后战场(下)
    浓烈的血腥味儿充斥着每个人的鼻腔,哪怕依旧相隔着二三十米的距离。

    地上横七竖八散落着人体,有迷彩服也有土黄色军服,而在场中,却依旧还有两群人在对峙。

    总数不超过二十人的迷彩服自然是独立团士兵无疑,他们背靠着背聚集在一起,兵刃朝外。一群数量超过百人的日军围成一个圈,将独立团士兵围在其中。

    纵观全场,唯一还能站着的,就是这一百来个活人了。

    这,竟然是两个连300人最后的幸存者,刘浪心里猛然一痛。

    疼得刘浪脸色都有些苍白起来,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伤亡啊!比古山上孤军作战的敢死连竟然还要惨。

    不过痛归痛,但刘浪并不悔。

    老话说的好,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虽然残酷却是不争的事实。

    刘浪当然不是冷血动物,更不是嗜血屠夫,两个连队300名官兵都是有爹有娘的汉子,不到万不得已,刘浪也不愿意让他们去执行必死的战斗任务,但是,如果事关全民族的生死存亡,那么刘浪就会毫不犹豫地送他们上战场!

    同样道理,如果有必要,刘浪也会毫不犹豫地让全团2000余官兵去堵抢眼,包括他自己。

    军人自有军人的职责,自从他们披上这身军装那天起,他们的生命就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他们随时准备牺牲自己!

    长城罗文裕之战虽然还没上升到国家民族的高度,但自从全国的目光都聚焦在这块方圆不过十里的战场上之后,这场仗就已经不是一场局部战斗,甚至,已经不是一场战役可以命名的了。

    刘浪需要用这场仗来为整个中华民族重塑一种精神,退则屈辱,不退则英雄的精神。为了让还在沉睡的中华巨龙警醒,刘浪决意要用整个独立团去做那个喊醒巨龙的人。

    用什么喊?不是用声音去呐喊,学生们街头的大声疾呼已经被证明喊不醒令人浑身冰冷的麻木,那就只能用鲜血,自己的血和敌人的血,被染红的河山会刺痛国人们的眼睛。

    说怕死,真怕死,这世上没有人不怕死。

    说不怕死,也真不怕死,无数的先烈用事实证明过,这世上真有东西比生命还要珍贵。为了这些弥足珍贵的东西,曾经的时空中多少革命先烈前赴后继,抛头颅洒热血,牺牲了自己年青的生命?刘浪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英雄,哪怕死后也绝不敢以英烈自居,却也从不否认自己是个爱国的热血青年!

    说到底,中国人的血仍未冷!

    为了中华民族能重新站在世界之巅,刘浪愿意毫不犹豫地去死,并且绝无半句怨言。刘浪同样相信,做为奇兵的独立团300官兵的血也仍未冷,为了中华,为了民族的生存,他们也一定会慨然赴死,并且绝无半句怨言。

    就如同现在一样,血战了数小时的他们浑身在颤抖,那不是因为周遭上百日军雪亮的兵锋,也不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死亡令他们恐惧,而是极度的疲惫,极度的疲惫已经让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肌肉。

    可就算是如此,他们手里紧握的军刺和明亮的眼神依旧在告诉所有人,他们还要战,还能战。

    当然,这不是发感慨的时候。

    在照明弹亮起的那一瞬间,程远山势绝望的。

    因为重炮大队是位于日军的阵地周围,独立团主力尚在十数里之外的罗文裕关口进行防御,哪怕他们就是再神勇,也决计无法在短短三个小时内杀破重重日军赶到这里。

    七八枚照明弹的发射几乎预示着到来的敌军绝对超过两个步兵中队,难道说,团座交待的任务再也完不成了?

    此时,已经没有机枪射手和机关炮射手帮他们抵挡了,在战斗最惨烈的时刻,无法为黑暗中战友提供火力支援的射手们也像飞蛾扑火,丢掉了他们最心爱的机枪,提着军刺参与了白刃战。

    中国士兵们的眼神集体变得有些黯淡,他们可以死,可不能完成军令,就去死,他们不甘心。

    反观日军这边,却是士气一振。

    和程远山等中国士兵的想法一样,虽然看不清数十米外来的是谁,但重炮大队的日军们已经断定是己方来援助。

    终于可以将这帮野兽一般的中国人杀死了,尚有上百之数的日军在心里集体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在包围圈最前面手持着雪亮军刀的石井松,这一刻真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

    想笑是因为终于可以结束这场可怕的战斗,想哭,那是由于野兽一般的中国人真的是太可怕了,他的近千属下啊!在战斗的最后十分钟等他借着云开雾散后星光的微亮集合在一起之后,竟然只有百人之数,只剩下了十分之一。

    是的,中国人只剩下了十分之一,日本人也只剩下了十分之一,在这场血腥的黑暗白刃战之后。

    可那,绝不是一场平局。

    只不过,是不是平局又有什么要紧呢?最终还是他石井松坚持到了最后。

    程远山的眼神仅仅黯淡了不超过一秒,侧首看看周围残存的不到二十人的官兵,瞠目怒吼:“弟兄们,还能不能杀鬼子?”

    “能。”凌洪舔舔干涸的嘴唇,绽舌大吼。

    随着吼声,他猛地朝前一步,吓得他面前端着三八刺刀已经面露喜色的日寇集体往后退了一步。

    “哈哈,怂包。”凌洪纵声长笑,轻蔑的看了后退的对手一眼,酷烈的将军刺一转,在自己满是血污的脸上缓缓刺下并向下拉动,血珠顺着他的脸颊滚滚而落。

    “不能完成军令是我辈之辱,那我凌洪就以刺面为誓,不斩尽日寇不以我面见凌家之祖。”凌洪一双眸子绽放出血光,一字一顿道。

    雪亮照明弹光芒中犹如厉鬼的脸和听不懂却森然似冰的语言让日军忍不住又退一步。

    “不斩尽日寇,不以我面见列祖列宗。”程远山所部官兵全部学着凌洪,一边高声怒吼,一边以军刺刺面。

    他们,不仅在维护独立团的尊严,还在用剧烈的疼痛刺激自己克服无法抵御的疲惫。

    因为,他们的对手已经不光是眼前的一百日军,还有即将冲进战场的大股日军。

    眼见这一幕的刘浪根本没有发令,而是倒握着军刺纵身前行。

    “杀光鬼子”四个字轰然如雷,震得几十米外的日军都耳膜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