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04章 又撒丫子跑路了
    一  激烈的枪声手雷的爆炸声混合着听不懂的日语怒吼声以及狼垂死的惨嚎声,成为峡谷内的主旋律,听得上面的人都心惊肉跳。

    整整一个小时,这场人狼大战才算是落下帷幕。

    激烈抖动的灌木丛仿佛也从高#潮中缓过劲儿来,一切慢慢归于平静。

    不知道是日本人笑到了最后,还是凶恶的狼群吃到了来之不易的肉。

    要想捕猎全副武装超过400人的日军,狼群绝对会付出无比巨大的代价。相对的,想从上千条疯狂的巨狼口中逃脱,数百日军也会伤筋动骨。

    现在,该独立团出手了。

    预估还是日军获得最终胜利的陈运发和莫小猫早已换好自己的装备,带着同样脱下日军军服穿上迷彩服的一个步兵排,在几个熟悉野狼谷地势的土匪的带领下,悄然下到谷底。

    本以为多少还要经过一番激战,直到走到跟前,陈运发才知道,他真的是小看了野狼谷狼群的威力。

    在属于狼群的山谷里,处处的灌木丛树林使日军的枪弹失去了原有的威力,或许只有刺刀才是可以被信任的武器。

    谷底的灌木丛中,到处都是已经死去的日军和狼尸,被枪打死的,被刺刀戳死的灰狼更是比比皆是,但脖子被咬出一个大洞,肚子被咬出大洞内脏被活活拖出来拖行长达数米的日军也不在少数,更多的,则是抱着身体硕大的灰狼同归于尽的日寇,脖子被咬断的日军死死箍着灰狼的脖子,然后被同伴一刀刺下,连狼带人,全部穿透。

    日寇用禽兽的战斗本能和这片山谷的王者进行战斗,他们输了,也可以说是赢了。

    陈运发没看到可以活着的日军,几乎所有还能呼吸的日军都被还活着的狼咬断了气管。不过,那剩下的几匹时不时长嚎对庞大族群消失悲伤不已的灰狼也没活多久,仇恨一切人类的灰狼在扑向数十名全副武装独立团士兵的那一刻,就被无情的射杀在数十米外。

    日寇完了,狼群,也完了。

    中国北地的灰狼用生命保卫了自己的领地,喜欢当强盗的日军则成了中国狼群口中的祭品。

    野狼谷之战,也算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一千头灰狼活活咬死了全副武装的第十六旅团431名官兵,包括他们的最高指挥官田中清河少佐。

    而他们的战果则是打死了900多头包括狼王在内的中国北方的灰狼,能逃回巢穴的成年灰狼绝对不会超过十头。

    陈运发找到穿着少佐军服的田中清河时,可怜的日本帝国陆军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原十六旅团高级参谋现十六旅团最后一个步兵大队大队长躺在一颗树下,他的脖子还被一头巨狼死死咬着,哪怕他的指挥刀已经透过巨狼的身躯。

    那是野狼谷的狼王,田中少佐总算也没有玷污他京都望族的身份,和狼群最大的头头拼了个同归于尽。

    少佐已经灰白的眼睛仰望着被树叶遮当着的天,仿佛在诉说他临死前最后一丝渴望,看看天空,那是因为天空可以带去他对家人的思念吗?谁知道呢!或许是狼王尖利的牙穿透他柔弱的脖颈时,他因为缺乏呼吸而翻起的白眼呢?

    陈运发是没工夫去追究这些细节的,他的注意力全被田中少佐身边还在发出滴滴声的野战电台吸引过去了。

    没想到,在野狼谷里,野战电台还有信号,看着闪着红灯不断被呼叫的野战电台,陈运发大为遗憾,第八师团总部也一定知道了这里的战况。

    是的,谷部照倍在半个小时前就收到了田中清河发过来的诀别电文,辎重大队已经被化装成土匪的敌独立团一部伏击全部玉碎,而田中大队在躲避化装成辎重大队伏击他们的敌军的攻势时,不幸遭遇狼群,虽未全体殉难但亦是岌岌可危。

    长达半个小时的呼叫也收不到任何回应,谷部照倍知道,第16旅团,完蛋了。

    在他的指挥下,去旅游却旅游到地狱的第16旅团所有能战之兵,完蛋了。

    第八师团两个主力旅团,只剩下两千多伤兵,已经基本可以宣布撤销建制。

    不过这个时候,谷部照倍根本来不及为师团及自己悲哀,传说中的帝国雄鹰因为天气原因无法起飞,关东军司令部传来的电令是就地全力抵挡中国人的进攻,他们的弹药储备绝对也应该是强弩之末,敢于为天皇陛下献身的大日本帝国皇军一定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可在付出了巨大的损失又抵挡了两个小时之后,谷部照倍不得不悲哀的发现,关东军司令部那帮蠢货实在是太想当然了,那支敢以2000人就追击他上万人的疯狂军队根本就不是他们曾经认知中的中国军队,他们的炮弹仿佛无穷无尽,犹如他们那让人无法揣度的无边勇气。

    与其说是中国人的炮弹让谷部照倍悲哀,不如说是中国人的勇气更让谷部照倍觉得恐惧。

    任何一支敢以2000人的兵力就对一万多敌人发起进攻的军队,从指挥官到士兵,都需要常人难以理解的勇气,哪怕他们有无穷无尽的炮弹。

    整整两个小时,他们的山炮根本就没停止过炮击,甚至当他为了最后一搏将两门完好的步兵炮推出去企图击毁他们那六辆活动堡垒的时候,还没放三炮,两门步兵炮就被铺天盖地的炮火给淹没了,该死的敌人竟然还有炮,躲藏在远处伏击师团最后的重武器。

    他企图大量击杀敌人步兵使敌人知难而退的计划也落空了,敌军指挥官根本就没有发起过步兵冲锋,他们就是躲在三百米之外用迫击炮和被他们抢去的日式掷弹筒将一枚枚榴弹送进战壕。

    十几门迫击炮和近四十具掷弹筒每分钟可以将多少弹丸射进战壕?谷部照倍不敢计算,他怕计算出的结果会使他心脏病发作。但源源不断从前线运下的伤兵已经让野战医院人满为患,别说什么床位,就是断胳膊断腿的重伤员也只能躺在地上哀嚎。

    先前的数千名伤兵已经野战医院快成为第八师团人数最多的单位,现在,谷部照倍不得不悲哀的认为,中佐级的野战医院院长指挥的人数一定比他这个第八师团最高指挥官还要多,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

    其实,刘浪早已让迫击炮和山炮在攻击了一个多小时后就停止了炮击,地主家的胖儿子这会儿也开始心疼起库存不多的各类炮弹了。

    不过,手雷还是有不少,缴获自日军的四十具掷弹筒一直没停止战斗,他们就是机械的将手雷填进筒口,然后发射。

    每分钟,他们射进对面战壕的手雷超过200枚。

    收到辎重大队和田中大队全军覆没的消息之后,谷部照倍绝望了。

    悄悄留下两个步兵中队阻敌,第八师团大部开始往承德方向继续撤退。

    第八师团,再次屈辱的有组织的,撒丫子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