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79章 杀人蜂
    不过,那不是什么灯,也没人擦。

    自然也不是什么黄云。

    那只是数量多得令人数不清的,长着翅膀的,而且是急速闪动着翅膀发出令人心悸嗡嗡声的昆虫类生物。

    只呆愣了0.1秒,看清楚黄云真面目的人都抱头鼠窜。

    那特么是昆虫,但却是昆虫里面有自卫武器的哪一类,大家伙儿都把它们称之为蜂。

    如果只是普通的蜜蜂,恐怕他们也不会吓那么狠。

    那种蜂,足有人的拇指粗细,通体赤黄带着黑色斑纹,和东北虎那斑斓的毛皮倒有几分相似。简直就像是蜂中的老虎。

    有见识,会归纳。如果雕爷知道这帮敌人会如此想,一定会竖起大拇指夸奖他们。

    没错,他们遇到的这种蜂,在青龙山地区,就被称为老虎蜂,是一种地窝蜂。

    光听老虎蜂这个名字,就已经让人脊背发凉,它们的另一个名字,才是让人蛋蛋都发颤。

    杀人蜂,这种不以采蜜为生也不住树上不住悬崖上偏偏住在地下,单个体长度超过2.5厘米的蜂,还拥有着这么一个可怕的别称。

    如果说青龙山地区最凶猛的生物是什么,可能外人会说野猪黑熊,但青龙山本地人一定只会有一个统一的回答:杀人蜂。

    杀人蜂属于地窝蜂,喜欢把蜂巢建在地下,并不以采蜜为主要的食物来源,它们成群结队的猎杀各类昆虫甚至小型的鸟类为食。这种蜂不是说个头大就让人害怕,也不是说它们毒腺存毒多、蜇针粗壮有力不易脱落可以反复多次攻击,这些都不是它们之所以被称之为杀人蜂的理由。

    最可怕的是一个地窝蜂蜂巢里有高达数千只兵蜂,而且它们性喜一起行动,尤其是报复心极强,一只受到攻击,往往就会倾巢而出,在数千只地窝蜂的攻击下,很少能有人逃出它们的攻击范围。

    青龙山的土匪们就亲眼看到一只野猪不小心踩烂了地窝蜂的蜂巢而被地窝蜂疯狂追击,最后被活活蜇死。裹满了松香和泥浆犹如披了套铠甲连土铳的铁砂都破不开的野猪皮就这样被小小的尾针给破开了,蜂拥而上的杀人蜂的威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还好,虽然杀人蜂在青龙山地区称王称霸没有生物敢轻易招惹,但它们还是有敌人。这个敌人当然只能是站在生物链最顶端的人。

    杀人蜂虽然不怎么采蜜,但并不代表它们就完全遗忘了蜂类的本能,它们还是需要用蜂王浆来养育蜂王和幼虫,也许是个头儿的原因,它们采集的蜂蜜的品质,远高于一般的小体型蜜蜂。不光甜,而且营养丰富。

    对于因为饥饿经常来盗窃杀人蜂蜂蜜的青龙山土匪们来说,它们的蜂蜜就一个特点------好吃。

    当然,杀人蜂这么猛,土匪们自然不会为了口吃的就冒着如此大的风险,面对动辄数千只杀人蜂,再多人来也不好使。他们之所以敢动青龙山第一霸主的蜜,纯粹是因为杀人蜂也有弱点,它们特别厌恶一种气味儿,一种椿树嫩芽的汁儿的气味儿,嗅着这种味儿,它们别说是靠近了,它们甚至喜欢躲到蜂巢里,也不知道是避开这种令它们极为讨厌的味道,还是哭着去找麻麻。

    反正,利用杀人蜂这一弱点,睿智的青龙山大寨主二货男早在数年前,就开展了人工养殖杀人蜂,发展青龙山采蜜事业的百年大计。喜欢种田流的土匪,恐怕除了青龙山,也没谁了。

    不过,说是人工养殖,它们其实也就是将青龙山能搜罗到的杀人蜂蜂巢都给搬到二郎涧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每隔上数百米放置一个蜂巢。然后每隔个两个月,就派人来收割一次蜜糖,用来弥补青龙山土匪们食物不足外加营养不足的问题。

    说白了,不是搞什么人工养殖,主要就是图一个方便,不用到处跑。

    至于说这杀人蜂会不会因为占地盘互相残杀导致蜂群剧减,这就不是二货男重点考虑的问题了,反正他费老大力气搬来的十几个蜂巢过了好几年后如今就剩下五六个。

    如今,全在日伪军哭爹喊娘的阵地上。

    至于他前面丢的那些树叶包,是二货男生怕杀人蜂们找不到报复的对象,特意先搞的一些蜂蜜做添加剂。以前他总是担心杀人蜂“眼神”太好嗅觉灵敏,现在他却生怕它们还不够灵敏。

    至于那些婴儿脑袋大的石头,纯粹是怕重量不够甩不了那么远临时加的附带品,没想到竟然也干掉了好几个家伙。

    废话不是?六七百号人躲长几百米宽不过三四米的地方还都趴着不敢动,你丢七八十个石头都砸不中几个人,那老天估计都看不过去了吧。

    介绍了半天杀人蜂,其实还不如现场遭遇近两万只杀人蜂的日伪军们的亲身感受来得深刻。

    六个蜂巢,足足两万多只杀人蜂疯狂的冲出蜂巢,灵敏的嗅觉让它们嗅到了自己辛辛苦苦采集的蜜糖的味道。

    但是,蜜糖,不在蜂巢里。

    于是,生性暴躁的杀人蜂们更暴躁了,那些带着蜜糖味道疯狂跑动的生物,就是它们要攻击的第一目标。

    日寇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被一群“蜜蜂”攻击,凶悍点儿的直接脱掉身上的军装拼命朝扑上来的杀人蜂群挥舞着。

    “啧啧,牛逼的小日本啊!这都敢去打?”躲在远处观看自己“生物战”成效的二货男对勇敢的人一向很“崇拜”。

    反正如果是他遇到这种情况,一定是要往人多的地方跑的,蜇死谁算谁,只要不是蜇死他。

    果然,没挥舞几下,再凶悍的日寇也会惨叫着捂着脸四处乱跑。

    有被蜜蜂蜇过经验的人都知道被那根细细的尾针扎入是怎样酸爽的一种体验,更何况是被瞬间扎入数十根粗得甚至肉眼可见的蜂类尾针呢?那种痛楚,绝对是没人能够抵挡。

    几乎是肉眼可见,一个个大包就这样在勇于和“恶蜂”做斗争的勇士脸上迅速出现,疼得勇士们抱着头脸在地上乱滚,可记仇的杀人蜂往往还会分出一部追杀过去。

    直至惨叫的人类再不动弹为止。

    杀人蜂尾针里的毒,不需要很多,扎个几十次就足以让一个成年人类神经麻痹最终死亡。

    这,还并不是让顶着一脑袋黄油油蜂蜜的长野佑二最绝望的,更让迅速戴好钢盔钻到马车里避难的大尉肝胆俱裂的是------一排枪突然毫无征兆就这么打下来了。

    无论左还是右,都有,听枪声,足足有好几百杆枪在射击。

    而且,特娘的还有机枪。当一团团血雾在前方五十米的人群中开始弥漫的时候,长野佑二就知道,那必须是机枪。

    卑鄙,太卑鄙了。

    卑鄙的中国人,选择的时机太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