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81章 疯狂的马车
    炮弹的冲击波扫没了大量的毒蜂,可也让山道上另外一群生物彻底炸了窝。

    运输队里的主力劳动力不是日军也不是伪军,而是马,蒙古马。

    个头儿不高,力量也不是很强,但性情温顺,尤其值得称道的是耐力极强不畏寒冷,也不怎么挑食而且胆大勇猛也不容易受惊的蒙古马,是中国人最信赖的军马之一。

    不说数百年前的蒙古人就是跨着蒙古马征服了大半个亚洲和大半个欧洲,就是未来共和国在选择军马的时候,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蒙古马做为军马,在边塞雪原戎马守边。

    在这个时代,在中国寒冷的北方,无论是军马还是做运输的马匹,蒙古马是第一选择。

    日军辎重大队自然也不会例外,满载之后每辆重量高达600公斤的大车车厢需要两匹蒙古马来拉动。

    勇敢的蒙古马的确也不负众望,就算毒蜂肆虐,就算枪声大作,背上驮着车架的蒙古马也没怎么受惊,在比它们惊恐的多的马夫的安抚下努力保持着镇定。

    可当炮弹轰隆炸响的时候,当冲击波巨大的能量袭来的时候,蒙古马炸窝了。

    生物求生的本能让它们本能的选择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马车的制约自然是不可能让它们后退,既然不能退,那就只能进。

    通红着大眼珠子的马发力向前狂奔,拉动着马车也向前狂奔。

    两匹身高1.3米体重高达300公斤的巨兽狂奔起来是什么概念?事实告诉你,被撞上的人和被一辆小轿车撞上没有什么两样。

    如果再加上一辆重达600公斤几乎将山道占满的大车呢?

    事实同样告诉你,那几乎就相当于一辆小汽车在对山道上的人进行碾压。

    没错,极为血腥的碾压。

    还没反应过来的日伪军被轰然跑动起来的马匹直接撞飞,没撞飞缩着身子躲开的聪明人则被卷入车轮下,600公斤重的车体如果压中了人。。。。。。

    怎么说呢?如果压中的是脚,也许就没脚了,如果是腿,很好,截肢吧!压中的肚子?好吧,再高位的截肢也救不了他了。什么?脑袋?恭喜你,不用操心截肢的问题了。

    当然,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比一个女人还麻烦的事儿是什么?答案是,两个女人。

    此道理也可应用于此,比一辆疯狂的马车更可怕的是什么?是很多车。

    近二十辆马车,一辆接一辆,开始在山道上狂飙,轰隆隆的马蹄声和车轮声甚至盖过了榴弹爆炸声。

    如果不是数百米外的马夫拼了命的拉住了缰绳,所有的马车都开始狂奔起来的话,山上的菜鸟们几乎不用再开枪,就拿着小板凳外加一包瓜子在山上看着就好。

    几乎用不了十分钟,山道上就不会有活着的人存在,整个山道绝对能铺满日伪军的血肉,那绝对是二十世纪地球上最惨重的一次车祸,没有之一。

    可以说,仅仅半分钟,疯狂向前冲的马车对日伪军所造成的伤亡远大于什么毒蜂什么步枪机枪甚至包括威力十足的炮弹。

    还位于山道上距离马车又比较近的二百多日伪军直接被一辆又一辆疾驰而过的马车碾成了一道道血红的风景。

    从远处看,就像青黑色山道上突然绽放的红花。

    哦,确切来说应该算是彩色,毕竟偶尔还夹杂点儿白色,以及黑色。

    白色的是脑浆,至于黑色,自己去猜吧,一般都是从人体的下部迸射出来的。

    尤其是,当数十米外一个年轻的,甚至面貌还有些清秀的日本士兵绝望的被疯狂跑动的马车碾过头颅,“嘭”的一声闷响,红的,白的物资迸出数米。

    名震方圆百里牛逼的不要不要的二货雕爷在看到这一幕的第一时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他身边的土匪们大多也好不哪儿去,个个吐的苦胆都快破了。

    或许数月后,他们呆过的那一块儿灌木丛都长得比别处肥沃一些。

    土匪们当然也不是什么太大的善男信女,想做无本生意,自然就会有打斗,无论是对方的还是自己的,这么些年,见过的死人多了去了。

    可是,他们谁见过如此大规模的死人,还是如此可怕的死去?被枪打中,就碗口大个洞嘛!被炮打中,人就是渣了也看不到,但这样被活活碾死,真的,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哪怕那是敌人,还是每个中国人都痛恨的日本人和二鬼子。

    鲜血,将战争头一次以如此清晰的惨烈的图像展现在二货男面前。

    “八嘎,杀马,杀马。”身处在马车车厢里的长野佑二在短暂的惊愕过后,脸色煞白的狂吼。

    终于有士兵反应过来,步枪,机枪,甚至有个日军因为极度的惶急,因为奔马距离他不过只有二十米了。

    于是,他果断的向奔马丢了颗手雷,丝毫没有顾惜车轮下还有正在挣扎的同胞。

    所有人甚至都忘了,马车上还有位指挥官,包括探出头发号施令的长野佑二尉自己。

    奔马被几十发怒射而出的子弹打成了筛子,悲嘶一声摔倒,同时,手雷也轰然爆炸,炸得马尸血肉模糊。

    日军的枪法都极为精准,都是冲马去的,马车上的长野佑二倒没被自己麾下的枪弹打伤,他运气也不错,甚至也没有被手雷的破片击伤。

    但是,运动的物体都是有惯性的,尤其是拥有着600公斤质量的马车,在以狂奔了三十秒之后时速已经被提高到四十码,突然刹车,而且是非正常刹车。

    那可不是说像现代汽车,能通过碟刹将力量分散到四个液压悬挂上去,这种非正常刹车导致的后果就是马车高速碾过马尸,然后腾空而起,翻车了。

    探出脑袋还在发布杀马命令的日军大尉就这样被腾空而起的马车甩出,然后,满载着牛肉罐头的车厢,就这样,反扣在他的身上。

    毫无疑问,甭说聪慧如长野佑二这样的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以后再也无法为他心目中的大日本帝国效命,恐怕他心目中的天照大神也无法从几乎成一个印度甩饼状的肉片上寻找到他的影子了。

    600公斤质量的物体砸到人身上,就是这样,新鲜出炉的印度甩肉饼。

    可惜,纷乱的战场上并没多少人察觉到他们的最高指挥官已经成了个新鲜冒着热气的肉饼,都在忙着杀马。

    这会儿要是还顾惜着军需要怎么运走,那不是天字一号傻×嘛!

    被地狱战场刺激的发狂的伪军们冲自家的马车开起枪来比他们进攻阵地的时候要坚决的多,来不及跳车的马夫被连人带马直接打成马蜂窝的也不在少数。

    可惜,山道上恐怖的车祸事件并不能阻止孙宏振指挥的两门山炮疯狂的炮击。

    炮弹充足的他们根本没有考虑炮弹的问题,两门射速10发每分的山炮在这短短的三十秒,就各发射出了4枚炮弹。

    落点误差范围在三十米,把躲进灌木丛中的日伪军也炸成了麻花。

    在浓烈的硝烟的刺激下,残余的杀人蜂更加疯狂起来,它们猛蜇每一个距离它们最近的活动生物。

    数百菜鸟并没有看戏,他们依旧在练习拉枪栓,根本不瞄准,就是将枪对准山下大概的位置,扣动扳机,然后收枪再拉动枪栓,再开枪。

    因为,山下的抵抗,实在寥寥。

    不是没有悍不畏死的日军重机枪手试图调动枪口朝山上射击,但超级狙击手阻止了他们的野望。

    陈运发也停止射击,充当了莫小猫的观察手,敢于朝山腰上攻击的机枪手和掷弹筒手,都成为他们击杀的对象。

    二百多米的距离,莫小猫弹无虚发。

    刘津佐也毙敌十名,至少有六个是刺刀上带小太阳旗的家伙。

    那个膏药旗实在是太扎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