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88章 儿戏?那是因为你们不懂
    那个炮弹殉爆形成的天然大坑则成了日伪军天然的坟墓,几乎没用菜鸟们太多的力气,两人抬一具尸体,往大坑里一丢,来回两三趟,数百日伪军的尸体正好将大坑填满,往上再铺点儿石头和泥土。

    山道被重新恢复,溪水,也再度恢复流淌。

    入侵的强盗就这样静悄悄地成了中国山道下的奠基石,大自然强悍的恢复力会让此地用不了多久就彻底恢复原状。

    谁也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战斗,谁也不知道,这里埋葬了近一千日伪军。

    长野佑二和他的辎重大队,就这样静悄悄地消失在中国的大山中,除了中国人,再无一人知晓。

    或许,当了中国路基的日寇,再也回不到他们热爱的天照大神的怀抱,因为,天照大神的神光也照不到这处有些阴暗的中国山谷。

    尤其是对日本人来说。

    事实也是如此,若不是数十年后,某参与此战的土匪闲来无事,大字不识一个还要整什么回忆录,都快老年痴呆的大脑竟然还记起了他在长城山脉青龙山二郎涧的第一仗,已经被日本军部视为不解之谜的第八师团辎重大队神秘消失事件才大白于天下。

    华夏共和国也很大度的允许昔日的败军之将来迎回他们士兵的骨骸,可惜,数百日伪军的骨骸在几十年的风雨中已经融为一体,再难分彼此。

    二百日军的后裔只能在原地进行祭奠,也不知道他们跪拜的是曾经当过强盗的先辈,还是跪拜中国的青山,以及在此击杀过他们先辈的中国军人们。

    在此战战死的土匪和民夫,并没有被运回青龙山安葬,用二货男的说法:他们战死在这里,就应该埋在这里,埋在小鬼子的头顶上,就算在阴曹地府拉屎撒尿,下面的小鬼子也只能憋屈的接着。

    好吧!虽然话有点儿糙,但听着却很爽,二十几个坟茔就这样被堆在了山坡上,高高在上的注视着脚下的数百日寇的阴魂。

    中国人,就算是死,也要让个矮到未来都长不高的倭寇仰视,这是胜利者的权利。

    庞大的物资让人看着很开心,但要搬走却是极为费力的一件事,哪怕幺十三在战斗结束之后就狂奔二十多里找到了向南撤退的那二百民夫回来帮着搬运,近七百人依旧像辛勤的蚂蚁一样来回搬运了数趟才总算是将之全部搬回了青龙山土匪的老巢。

    连破碎的马车残骸都没放过。

    山上展开了连夜的狂欢,数万斤的新鲜马肉别说青龙山区区数百人,就是独立团全体来这儿也足够吃得犯恶心,烤的煮的蒸的炸的各种花样随便吃。

    而陈运发和莫小猫正在和缴获的日军野战电台较劲,被培训过数天操作电台的两名特种兵对日式电台还不熟悉,不停摸索着希望和独立团部联系上。

    不时开机的电台把第八师团司令部的谷部照倍参谋长的心逗弄的忽上忽下,中国北方山区的大山对电台信号的干扰实在是太强烈了,还有,长野佑二那个混蛋发过来的那一段段明令通电是什么鬼?

    不用军用保密频道不说,发的那段杂乱无章的日文是想搞什么?唯一让谷部少将安慰的是,长野佑二那个蠢货终于知道将电台开机了,总算知道那个混蛋还活着。

    虽然谷部照倍少将从来不会认为他们会发生什么危险。

    长城以北,除了正在阵地前和他对峙的那几千中国人,还会有其他的军队?那不科学。

    关东军少将的想象力再丰富,也不会想到一个步兵中队外加一个满洲步兵营会被两个独立团士兵带着一帮土匪宰了干净还抢了个干净。

    独立团团部。

    电报员脸色古怪的把一封刚翻译出来的电文递给皱着眉头等着点儿准备发动进攻揍小鬼子的唐永明手里:“长官,收到日军电台发的一封明令通电,您看看。”

    “日军的明令通电?怎么?是给咱们下战书准备决一死战?”唐永明微微一呆。

    他们才搞完面对全国的明令通电,日军竟然也学会了。

    “牛魔王,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唐永明轻声将翻译成中文的电文念了一遍,脸上疑云丛生:“这都什么玩意儿?小鬼子又玩什么花招?”

    “噗。。。。。。”一边儿拿着军用水壶刚喝了口茶紧盯着地图的刘浪一口茶全喷了出来。

    这个世上,如果还有谁知道这句话,除了他曾经随口开玩笑式的对陈运发和莫小猫说过,应该再也没人会如此说了吧!日本人和民国人的脑洞应该还没开的像未来华夏人那么大,毕竟,这个世界还没有魔兽世界,也没有打游戏都不回家吃饭的中二少年。

    “陈运发和莫小猫那两个王八蛋还活着,活的挺滋润不说,还特么骂老子。”顶着指挥部一帮人看向自己诧异的眼神,刘浪哈哈笑骂道。

    指挥部众人有些凌乱,这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也能做出如此神判断?太儿戏了吧!

    “发明令通电,用第六种密保电文以中文回电,告诉他们我们现在所使用波段和密令。”刘浪继续命令。

    “若论打仗谁最强,我们只服西义一,一二三四五六七,我的朋友在那里,在天涯,在。。。。。。”

    于是,不光陈运发收到了那封只有他才能看得懂的真正电文,谷部照倍收到了一封来自阵地前中国军队的挑衅电报,全中国都收到了来自长城防线最前线的刘上校的第二封带着些许令人莫不着头脑却能让人莫名想乐的明令通电。

    再度被中国人当成了背景的谷部少将气得双眼赤红在司令部里犹如一只发了狂的野兽,中国最高统帅也忍不住笑骂了几句“娘希匹”。

    位于北平的何上将苦笑着把这封“纯属发疯”的调侃电报丢办公桌上,刘浪这名悍将打仗出乎意料的牛,这完全不顾及最高统帅部的情商也出乎意料的低,他这个北方最高长官还得想着怎么去给他擦屁股。恐怕,就是他再能打,现在正在南昌亲自围剿的那位,也不会将他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上了,真是可惜了他作战的天赋。

    不过,他那第一句说得,还真是挺有意思,感觉念上几遍之后,这段时间憋在心里的那口气,特娘的顺多了。

    谁也不知道,独立团的两位落单的特种兵就这样和刘团座联系上了。

    见多识广的刘团座在收到陈运发的汇报后,眼珠子差点儿没掉地上。

    真特娘的太玄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