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87章 犹如小草
    整整十三车炮弹,全是四一式山炮和步兵炮九二式步兵炮的,因为155口径榴弹重炮和240榴弹炮位于承德的军械库根本就没有储备。

    最后一车更让莫小猫感到惊喜,竟然是满满一车药品,那才是现在最急需的。相比而言,其中两箱子花花绿绿的纸币根本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包括两名特种兵,也只是扫了一眼就让土匪们先放到一边,那玩意儿肯定在中国是不能用的,就是废纸一张擦屁股都嫌硬的。

    如果谷部照倍知道,他为了激励士兵作战,特意让长野佑二带来的两万人两月的军饷近百万日元竟然让打劫的中国土匪感觉到无比沮丧,觉得那擦屁股都伤菊花,一定会破口大骂:“八嘎,八嘎,土包子真可怕。”

    要知道,这个时期的日元可是很值钱的玩意儿,一个普通日军二等兵,每月军饷也不过9元日币,虽然也还是个穷光蛋,但也足以支持一个普通四口之家混个肚儿圆了。按照当时日本京都的物价,一日元可以购买十公斤大米,可以说一日元完全可以相当于中国现在的一块现大洋,绝对的硬通货。

    两名特种兵带着一群土匪这么一抢不打紧,不光是抢光了第八师团在进军热河之前储存的部分军需,还把第八师团这两个月的军饷给抢了个一干二净。

    其实刘浪如果这时候选择不打第八师团,就把那连带着伤员和辅兵接近一万八的日寇放回去,第八师团各部长官连带关东军司令武藤信义大将的头可能比刘浪宰了那一万八千人还疼。

    别以为只有中国军人才闹饷,日本人闹起来也不比动不动就操起家伙围住司令部的中国人差。明治时期的山城屋事件,就是因为一帮长州派军人将近65万日元挪用去炒生丝,结果血本无归,几千日军近卫军近半年没拿到军饷闹了起来,最后导致近卫总督下课。

    这次损失百万日元,绝对会让一帮关东军高官们吐血。钱,可以换来食品弹药加药品,但上述的这些玩意儿却绝对换不来钱,除非是他们疯了跟中国人交易,显然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些被日本人当成宝一样的钞票却换不来中国“土匪”一点点欲望,他们眼里全是药品,那才是无价之宝,可以救命的好玩意儿。

    虽然上面写的都是日文,但现在这个时代根本没有什么消炎药,没有磺胺也没有青霉素,更没有什么头孢,大量的用以清洗伤口的医用酒精和纱布才是目前最需要的,至于麻药什么的,别说看不懂,就是看得懂,谁敢打,说不定打多了连能靠自己扛和看老天爷的脸色的权利都没了。

    有了这些药品,受伤的土匪和民夫总算是多了些许生路。

    被子弹一穿而过的人还好说,用酒精消了毒,涂上止血粉,缠上纱布就好。麻烦的是十几个子弹卡在肢体骨头上的,如果不想办法弄出来,伤口发炎了,迟早也是个死。

    唯一能救他们的,只能是动手术。

    可这,两名特种兵也麻爪,他们只会杀人,不会救人。

    不过,土匪们比陈运发和莫小猫想象的要悍勇的多。很快,十四名胳膊大腿连带几个胸腹中弹还有口气的伤员就被抬到了稍微空旷的地方。

    他们,要用自己的方法把子弹给挖出来。

    “我看是不是可以让他们等到我们找到我团主力,那里会有医生。。。。。”莫小猫刚说了一个建议,就主动闭上了嘴。

    那几个胳膊和大腿中弹的还好说,兴许能撑得到和团部主力汇合的那一天,可那四个已经明显失血过多胸腹中弹的伤员,能不能撑过今天都恨难说。

    “呵呵,莫长官,可能你也知道,那几个弟兄撑不了多久了,但我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看着他们死,兴许,我陈老三能把他们从阎王爷哪儿抢回来。”青龙山唯一的乡村土医生眼里充满着一种出人意料的坚定。

    而且,那数名还有点儿意识的土匪竟也没任何人提出反对,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主动闭上眼睛,任由土匪们绑上他们的手脚,就已经说明一切。

    生或者死,就这样被简单的抉择了。

    所有人都被毫不吝惜的绑住了四肢,嘴里塞了根缠着稍稍干净一点儿衣物的木棍,胳膊和大腿中弹的,由杀过猪宰过牛的土匪负责动手术挖子弹。

    胸腹中弹的,由多少懂点儿医术的陈老三自己动手。

    缴获的药品里有手术刀,至于止血钳啥的没人知道其用途,干脆就弃之不用了,鲜嫩的血肉就这样在粗鲁的土匪们手中撕开,在溪水中洗干净的手指在骨头缝里寻找着已经变形了的金属弹头。

    满场划破长空的凄厉嘶嚎听得人头皮发麻,在这场毫无麻药的山野手术中,足足有十一人活活疼晕,还有三个不是疼的,而是被吓晕的,都还没对他们开始,同伴叫的堪比杀猪变调了的嗓门,就直接让他们的大脑自动开启了保护装置,晕了过去。

    足足两个小时,这场让人头皮发麻的手术才算是做完。

    最终,三名重伤员还是没抗住如此粗鲁的手术,手术都还没做完一半就断了气,只有一个硬是硬撑着等满头大汗的陈老三像缝衣服一样缝住他肚皮上的伤口才彻底晕了过去,直到现在竟然还有呼吸,虽然微弱的近乎于无,但他毕竟还活着。

    活着,就是胜利。

    就这,四分之一的成功率,陈老三已经成了土匪们的英雄,看得两名特种兵嘴只咧的同时,莫名的,对青龙山的土匪们又多了一层的认识。

    或许,这也是青龙山土匪们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生活二十年的原因,他们就像是小草,卑微,却无比坚韧。

    拥有这种可怕的坚韧,或许,他们也拥有成为这个世间最优秀战士的潜质吧!哪怕他们现在距离独立团的菜鸟都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陈运发和莫小猫同时在心中生起了这样一种觉悟。

    土匪们打扫战场的能力几乎是与生俱来,除了缴获的大量弹药和食品,他们还从四处散落的日伪军尸体旁找到了完好无损的三八式步枪700余杆,子弹3万余发。

    日军行军时携带120发子弹的标配却没来得及射出完全便宜了菜鸟们,相对于日军的“大气”,奉天独立旅的伪军们则小气的多了,一具尸体上能翻出四十发都是土豪了。

    甚至还找到了歪把子轻机枪五挺,完好无损的九二重机枪三挺,掷弹筒四具。

    另外,他们甚至连日伪军的衣服都没放过,从军服到里面的白衬衣到厚重的牛皮靴甚至包括羊毛袜子,全部扒了个干净。

    光溜溜被摆放在一起数百具日伪军的尸体在春日下午四五点的寒风中显得。。。。。。

    很和谐。

    那才是被抢劫后应有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