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17章 长官教的新招数
    被摆在城墙下的马车自然不是空的,马车车厢里装着的沙包用了不过三分钟就成为士兵们最好的掩体。

    刘大柱甚至都没有侦查日寇火力点的打算,他麾下的步兵连在二货男喊完话,香川真纪都还在大脑中思考着中国土匪为何那么吊的那一刻,就悍然发动了进攻。

    十数挺机枪朝能看到日军身影的掩体扫射,三门迫击炮被厚重的马车掩体挡在500米之外,炮兵们等着前方报过来的炮击位置数据。

    步兵们根本都没射击,机枪射出的密集弹雨就打得日军根本无法抬头。

    躲在掩体里的香川真纪很憋屈,堂堂大日本帝国从来只有碾压敌人的份儿,什么时候被“土匪”如此欺凌过?随着香川少尉的一声令下,位于城墙正中的重机枪阵地上的那挺92式重机言,居高临下,还有类似于碉堡的掩体掩护,92式重机枪打得也很欢快。

    三门迫击炮连续数发炮弹在重机枪掩体周围炸响,把香川真纪的脸都炸白了,却没让重机枪停止欢快的鸣叫。

    迫击炮这种曲线炮,绕过各类建筑物打击战壕里的敌人是最牛叉的火炮,但若是炮击那种有顶的碉堡或者工事掩体,那还真不是它的专长。除非连续数发命中掩体顶部利用火药爆炸的能量将掩体给生生震垮,但这样是真的不容易。

    看到这种情况,香川真纪和日军步兵小队的士兵那颗绝望的心又多了几分生机,只要重机枪不被摧毁,那至少敌人是打不进来的。虽然第八师团主力还在百里之外,但若是能通知到主力前来救援,多少也有一线生机不是?

    “狗日的,竟然在城墙上还修了个碉堡。”刘大柱愤怒的一拳捶在工事的沙包上。

    “机炮排和三排继续射击,一排、二排从东西两边城墙发起进攻,老子倒要看看他们还有几个机枪碉堡。”刘大柱压抑住脸上的愤怒,连续下令。

    “刘连长,先不用这么麻烦,迫击炮拿碉堡办法不多倒让我想起了团长曾经教我们玩儿的一招,只是我还没试过,不如先让我试试?”一旁的陈运发刚刚若有所思,听到刘大柱下命令后忙说道。

    “你想干啥子?可别又是玩儿长官单兵突进那一套,我跟你说,那可不行,大白天的,几十个小鬼子也不是吃素的,你若是有个什么闪失,我可没法给长官交待。”刘大柱一愣,忙摇摇头拒绝。

    他可是知道那十几个刘浪精心训练出的特种兵在刘浪心中的分量,前几天阵亡了两个,刘浪抚摸着遗体脸庞眼珠子都快红了。而那些特种兵同样没有辜负刘浪的看重,他们不仅在整个战争期间完成了偷袭、狙杀等特种作战战术意图,还兼职了侦察兵的活儿,成为了独立团散布于战场各处的眼睛,第八师团的一举一动和兵力部署都被他们侦察的一清二楚。

    可以说,这次独立团能一战成名将第八师团打成现在这个鸟样,十六名特种兵的作用居功至伟,绝对不次于一个精锐步兵营的作用。

    尤其是眼前的这个陈运发,不仅单兵作战能力及其强悍,心思也极为敏捷,运气也好得爆棚,和莫小猫两人就收编了数百人的土匪覆灭了两个大队的日伪军,还抢了数千发炮弹和辎重。

    只要是能活到战后,那战功。。。。。。刘大柱虽然自傲自己的战功不会比其他营连长小,但和这位比,可是自觉差了不止一筹。

    “嘿嘿,放心吧!刘连长,就眼前这点儿小鬼子,还不足以让我拎着刀就上,给你看看长官教的那手技术活儿,就怕我玩不出长官那么花。”陈运发哈哈一笑道。

    听此一说,有些好奇的刘大柱就看到身板像巨熊一般的陈运发跑到迫击炮阵地前,低声对负责其中一门二十式82毫米迫击炮的上士班长耳语了几句。

    上士和几个二等兵看着陈运发皆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然后所有人就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巨熊一般地男人将迫击炮的支架卸除,单手一拎,就将连炮座一起总重约65公斤重的二十式82迫拎了起来,两手一端,将黑洞洞的炮口略微向上,像拿着一支步枪一样对着前方。

    “这是要干什么?”所有人脑袋里都在画圈圈。

    “来,你负责来给我装炮弹。”陈运发平端着炮口朝500米外的机枪碉堡瞄了瞄,对身边的上士班长命令道。

    “咳咳”刘大柱拼命的咳嗽起来。

    上士炮兵班长也是一脸的苦笑不得,“陈班长,你把炮口放的平平的,我这炮弹就是放进去,它也撞不了底火打不出去啊!”

    迫击炮这种曲射炮自诞生之日就和其他平射炮不同,平射炮是从将炮弹从后膛填入,炮管又有膛线,炮弹旋转着出去,初速大而且精准,而使命是绕开各种工事,将炮弹利用抛物线原理将炮弹送出去的迫击炮却是从炮口将炮弹塞进去,然后撞击底部雷管点火,再将炮弹送至高空让它掉到目标位置,精准度稍差。

    不过,就凭它可以隔山打牛这一特质,迫击炮就是伴随步兵攻击的最佳步兵炮,但,想把它当成平射炮来搞,想都不用想,光炮弹怎么打出去就够让人伤脑筋的了。

    陈运发这个动作,就暴露了他对迫击炮一无所知,刘大柱怎么不能苦笑连连?长官有时候是有些不太靠谱,迫击炮哪能这样搞?

    “嘿嘿,看到那边的高粱杆没,去给我弄一根来,你们就知道炮弹咋打出去了。”陈运发却毫不气馁,很固执地说道。

    高粱这种谷物在北方不要太多,也许是因为兵荒马乱的缘故,承德城外很多高粱地里的枯杆都没有割去种上新的作物。

    “给。”不信邪地上士很快就跑去弄了根高粱杆递给陈运发。

    陈运发将高粱杆前端弯成一个圈将迫击炮弹尾部固定住,伸手拉动着炮弹在炮管中活动几下,把周围的几个炮兵搞得眼皮直跳。

    这迫击炮炮弹可是一碰底部就击发啊!要不要玩得如此随意?

    试验了好几次觉得没有问题了,陈运发将六十公斤重的迫击炮管往肩膀上一抗,将炮口对准机枪碉堡方向,蹲了个马步站好,两条结实有力的胳膊圈住炮管,沉声道:“来,送炮弹。”

    “你确定不会炸膛?”上士炮兵班长苍白着一张笑脸蹲在旁边拉动着高粱杆往里面送炮弹。

    “反正团座长官这样搞没炸过。”陈运发笑得很灿烂。

    。。。。。。

    “中国人又在搞什么花样?”躲在掩体里的香川真纪少尉看着数百米外一堆中国人围在一起对自己这面指指点点,心里涌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忙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

    “八嘎,中国人真疯狂。”从望远镜里看着陈运发扛着一门迫击炮直瞄向重机枪碉堡的香川真纪不仅喃喃自语。

    其惊讶程度绝对不亚于现代中国人连说十几个“卧槽”。

    这估计也就是没有步兵炮的中国人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动作,香川真纪脸上涌起一片不屑,浑然忘了才开始他看到这几门迫击炮时小脸都吓得苍白如纸了。

    但,很快,香川少尉的不屑就凝固在了脸上。

    真的是永远的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