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83章 胜券在握
    ps:第2更送到,因为风月下午有课,所以只能先两更,还有一更等晚上回来写,如果能赶在十二点前写完,就会发,如果因为有其他事不能按时完成,今天就只能两更了,风月可以保证的是,明天继续三更,感谢书友们的支持。

    同时祝贺“王耀的青年近卫兔”书友成为本书的第一个护法,撒花。

    。。。。。。。。。。。。。。。。。。。。。。

    其实,石头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大。

    最大的,也不过是车轮大小,绝大多数只有磨盘那么大。

    但这种体型的石头无疑是最可怕的,它们在疯狂的追寻自由的过程中,不像房子一般大的巨石那样属于碾压型,它们因为不停的和山体碰撞和树木碰撞,从而改变着自己的路线和方向,有的,甚至已经不满足于只是滚动。

    它们,还学会了飞翔。

    因为一次剧烈的撞击,它们一言不合就腾空而起,在空中飞行数十米,然后再重重落下,再腾空。

    无疑,这才是最可怕的。

    等待铺满三里山体数百日伪军的,正是这样一场属于石头的盛宴。

    不少努力蜷缩着身体躲在一颗小树下的日伪军,就这样被疯狂滚过的石头碾中,连惨叫都来不及,就沉默着死去。

    也有对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不服,四处奔逃希望用自己敏捷的头脑和灵活的身体躲避滚石的。这样的人往往死的更惨。

    莫小猫第一次见到了一个人是如何被一块石头给砸碎的,磨盘大的石头就这样直接撞在一名端着绑着小太阳旗的步枪日军军曹粗壮的身体上,丝毫没造成任何阻碍,滚石继续呼啸而下,而日军军曹的四肢和头颅却仿佛被绑着的绳索猛然拉开一样,四散开来,颇有点儿像传说中的五马分尸。

    还有的士兵跑着跑着,猛然,一颗正在空中滑行的飞石掠过,戴着钢盔的头颅竟不翼而飞,兴许是脑袋被粉碎的神经元信号都还没来得及传达给身体,无头的尸身甚至又朝前狂奔了十数米才扑倒在地。

    惨,极惨,数万斤巨石所造成伤害甚至超过了先前的总和,近600日伪军在一场属于石头的盛宴中最少被活生生砸死了一半。砸伤的数不胜数,完好无缺的,那都属于超级幸运儿。

    “开枪,继续开枪。”陈运发大吼。

    至此,底牌已经全部掀开,剩下的全靠自己了。

    虽然从战绩上来说,其实已经大获全胜,几轮打击下来,先前还上千的日伪军已经被打死打伤一大半,现在还能动弹并向山上开枪反击的,已经不足200人。

    不过,就算是二百人,也足够山上的菜鸟们喝一壶,想全歼他们,还是必须得拼命。

    见几轮攻击下来,意想中强悍的日寇也被自己打了个落花流水,菜鸟们的胆气比先前足了许多。也不像先前那样装好子弹拉动枪栓,恨不得头都不敢伸出自己的藏身之地,只把胳膊伸出去向下开枪。

    现在,他们也敢托着枪,探出身子向能看到的敌军开枪射击了。

    于此同时,山顶上跳秧歌舞的土匪骤然增加一倍,8个人,意思就是敌军攻山了,炮火向四号区域山体延伸,这也是事先约定好的。

    虽然也会有误伤友军的可能,但孙宏振很清楚,误伤,总比日寇攻上山要好的多,就那帮菜鸟,被训练有素的日伪军攻上山,死亡率几乎就是百分之一百。

    这个时候,不能有任何的妇人之仁,哪怕就是那里有自己人,也得炮击。

    残存的日军已经不足五十,伪军亦不足一个连,顶多就是一百四五十人。当炮火开始沿着山体炮击,意志本就不强烈的伪军的士气更是滑落到历史最低点。

    山上的敌人足有数百,还有炮弹不停地落下,这几乎就是一场必败的战斗。更何况,运输的马车已经翻了高达二十辆,运输辎重的任务已经不可能完成了。

    最让伪军士气低迷的是,不论是他们的营长还是他们的日本主子承德守备司令官长野佑二大尉,已经很久没站出来指挥作战了。

    没站出来,只能有两个原因,一是跑了;二是死了。从目前的地理环境来说,战死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百。

    “跑啊!你们狗日的倒是给老子跑啊!”一个闷闷而愤懑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遥遥的传来。

    对啊!说的对啊!都打不赢了,老子为啥不跑?这个声音就像一道闪电,划破了伪军们黑暗的天空。

    一个伪军开始偷偷摸摸的往后撤,导致的结果是看到同伴动作的伪军都往后撤,等到逐渐远离步兵中队足够远的距离之后,伪军们毫无顾忌地开始撒开脚丫子跑路,往后跑,只需要跑三里路1500米,他们就可以逃出这处血肉战场。

    等日军回过味儿来,奉天独立旅还残存的一百多号人已经跑出了四五十米。

    “八嘎,中国人,良心大大的坏了,死了死了的。”已经接过步兵中队指挥权的一名日军少尉小队长看着眼前的一幕差点儿没被气吐血,趴在地上咬牙切齿地咒骂道。

    不过,骂归骂,这位日军少尉并没有做出他嘴中痛骂的那样行为。如果换成以前,别说只是一百多伪军跑路,就是一千多,日军少尉也敢开枪杀一儆百。

    可这个时候,他不敢。

    对,他怂了。他百分百敢肯定,只要他敢开枪,那帮想逃命想疯了的中国人就会对他开枪。

    50vs150,就算他赢得了对叛军最后的胜利,那他又还能剩下几个人?一个还是两个?又或者说,中国人赢了?

    反正,日本人是不会活着的。看看头顶上依旧射来的不怎么精准但人数众多的中国人,日军少尉只能忍了,仅存的50名帝国勇士,不能消耗在和叛军作战上,而应该和这群以卑劣手段偷袭帝国皇军的中国人作战。

    脸上脖子上至少被杀人蜂蜇了五个大包感觉生不如死的日军少尉对中国“土匪”的痛恨甚至远远超过了叛军。

    看着伪军主动撤出了战场,陈运发想仰天大笑,到这一刻,他终于可以宣布这场战斗的胜利者是他了。

    仅剩的50名日寇,有他的机枪和莫小猫百发百中的狙击枪就足以压制住了,只要孙宏振的炮打的不是太离谱,这群小鬼子,活不了太久。

    不过,那帮助纣为虐数典忘祖的二鬼子想跑?恐怕,也不是那么好跑的吧!

    “命令孙先生,炮击2号区域,急速五连射。”陈运发对负责发信号的土匪命令道。

    于是,山顶上的最显眼的位置,土匪变成了2个,在他们十米左右的距离,站好了5个。

    2加5,2号区域加五连射,好吧!反正孙宏振看得懂。

    “咻~~~~”两门调整好位置的山炮迅速向伪军们正疯狂跑路的山道上倾泻了十发炮弹。

    十发炮弹自然是造成了伪军巨大的伤亡,可几乎让伪军团灭的不是孙宏振的炮弹,而是,一辆马车,一辆马儿已经被击毙,马夫逃走,孤零零停留在山道上的马车。

    被炮弹击中了。

    然后,可怕的一幕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