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94章 招揽
    不过,刘浪目前的好心情还是令人一览无遗。

    虽然战死的八人让刘浪心疼,但做为一军之统帅,刘浪也正在逐渐成熟,凡是打仗,就没有不死人的。

    先前他一手训练出来的独立团战损高达六成,虽然心里在滴血但他也还是挺住了,上千战士的生命,换来的是日寇高达万人的死亡。不仅是辉煌的战绩足以载入华夏的史册,更重要的是,全国军民的精气神因为他们的努力得到了增强,为日后的全面战争奠定了殊死抵抗的基础。他们的死,绝对重于泰山。

    现在,八名战士的牺牲,换来的是日寇主阵地被攻陷,可以说,第八师团已经黔驴技穷,只等他出招了。

    “长官,我们是不是利用三营现在的地理优势,对日寇两个侧翼来一下?”唐永明也逐渐习惯了刘浪的随性,随手从刘浪眼前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火,狠狠地吸了一口,问道。

    “呵呵,老唐啊!你感觉到了没有,第八师团的指挥官换人了。”刘浪没有正面回答,却笑眯眯地反问道。

    “他们防御和攻击的风格仿佛是有所变化,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屡遭败绩士气低落的缘故吧!关东军司令部不可能不知道,阵前换将是兵家之大忌。”唐永明微微一呆,摇摇头说道。

    “嘿嘿,除了第八师团师团长中将西义一,尚有少将参谋长谷部照倍,第16旅团少将旅团长长川原侃,第11旅团少将旅团长松田国三,老唐,你觉得谁会替代西义一?”刘浪淡淡一笑,继续问道。

    长川原侃的阵亡,日军自己当然不会大肆宣传,考虑到士气的问题,甚至大部分日军都不知道,顶多也就知道长川少将身负重伤,正在医院救治。别说刘浪他们不知道,就连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都还蒙在鼓里,第八师团两个主力旅团旅团长全部战死,不仅对第八师团来说是个无法抹除的耻辱,就是关东军这个方面军级别的战略部队,也将蒙上巨大的耻辱。

    倒霉蛋旅团长完蛋大吉的消息,现在还是个保密状态,包括深受重伤的师团长西义一。

    从刘浪明暗不明的神色中,唐永明不难看出,他的笃定。

    “那只能是谷部照倍,根据日军的战斗条例,第八师团参谋长谷部照倍是接手指挥权的第一人。”唐永明没和刘浪争论日军是否换将的问题,顺着刘浪的意思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哈哈,那就是了,参谋长也只是个参谋,没有领兵打仗主官经历的话,那就是个渣。我就说整个下午我们那三十几个炮兵观察员眼睛都快瞪瞎了,也没看到小鬼子推出一门步兵炮出来硬干呢?还以为小鬼子憋着什么坏招,害的我提心吊胆半天,敢情是谷部照倍那货优柔寡断舍不得。”刘浪哈哈大笑。

    只是,这次,唐永明没接腔。

    谁让他现在干的,也是参谋长的活儿呢?刘浪这话倒是嘲讽谷部照倍了,但做为搞同一行当的,唐参谋长这会儿也有点儿心有戚戚焉。

    刘浪多聪明啊!马上意识到刚才自己这一杆子不仅把谷部照倍打到了阴沟里,自己这位颇为欣赏的唐参谋,也成打击对象了。

    “嘿嘿,老唐,你可不能算参谋,你是副团长,不能算。我保证,未来,你一定会成为一军主官。”刘浪冲唐永明眨眨眼,一脸坏笑。

    但唐永明却从刘浪这种开玩笑式的话语中听出了别样的意思,眼睛猛的一亮,沉吟片刻,很严肃地道:“此战团座你以不过一旅之军低敌数万并将之击退,不,是击溃,此乃我中华民国成军以来从未有过之辉煌战绩,日后成就必然非我辈之能望其项背。然,永明更敬重的是团座身为军人之气节,您所说的那句:我辈身为军人,必死战不退,永明当永铭记于心并为之左右铭。就冲着您这句话,日后无论永明身在何方,团座一声召唤,永明必将赴之。”

    不愧是自己欣赏的军人,刘浪眼中闪过一丝赞赏。

    唐永明的情商很高,自己刚才只是稍露招揽之意,他就听出来了,并做出了最正确的回答。他的意思也很明确,刘浪在这一战中战绩辉煌,日后必会飞黄腾达,但这并不是他要追随的理由,他仅仅是因为他刘浪是个真正的军人,因为,他也希望自己是。

    “我相信,我不会让你失望。”刘浪一扫先前的戏谑,郑重地冲唐永明伸出了手。

    “我们必须得为我们的国家民族做点儿什么,身为军人,不惜此身而已。”唐永明伸出手和刘浪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两人相视而笑。

    男女因为荷尔蒙旺盛分泌而牵手,两个男人,因为共同的理想热烈握手,精神上的碰撞那要远比某些人体内的化学反应更让人热血澎湃。

    当然,龙阳这种事儿,自古以来是都有的,并不是未来的社会才会存在。

    至少,闯进指挥部的赵二狗被相视而笑紧握着双手的两个男人给吓了一跳,恐怖的长官啥时候如此“温情脉脉”了,那不是纪少校的专利吗?

    卧槽,纪少校被人挖墙角了,还特娘的是个男人?赵二狗的脸色大是古怪。

    还好刘浪不知道这货满脑子的龌龊,否则不定一脚得把这货给踢出去,眉头一展道:“赵二狗,你是炮弹不够了?还是特娘的人不够了?要不然,你会舍得来老子这儿?”

    “长官,看您说的,我赵二狗是那样的人嘛!我是想来您这儿讨杯水喝。”赵二狗颇为委屈的辩解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再不说实话,老子把迫击炮都下到营里去,三个营长都望得两眼发蓝你知道不知道?”刘浪丢给赵二狗一根烟,没好气地说道。

    他还不了解赵二狗这个习惯多吃多占没脸没皮的货?不是想要人和物,他脸上能笑得如此贱?

    不过,这次刘浪还真想错了,赵二狗是看见两个男人如此“亲热”的握手给吓得。

    赵二狗也不尴尬,叼着烟凑到煤油灯上把烟点着,嬉皮笑脸的道:“不是我替弟兄们要功劳,不过我炮兵连人手的确不够了,一百多号人要伺候八门山炮,打了一下午,打出去小一千发炮弹,弟兄们都快累劈了,我听说陈运发他们收编了东北军几十个炮兵,要不您看分配给我呗。我保证,到时候分配功劳的时候,我绝不替弟兄们争一等功,都让给步兵兄弟们。”

    “看到没,这个狗日的不仅要人,还特娘的先来预定一等功了。”刘浪对着唐永明叹道。

    有些人,屁股不撅,刘浪都能知道他拉什么屎,比如赵二狗这样的二皮脸。

    “行了,你也别打那几十号人的主意,至少现在你不用打,他们和莫小猫陈大个有别的任务。”刘浪无情地拒绝了赵二狗要人的想法。

    看赵二狗一下变沮丧的脸,刘浪只能安慰了一下自己的爱将:“军功,也不是什么让不让,炮兵弟兄们打的怎么样,全团上下几千号人都看在眼里,你这个连长虽然不咋的,但弟兄们打的很不错。。。。。”

    “好嘞,有长官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赵二狗的脸瞬间笑成了一朵花。“二位长官继续运筹帷幄,我先撤。”

    “哎,你个狗日的,老子那是最后一包。”刘浪痛心疾首地看着赵二狗临走的时候毫无羞耻感的将自己放在桌上的那包烟给顺走了。

    唐永明哈哈大笑,他越发喜欢独立团这种相对来说较为轻松的氛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