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08章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如果中日双方因为刘浪的“洗干净屁屁”给我等着的言论炸开了锅,已经期待”断更“两天“柳雪原战地日记”的老百姓们终于等到了“更新”。

    “对不起,因为部队作战保密的原因,这两天我不能向各位民众播报最新战报。但现在我终于可以喊出我在心中勾画了无数遍的那两个字,大捷。前所未有之大捷,4月1日中午十二时,我军在距罗文裕关口八十里处独石沟,经过一日夜苦战,在刘浪团长指挥下我英勇长城团将士再次击退第八师团,敌第八师团第16旅团田中大队被全歼,敌承德守备辎重大队被全歼,敌留于阵地阻击我军追击残敌的两个步兵中队331人被全歼,缴获无算。

    我知道,很多人想和我一样,在看到这一消息的时刻,想纵情欢呼,哪怕日寇现已陈兵我平津大地,但我中华民国军人之抵抗仍未停止,不仅如此,我们还有一支铁血将士,正在继续创造辉煌。

    可是,现在依旧还不是最后欢呼胜利的时候,敌第八师团和伪奉天独立旅残部一万三千余人还在向北逃窜,他们正逃往承德,企图据城池而守。可刘浪团长对日寇这一软弱逃窜行为根本不屑一顾,他说,一支已经没了胆气的军队,哪怕就是给他一座最坚固的城池,那也不过是方便我们关门打狗,无论第八师团逃向哪儿,长城团就将追着第八师团杀向哪儿,我长城团2000将士誓将第八师团西义一、谷部照倍、松田国三、长川原侃等一众官佐的狗头垒成京观,呈于中国北方的土地之上。

    到那时,我们再为长城团的将士们欢呼吧!那时,我们将迎来我们最伟大的胜利!长城团万岁!胜利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最后,再附上刘浪团长发往日寇的明令通电全文如下。。。。。。”

    刘浪并没有看到,当他审查完美女记者的稿件,无比低趣味的强烈要求美女记者将他那封如同地痞流氓骂街一般的电文稿原文附在人家华美文章之后,美女记者瞬间羞红的桃腮是多么的动人。

    对于一个民国时期的书香门第出身的美女大学毕业生来说,刘浪这封电文是有多么的大尺度。“洗干净屁屁”这样无赖俚语倒也罢了,毕竟屁屁一词好歹是每人都有,听听也无伤大雅,可您那句“等着我来戳一戳”是个什么意思?

    这句话给人想象的空间就太大了,有动词有量词的,尤其是头脑中不由自主的泛起那个污秽的场面,差点儿没把人家美女大记者给羞死。

    刘浪的本意,只是想用这种略显粗俗的语言给大家伙儿提提气,毕竟,读过书的人少,粗俗一点儿更接地气不是?再顺便刺激一下小鬼子,最好头脑发热主动蹦过来寻死,那是最好不过,一支被2000中国人全歼的日本师团,那才是世界军史上抹之不去的大笑话。

    只可惜,刺激的力度显然还不够大,谷部照倍那个小鬼子竟然就真的像被是戳了菊花一般,狗日的跑的更欢实了。

    可刘浪根本没想到他这个强行在人家花团锦簇的文章里加上他的粗俗俚语是个什么含意,若是搁在后世,有个名词叫“姓骚扰”,言语骚扰。当然,那说得有些太过正式了,按照刘浪如今在人家美女大记者的眼中满满的主角光环,那个名词可以改成叫“撩妹”。

    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不光适用于现代,其实适用于所有时代。原因很简单,女人,从未把自己当女神,只是有些男人把她们当成了女神。而当成女神的后果就是女神成了别人的女人,尤其是那帮喜欢“撩妹”的流氓们,他们的几率往往要大的多。

    至少,美女记者被某浪这么一“撩拨”,虽然还没往男女之情方面想,但已经在想某团座是不是兴趣比较独特,对屁屁比较感兴趣,要不然他对那如此熟悉?一封电文就这样信手拈来?

    这口味儿,真是太独特了。

    好吧,就连在现代社会都会被很多女子认为邪恶的某些想法,在一个书香门第出身的民国女子脑海里都只是用独特来定义。

    你觉得,某浪身上的主角光环是不是太耀眼了?可不能那么说,“自古美女爱英雄”这句话,可是有大量事实根据的。

    别说刘浪在美女记者眼中是个英雄,就是在天天等着看报纸的普通民众心中,刘浪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英雄,包括他麾下的数千将士,连带着第29军,打了败仗的其他所有国军,都是英雄。

    说实话,前面美女记者花团锦簇的写了那么多,固然让普通民众们欢呼震天,但真正让全民达到高朝(对不起,不是错别字,是因为有些词是河蟹词,以后会时不时出现,就不解释了)的,却是附于文章之后的某浪团座的电文。

    以至于很多北平市民日后早上一见面,第一句不是“吃了嘛”,而是“您戳了吗?”虽然每个人问完话之余纷纷大笑,明显是想起了刘浪于电文之中痛骂日寇之语,但其神色之猥琐,实在是开了北平之先河。

    哪怕日后数年,日寇兵锋满布中国北地,不惧死之北国壮汉痛骂日寇除了“狗日的小鬼子”、“我日娘亲的小鬼子”、“日你祖宗八代”这种无时无刻不想和日本民族各类女性亲族发生关系的国骂,还多了一种新式骂法:“我戳你小鬼子全家”。

    大家都说,浪团座这个带着动词的骂人方法,想象的空间,真的很大。

    淳朴的北方人民,都被刘浪给带坏了。

    日本人纷纷表示,刘浪此人,真是巴嘎雅路的良心大大的坏了。

    北平华清大学。

    一群戴着眼镜梳着民国时期典型分头的年轻人,此时也拿着报纸,对某团座的惊世电文在发表评论。

    虽然这批人,就算见了,刘浪也不会认识,不管是他们现在年轻的模样还是未来数十年后。

    但冲着这批人全部恭恭敬敬称呼叶企孙为先生的称呼,刘浪就得对这帮还梳着油光水滑可笑小分头的“年轻人”们顶礼膜拜。

    华罗庚、钱三强、钱学森。。。。。共和国科学史上最出类拔萃的科学家,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23人,足足有一半是他在华清园的学生。这里面还不包括未来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李政道,虽然这位现在还穿着开裆裤,到十三年后十九岁之龄才被叶企孙发掘送去美国继续深造。

    无可否认,叶企孙之所以被称之为物理大家,不是因为他在物理研究上巨大成就,而是他培养出来的学生,太强。

    叶企孙始终强调“重质不重量”。从1929年至1938年十年间,华清物理系毕业生只有74人,整个理学院也只有361人。纵观整个华清园的学生升学情况,每年淘汰率基本都在19%以上,而理学院的淘汰率则一直位列榜首。

    叶企孙选拔、培养人才的标准极为严苛,但也正是源于这一理念,但凡从理学院顺利毕业的学生,未来的成功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

    一群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的未来科学的天之骄子们,这会儿,正在微笑着的叶师身边,对某“粗鲁”军汉进行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