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85章 人塔
    循着声音,莫小猫和一帮欢喜得几欲发狂的土匪跑到一处灌木丛边。

    刚才还兴奋得脸色通红的土匪们一下呆住了。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血肉模糊的尸体。层层叠叠铺满了整个灌木丛。

    不能不说,二货男和一众土匪们并不笨,他们选择的藏身之地,是一片凹地,在整个平坦山体中地势较低的一个位置,这也是他们在巨石滚滚而落的时候所能做的最好选择了。

    如果石头滚动的速度很快,兴许就能从他们头上飞过去。

    但是,那处的位置实在不大,他们人也太多了。

    从现场看,情况很明显。

    就在那样一个不过十数秒的瞬间,土匪们竟然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举动。

    他们一个挨一个挤在一起,然后,人的上面又趴上了人。

    不是因为躲在这里都可以活,而是,这种行为,对于最外层的人来说,几乎就是一个自杀的行为。

    因为,只要滚石落下,一定会砸向他们,可以说是必死无疑,那要远比随便再找一个地方卧着祈祷自己运气够好死亡的几率要大的多。

    可是,土匪们偏偏就这么做了,从人数上看和附近尸体所穿的衣服上看,竟然没有一个土匪离开这个聚集地。

    足足有二十多名土匪成了下层土匪的保护层,那二十几巨血肉模糊的尸体也证明了当保护层的死亡率有多高。

    滚石没有因为他们是这场滚石雨的制作者就放过他们,至少有七八颗滚石高速奔向他们,甚至有颗磨盘大的滚石还嵌在尸体之中,一个土匪被生生砸成两截,他已经灰白的脸上扭曲的表情可以证明着他在死亡之前有多么痛苦。

    可是在他们的身下,还有哭泣声和喘气声。。。。。。

    还有人活着。。。。。。

    “呜呜,混蛋,你们跑啊!叫你们跑啊!”尸体下方二货男凄厉的哭着怒骂着。

    如果那帮全数被炮弹殉爆而被炸成灰烬的伪军们此时能听到,一定会恍然大悟,那会儿喊跑的,竟然不是自己人,而是一名敌人。

    但“敌人”拼命喊着让跑的不是对他们,而是自己的同伴,从昏迷中醒来的二货男第一个念头就是让趴在自己身上保护的土匪们跑,别呆在这里,任何地方都可能有生路。

    “雕爷在下面。”

    “下面还有活人。”

    嚎啕大哭的土匪们大喊起来。

    搬开上层的土匪尸体,又搬开一层,足足二十多具尸体,下层是四十多因为空气稀薄和被压迫昏厥过去的土匪,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大部分都还活着,微微起伏的胸膛证明着他们顽强的生命力。

    位于人体塔座最下层的雕爷之所以还能哇哇大喊大叫,是因为土匪们特意给他留出了呼吸的空间,否则青龙山大首领不会被落石砸死,也有可能被层层叠叠的人给压死。

    享受着vip待遇的雕爷被人们从尸体堆和人堆里刨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努力拿陈老三还算干净的袖子擦净他那张已经被鲜血和泪水染的就像舞台上唱戏一样的大花脸。

    环首看看周围一片血肉模糊的尸体,痛苦的闭了闭眼,然后故作镇定,问陈老三:“这儿活了多少兄弟?”

    “带你四十四个。”陈老三根本不敢看二货男的眼睛,轻声回答道。

    “还好,比老子预想的要强一点儿。”二货男身体猛地一颤,又问:“去找找别处,说不定还有别的兄弟活着,我下命令让他们跑了的。”

    四周一片寂静。

    “陈老三,你是死人啊!你快去找啊!狗日的,老子好歹也是老大吧!”二货男勃然大怒。

    “不用去了,刁叶,你的兄弟全部在这里。”莫小猫微叹一口气,走上前拍拍二货男的肩膀,说道。

    “不可能,我让他们跑了的,我们72个人啊!你跟我说死了快30个?”二货男脸色一下变得涨红。

    “是的,雕爷,弟兄们没跑,全在这儿,瞎老二、伍大棍。。。。。他们,都在,我抬的尸。”陈老三的眼泪终于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我日你们先人,老子是青龙山大首领,下的命令你们都不听,老子叫你们跑啊!王八蛋,现在都死了吧!一群王八蛋,你们死了倒是安静了,可老子的心好疼啊!”二货男呆愣了半响,伏地大哭。

    刚擦干净的脸被泪水和地上的泥土又重新糊成了一张大花脸,比先前还要难看的大花脸,可是,却没人觉得好笑。

    “刁叶。。。。。”陈运发走上前,欲言又止。

    对于眼前这个有些痞赖但却至情至性的男子,陈运发有心想安慰两句,但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用说,我知道,兄弟们是为了让更多的兄弟们能活着,他们没白死。”止住悲声的刁叶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凶狠:“陈长官,这一仗,我们是不是打赢了?”

    “打赢了。”

    “小鬼子呢?二鬼子呢?”

    “全歼,没跑出去一个。”

    “还有没有会喘气的。”

    “不少。”

    “那就好。”

    二货男眼里迸出的杀气让陈运发都为之心里一寒。

    “青龙山的弟兄们,都别给老子哭了,从今天开始,我们也算是当了一次保家卫国的好汉,可我们也死了不少兄弟,按照我们青龙山的规矩,谁杀了我们兄弟,我们就要拿谁的命抵命。但小鬼子和二狗子这样人的命不值钱,一百个抵我们兄弟一个还差不多,你们愿不愿意跟着我刁叶去杀更多的小鬼子给弟兄们报仇?”刁叶猛然跳起来,对着跑过来越聚越多的土匪们喊道。

    “愿意,我们愿意。”

    “跟着雕爷杀鬼子。”

    土匪们都举着枪狂喊。

    “那好,现在就还有不少小鬼子和二狗子们在喘气,所有人,拿起枪,上好你们的刺刀,找出他们,杀了他们。”刁叶眼里杀气迸现,首次展现出做为一个土匪头头的狠辣。

    已经从三里外赶过来的孙宏振眼里露出一丝不忍,刚想说话,陈运发却是拍拍他的肩制止了他,看着前方的刁叶,眼里露出一丝欣赏,轻声道:“孙先生,知道吗?我们团座说过,只有死去的小鬼子才是好鬼子,这小子,我们团座一定会喜欢他的。”

    “可是,他们是伤兵,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

    “嘿嘿,那我们就有义务给他们治好,然后再让他们来杀我们中国的老百姓?我陈运发是个大头兵,不懂什么道理,我只知道,对待闯到我们家里的强盗,我们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欺辱我们的父母姐妹就会杀我们如屠狗,更何况,孙先生,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对待我军俘虏的吗?排着队用机枪扫射你见过吗?让他们挖了大坑,用刺刀逼着他们往里面跳你见过吗?。。。。。。”陈运发嘴角露出一丝讥诮,很认真地说道。

    “还有,如果说大道理,我们团座有句话你肯定能懂,这是倭寇为了自身民族发扬壮大的战争,但对于我华夏民族却是生死存亡的战争,如果不能赢,这世上也许就再也没有华夏了。我们就算用人命跟他们换,一对一不行,就十对一,也要赢得这场不得不赢的战争。”

    “你们团座,是个大智慧的人,是我孙宏振太过妇人之仁了。”孙宏振点点头。

    “而且,想成为一个优秀的战士,又怎么不可能不会杀人?这些小鬼子,是多么好的练手的啊!”陈运发用几乎所有人都听不到的声音在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