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57章 大炮运输的难题
    ' ??m&yj?2j"m?=??q??[m??è"0f?d<?,?;;???安顿好了伤员,留下了大量物资和缴获,长城团也不算是完全轻装。\r

    赵二狗的炮兵连运的可全是大家伙。\r

    两门博福斯山炮射程远而精准炮弹威力还大,是碾压日式四一式山炮的大杀器,尤其是在日军只剩下一些步兵炮之后,那简直就是揍小鬼子的最粗的棒子,是必须得跟着一起走的。\r

    只不过在平原上显得机动性尚佳的瑞典山炮在山地作战时还是暴露了一些短板,还是稍显笨重了。\r

    尤其是像这样的追击战中,已经被拆成十一块但每块零件高达五十多公斤的重量依旧成了巨大的负担。\r

    如果是动用人力,这两个大宝贝不仅需要数量高达五十人的炮兵轮流肩扛手抬,一天行走几十公里对这些炮兵们来说也是恐怖的噩梦。\r

    还好,辎重连的几十辆大车虽然基本上已经被几千里路的颠簸损坏的差不多了,但拖车的川马和骡子都还在。算是勉强还能承担一些运力。\r

    但刘浪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踢赵二狗这货的屁股了。那货竟然违抗了炸炮的军令,连夜挖坑埋了五部日式山炮想等着以后还能取来用不说,剩下的四门炮,竟然被他拆卸干净,包括他这个连长在内,所有士兵拎着扁担,准备用肩扛手提的方式,把那四门日式山炮扛上跟着大部队行动的。\r

    “你狗日的是不是疯了?你能扛着这些炮走十里,但你特娘的能扛着走一百里吗?”刘浪看着抬着山炮零件背着炮弹站得整整齐齐的炮兵连百多号人马,鼻子都快气歪了。\r

    刘浪当然不是不想要炮,在马上要和第八师团要进行的野战中,如果多了这几门山炮,只能被动挨打的第八师团小鬼子们绝对会被揍得哭鼻子。\r

    可是,大炮巨大的威力也不是白给的,动辄数百公斤的本身重量让运输成为困扰所有军队的难题。不然日军一个3千人的炮兵联队也总共才整32门山炮了,那玩意儿,得大量的人力畜力来运输。\r

    至于日军重炮大队的那些重达数顿的榴弹炮,刘浪更是压根儿没想过,没卡车牵引,所谓的重炮就是个笑话。\r

    可说到牵引的卡车,就算卡车好好的放那儿,整个长城团能找出两个以上的司机吗?\r

    就算到了数十年后的共和国,汽车司机在最初也是做为一门稀缺职业者存在的。训练几下就敢开着卡车大杀四方的士兵只能在抗日神剧中出现,你想想未来共和国那些经历过无穷刁难最终才拿到驾证开着自动挡依旧还能成为马路杀手的“女司机”们,就知道,开车,真的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别说后面还拖着一门大炮了。\r

    “长官,您放心,就算是累死,我炮兵连弟兄们也不会拖步兵兄弟们的后腿,我们会跟上他们的。您就让我们留下这几门炮吧!”赵二狗嘴唇艰难地翕动着,用祈求的眼光看着刘浪。\r

    对于炮兵来说,炮,就是他们的命根,比老婆还重要。在这一点上,一向痞赖的赵二狗前所未有的认真。\r

    刘浪很想说不,因为他很清楚,就凭他们这百把号人和二三十匹骡马,是很难将这六门山炮外加十几门迫击炮运出三十里以上的,尤其是日式山炮并没有多少炮弹了,总共数目不会超过一百,那还是赵二狗这厮私藏下来的结果。\r

    但从赵二狗这个连长开始,从排长到班长再到士兵,每个人身上的负重都绝不会少于三十公斤的模样,以及他们祈求的眼神,却还是让刘浪迟疑了。\r

    正当刘浪咬咬牙还是准备狠心让他们弃炮的时候,管后勤的白云岳却兴奋的跑过来在刘浪耳边汇报了个情况。\r

    刘浪眼眉一挑狐疑地看了兴奋中的老白一眼,会这么凑巧?该不会赵二狗这厮私下许了白团副什么好处吧!赵二狗这货就是个人精,这八天仗打下来和祁光远董升堂他们早就热络的如同一家人,拿下白云岳这样的老实人,自然也不在话下。\r

    也无怪刘浪狐疑,刚才他还在说这炮太过沉重,炮兵连无法长距离运输。这边白云岳就跑过来告诉他,日军重炮大队的那十门榴弹炮是炸毁了,但停留在远处的几台履带重炮牵引车却奇迹般的没毁于战火,保存了下来。\r

    更让刘浪惊奇的是,祁光远和董升堂两个团穷的掉渣,团部直属辎重连多靠人力独轮车运输物资,就连骡马也没几匹,别说什么机械化了,连骡子都没用上的他们竟然有人开过卡车,还是个老司机。\r

    一场大战之后侥幸存活的老司机见了这几台怪模怪样的大家伙自然忍不住手痒,上去捣鼓了几下,竟然把这种履带牵引重炮牵引车给开动了。\r

    听白云岳这么一描述,刘浪就知道,日本关东军给重炮大队配置的是什么牵引车,那应该就是日军未来要服役的92式重炮牵引车的前代产品,动力应该在三十马力以上,否则,可是无法拉动那些动辄数吨重的大块头的。\r

    要知道,现在的中国可不像未来,能把公路修到村,这些重炮一般都只能在野地里被牵引车拉着艰难地前行。\r

    如果,能利用上这些重炮牵引车,那,炮兵连的运输,就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了。\r

    “走,看看去。”刘浪眉头一展,对白云岳道。\r

    刚走两步,刘浪回头看看还呆在原地规规矩矩站在哪儿显得有些可怜巴巴的赵二狗,没好气的道:“狗日的还愣在哪儿搞毛线,都给老子跟上。”\r

    三个步兵营已经领先出发,剩下的除了赵二狗的炮兵就是白云岳领导的负责运输给养的辎重兵。\r

    与其说是辎重兵,不如说是伤兵,战事最激烈的时候,不管是辎重兵还是壮丁都得上,仗打到现在,专业的辎重兵也不多了。干脆,三个步兵营长一商量,把自己队伍里那些负了点儿伤但又算不得重伤还能干活的家伙都派给白云岳了,一是给他后勤充实力量,二来也是让这些家伙养养,过上一段时间又是生龙活虎的一条好汉。\r

    刘浪带着“吭哧吭哧”背着大炮部件汗流浃背的炮兵连赶到后勤部所在的位置时,就看到那帮不是脑袋上缠着绷带就是吊个膀子的轻伤兵们围成一堆在哪儿欢呼。\r

    场子里一台有着两排座位和一个大脑袋的履带牵引车正在前进后退左拐右拐,貌似正在搞驾驶表演。\r

    看着牵引车冒着黑烟轰鸣着前后挪动,刘浪眉头微微一皱,车有了,好像也有人会开,但油料呢?从哪儿来?\r

    白云岳见刘浪眉头皱起来,心头一跳,忙冲牵引车喊起来:“莫松子,臭显摆啥呢,赶紧停车,给老子过来。”\r

    “来了,来了。”一个个头儿不高,穿着露着棉花破烂不堪蓝色国军军服头上却戴着一顶日军黄色绒帽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从牵引车副驾驶位上跳了下来。\r

    跑到刘浪和白云岳身边,这个穿着不伦不类但却一脸精干的家伙笑嘻嘻地冲刘浪和白云岳各敬了个军礼道:“长官,莫松子前来报道。”\r

    果然是老司机,刘浪心里先对这位有了初步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