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14章 刘胖子说话,当不得真的
    关东军司令部一片兵荒马乱,武藤信义大将召集各路参谋商讨如何对付刘浪这个疯子不提。

    谷部照倍和松田国三看着司令部转过来关于“鼹鼠”对刘浪战略部署的分析,脸都是绿的。

    说实话,谷部照倍已经做好了战后剖腹自杀向天皇陛下谢罪的准备。但在那之前,他得把麾下的一万余人残兵败将给带回去,也只有那样,多少还算有些功劳,不至于连累家人。至于奉天独立旅,管他们去死,谷部照倍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可是,面对一个这样疯狂的中国上校,谷部照倍真心的,想给刘浪跪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好嘛!我们都已经认怂了,所谓的帝国荣誉也不打算要了。打不过就跑,您追就追您的,无非是看谁两条腿跑得快了。可那也不能说,您就打算跟我们回家住家里不走了啊!

    这不是逼着我们跟你死磕吗?逼着我们跟你拼命嘛!谷部照倍心里很清楚,刘浪如果真的是如情报中所说的那样打算的话,别说刘浪还在追着自己打,如果刘浪打着打着溜了,自己反而还要追上去缠着他打。

    原因无他,绝对不能让刘浪进入东三省,现在东三省的兵力实在是太分散了。原有五个师团外加两个混成旅团,现在只剩下三个师团驻守方圆百万公里的土地,实在太捉襟见肘了。

    别看司令部只是转来一封情报并没有具体的战斗指导意见,但谷部照倍分明看见电文后武藤信义大将阁下那张阴沉的脸,那是要他第八师团死战的意思。

    “刘浪用的这一招好狠,他是逼着我们要跟他决战那!松田君,你我死战吧!否则,武藤大将不会放过你我的。”谷部照倍一脸颓然,对着坐在自己对面同样也是脸色难看的松田国三道。

    “谷部阁下,我们现在仅仅只是防守都已经很吃力了,难不成你还准备让那帮辎重兵们端着长枪对着中国人的大炮和机枪冲锋?那样,我们就算是都身死,却也改变不了该死的长城团进入满洲国的决心,我看不如这样。。。。。。”松田国三冥思苦想之后,给谷部照倍提供了他自己的一点点小想法。

    谷部照倍连连点头。貌似,这个方法倒是可以死马当活马医搞一阵子。

    显然,被刘浪一番话搞得心神不宁的所有人,都是不太了解刘浪的人。

    北平,纪家大院。

    一身戎装,刚刚探视完母亲准备返回医院的纪雁雪撞见了行色匆匆一脸急色的父亲。

    “爹,我回去了。”纪雁雪冲自家老爹打了个招呼,就招呼着门口站着的孙无法和三个警卫排战士准备开路。

    “等等,晚上出的报纸你看了没?”纪连荣瞪了一眼自家闺女一眼,将报纸甩进茫然不知的纪雁雪怀里。

    “怎么了?”纪雁雪微微一愣。

    心里却是又添了几分歉意,自从自己从军以来,一向脾气温和的老爹比以前焦躁了不少,两鬓也多了不少百发。

    “怎么了?你看看刘浪那个臭小子,他是不是疯了?好不容易打赢了仗,成了抗日英雄,那还不趁机撤退,就算不跑,也别在报纸上表什么决心,这不是断自己的后路嘛!个王八羔子,这是要毁老子女儿一生啊!早知道他这么蠢,老子跟他说什么来家提亲啊!哎,这让我女儿以后怎么嫁人?”听女儿这么一问,纪连荣满腔的怒火都发作出来。

    孙无法和三个警卫排士兵面面相觑,如果换成别人当着他们的面对团座破口大骂的话,他们保准分分钟让他知道应该怎么做人。可是,现在骂团座的,貌似是他未来老丈人,这可怎么搞?

    得,想娶人家宝贝闺女,那被骂上一骂也属正常吧!孙无法等四人决定还是当没听到,缩缩脖子躲一边儿去了。

    纪雁雪却是被自家老爹这毫无遮拦的怒火弄红了脸,嗔怒的扫了自家怒气冲冲地老爹一眼:“爹,你说什么呢!谁说一定要嫁他了!我以后一辈子不嫁了行不行?”

    “哼,就冲那个蠢蛋小子如此之蠢,嫁谁都不能嫁他,你自己看看报纸上他是怎么说的吧!”纪连荣脸上怒色为减,口气却是软了下来。

    可怜天下父母心。全北平的人都把刘浪当成了民族英雄,唯独纪连荣看到刘浪决心杀身成仁的言语勃然大怒,刘浪自己死不死纪连荣可以不在意,但是,别牵连自己女儿啊!纪连荣可是知道自己宝贝闺女的那个倔脾气的,如果那个混蛋真的死了,再荣耀,他纪连荣的宝贝闺女也成了望门寡,终身不嫁还是轻的,那天若是来个殉情,纪连荣想去鞭某胖尸体的心都有。

    “我看看他又说什么胡话了。”纪雁雪打开报纸认真的看了起来。

    几个士兵耳朵也竖了起来,他们也想知道胖子团座究竟说什么了把他未来老泰山气这么狠,莫不是公开在报纸上向纪长官求婚了?啧啧,如果真是那样,可真是有点儿牛逼啊!

    那是不把老丈人气得提前去阎王爷哪儿报道不罢休的意思。

    然后,他们就看到美丽的纪长官笑得花枝乱颤。

    果然是,浪团座真是太牛叉了,打仗期间还不忘追姑娘,这应该也是没谁了吧。几个士兵面面相觑,那满脸的钦佩就不用说了。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那个混蛋说不定也就是信口胡诌,硬着头皮充好汉呢!搞不好都没开打就跑了,女儿啊!你别吓我,我和你娘还要靠你养老呢!”见纪雁雪这么一笑,可把原本脸上还气呼呼的纪大老板给吓坏了。

    谁看到刘浪如此说都可以笑,唯独纪雁雪不会笑啊!这太反常了。

    “爹,什么叫硬着头皮充好汉?我独立团2500人,战死1100余人,重伤800人,现仅余600人,他们那个是充好汉了?”纪雁雪先不依自己老爹起来。

    “是,是,是爹失言了。那你告诉我,你刚才笑什么?”纪老板也是个知错就改的好孩子。

    尤其是在认为自家姑娘已经因为受刺激太大心智有些迷糊的时候。

    “哈哈,爹,我笑你啊!”纪雁雪一乐。

    “我怎么了?”纪老板微微一愣。

    “那是你们都不了解他,那个死胖子说话,当不得真的,尤其是说得如此大义凌然的时候。”纪雁雪忍着笑认真地给自己老爹解释道。

    “啊!”纪老板有些懵逼。

    “那他说找我们家借的钱按高息归还,也是骗人的?”懵逼过后心下逐渐安定的纪老板想起了一件貌似不太好的事。

    纪雁雪飞速跳上马背,在四名士兵的护卫下飞奔而逃。

    “狗日的刘浪,老子女儿算是白养了!”纪老板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女儿提到钱就跑得比兔子还快的背影,一脸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