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89章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刘浪只想放声大笑。

    赵二狗那个混蛋,冒着掉脑袋的危险不遵守军令保留下来的四门四一式山炮本来已经只能再发射一百发炮弹就成了废铁。

    但是,现在它们可以随便打,想打多少就打多少,陈运发哪边竟然有了同规格的炮弹近7000发,还多了两门炮。

    日军的一个想抄近路去罗文裕前线的辎重大队竟然全灭,刘浪终于也想通了为何傲慢的第八师团为何就这么固守着阵地了,他们肯定也是在等这批辎重,一想到日寇如果能获得数千发炮弹,他们依旧还拥有着的十门步兵炮能继续喷发死亡火焰,刘浪就一身冷汗。

    那每一颗射出的炮弹,都有可能夺去一个战士的生命,他现在总过就2000个人,可是不能再损耗了。

    “今天晚上十二点的总攻取消,什么时候攻击,等待命令,留下足够的哨兵,其余人,睡觉。”刘浪发布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意外的命令。

    同时,刘浪连夜派出三营迟大奎的一个连,由活动在阵地周围二十里的凌洪领路,朝七十里地外的青龙山连夜赶去。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运至少两千发炮弹回来。

    赵二狗也喜得直跳脚,哪怕他受命连夜返回罗文裕,将他埋在地里的几门山炮重新运回这里。

    他的炮兵连,拥有的大炮,将在明天,完全超过了日军的一个炮兵大队。

    刘浪也要让日军感受感受什么叫炮击,什么叫被动挨打,等明天,十几门大炮同时发出的不用停歇的怒吼,能让守着简易野战工事的日寇感觉到什么叫绝望。

    至于说会不会遭遇日寇的四面包围,刘浪根本没有担心。

    关东军目前兵力不足的窘况此时的国军高层不知道,但来自未来的刘浪却是再清楚不过。根本没想到中国军队如此不经打,半个月攻下热河,一个月打进了长城,既要维持东北三省军备又要保持攻打下来地盘还要维护漫长补给线的关东军此时根本没有余力再调哪怕一个步兵大队来这里了。

    曾经的时空中,为了迫使中国政府签订大本营制定的不平等条约,关东军司令部在经过与陆军省讨论过后才敢调了驻守黑龙江的第14师团一个旅团参与长城之战,不过那已经是四月底了。

    就算现在关东军司令部实在是对第八师团看不过眼,敢冒着风险调第十四师团前来,那也是半月以后的事儿。

    而已经占领了喜峰口追击第29军的两个混成旅团,刘浪早已派出了四名两组特种兵在百里之外对其进行侦查,如果他们敢有回兵的迹象,刘浪一定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经典围城打援,什么叫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三天内,方圆百里之内,只会有眼前的一万多日军和长城团,再不会有其他军队。

    更何况,在日寇各部包括国军高层眼里,第八师团并不是溃退只是有计划的撤退修整,他刘浪带领的独立团外加第29军两个团残部追出罗文裕才是个愚蠢的行为。

    如果苦守阵地,虽然全军覆没的危险性很大,但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如果国军能再度集结部队全线反击的话。

    只有熟知历史的刘浪才知道,所谓的集结部队全线反击只能是个笑话,远在南昌的那位只想着怎么剿灭心腹大患,这会儿打的主意是怎么和挥军入关的日寇谈判呢!恐怕付出的什么代价他现在都已经在心里开始盘算了。

    那位爷打仗不怎么的,但是看大局的眼光却是不错,他对日寇目前不想发动全面战争的心理摸得一清二楚,也正好符合了他的战略。中国不光没准备好战争,心腹大患也还没剿除掉。

    只是眼光高绝的最高统帅错估了自己的统治力,日寇给了他4年多时间,但他治下的四大家族却利用这全国疯狂备战的四年大发其财,他预想中的二百个德械师直到战争爆发,也才整编了数十个。

    他也低估了他那位老对手的高绝智慧,踏上举世闻名万里迁徙的红色部队终究是在重重围堵之下逃出生天,还给顺手给了他了一记狠手,迫使他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了统一阵线。

    不管怎么说,在所有人眼里,刘浪带着两千人去跟第八师团野战,纯粹是脑袋里塞了大便,没人看好他,除了期待着他能继续给中国带来奇迹的普通民众。

    所以,他没有援军,第八师团也绝对不会有援军。

    理由很简单,没有那个必要。

    安静的一夜就这样度过,双方士兵都睡了个好觉,刘浪甚至都懒得让炮兵连时不时的往日寇阵地上丢几颗炮弹提醒下他们该起床了。

    就让小鬼子们也睡会儿吧!可怜的小鬼子眼珠子都是红的,一看就是缺乏睡眠给闹的,刘浪这样给自己的新任高级参谋解释的。

    想让弟兄们睡个安稳觉就直接说,唐永明也学会了翻白眼。

    甚至,大半个白天都度过的很安静。

    谷部照倍和松田国三两个少将在等待自己那个永远也不可能达到目的地的辎重大队,再度毫无声息的辎重大队电台让谷部照倍少将已经无数次问候再也听不到的长野佑二大尉家里所有的女性亲属,连他已经八十高龄的奶奶都未能幸免。

    刘浪也在等待自己的辎重大队,另外的四门炮和从日寇哪儿抢来的两千发炮弹。

    终于,在下午四时,刘浪等到了。

    迟大奎的两个排和二百民夫赶着二十多辆大车,满载着2600发炮弹赶到了。

    赵二狗也带着他的四门从土里挖出来的四门炮回来了。

    八门被擦得崭亮的四一式山炮的炮口高高耸立起来,它们周围一百米处,堆放的是如山的炮弹,每门炮可以打十个基数,炮弹前所未有的富裕。

    随着刘浪一声令下,原属于日军的炮和炮弹,就这样开始朝它们曾经的主人展示了它们的威力。

    5.4公斤重的榴弹虽然抵不上二十多公斤155榴弹重炮的威力,但,那也不是仅仅仓促间只挖了大半人深的简易野战工事所能抵挡的。

    足足一个多小时的炮击,不仅让最前线的日军绝望了,就连谷部照倍和松田国三两位日军少将都快哭了。

    中国人,是变魔术的吗?有炮可以理解,那是愚蠢的第四旅团送的。

    可是,他们那儿来的这么多炮弹呢?

    真是巴嘎雅路的百思不得其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