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20章 欲抢之,比先予之
    因为来之前已经获得特种兵们的侦查情报,整个承德就只有一个步兵小队的鬼子,所以在清点过伏诛的日寇尸体之后,也只是在全城草草的搜索一通,确认除去城防驻守的一个日军步兵小队,整个承德城中再无一个日寇的存在。

    这意味着土匪连,在承德城中可以按照刘浪画的那个圈为所欲为。

    刘大柱派了一个排去协助陈运发维持承德城中的治安,顺便对土匪菜鸟们进行监督。自己却带着两个步兵排和机炮排悄悄地出了城。

    陈运发也不去管,这次他只做为土匪菜鸟们的教官身份出现,军事上的一切都由刘大柱负责。特种作战任务也被取消,战斗时浑身挂满的子弹带和那挺mg42机枪都被放了起来,他现在的工作,就是对土匪菜鸟们进行监督和观察,就连财货整理他都没打算管,没看青龙山上唯一的江湖郎中兼账房先生陈老三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嘛!

    青龙山土匪再怎么是“善匪”那也是土匪,抢劫的手段可是让陈运发大开眼界,再次对胖子团座的决策佩服不已,这真的是术业有专攻,不佩服不行。

    一阵枪炮声让承德城家家闭门闭户,几乎没人敢外出。直到近七百多号人将整个不算太大的承德城搜过一遍,确定没有日寇的存在,才有几家胆大点儿的大门大户派出家里的管家上街来打听行情。

    此时负责打劫全城的二货男却意外的对这帮穿着青衣小褂瓜皮帽一看就是那些狗大户家里高级白领的家伙不加理会,几枪托就把他们给砸了回去,命令手下主要由民夫组成的4中队和5中队把随车携带来的米面搬下了车,在承德城内那条略显空旷的大街上的牌楼下给堆了起来。

    “发粮了,发粮了。”第1中队和第3中队的土匪们拿着粗制滥造临时用街面上一些不知道从哪儿扒拉下来的洋铁皮卷成的大喇叭走街串巷的宣传。

    “雕爷,我们不是来抢劫的嘛!怎么倒还发上粮了?这回去以后怎么向老大的老大交待?”幺十三小脸上一片迷糊,不由大是忐忑的问道。

    “你懂个屁!欲先抢之,必先予之。”二货男大马金刀的坐在粮食堆前,两个鼻孔朝天的拽了句词。

    “噢!懂了。”幺十三依旧一脸迷糊的点点头。

    虽然老大的话是很高深的样子,但他还是听懂了一点点,抢肯定还是要抢的。

    十分钟。。。。。。

    二十分钟。。。。。

    三十分钟。。。。。

    土匪们喊得声嘶力竭,跑得一身臭汗,半个小时过去了,青龙山老大依旧一个人坐在粮食堆前,哦,对,身边还有个满脸迷糊的小跟班。可怜的小跟班还是没明白,既然要抢为何得先给,那可不就是交换嘛!可不就是做买卖?用金子换粮食,貌似饿急眼了会。

    但现在看来,貌似承德城内的老百姓们过得还不错,没谁饿急眼,至少,到现在还没一个人过来。城内转悠的,全是自家兄弟。

    二货男的脸色有点儿不好看了,虽然站在远处的陈运发正在跟陈老三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貌似并不着急,但雕爷面子往哪儿搁。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可能是雕爷在整编之前最后一次当老大了,他还想在陈运发面前乃至刘团座哪儿多挣点儿分呢!说不定一看他有能力,这土匪连还归他雕爷管呢?

    虽然这个几率不大,但万一呢!咸鱼,也得有梦想,更何况青龙山雕爷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条咸鱼,他可是座山雕。

    面色逐渐阴沉的二货男想了想,招手把幺十三喊了过来,低头吩咐了两句,幺十三连连点头,满脸欣喜的跑去传令了。

    雕爷终于恢复正常了,这才是真正的抢劫嘛!幺十三对这个命令理解的很透彻。

    “一炷香之内,凡是门口插了小旗子的人家不派一人到大街集合者,家里大闺女小媳妇儿一准儿抢了。”土匪们的喇叭里换了种说辞,口气也凶神恶煞起来。

    至于他们说的小旗,其实就是从街边布匹店里扯了几匹红布撕成条条往那些看着都破破烂烂的人家门口一绑。

    果然,这招儿有用了。

    被土匪们这么一威胁,陆陆续续有人从巷子里走出来,抖抖索索走向大街。

    不抖不行啊!一条长街,站得全是荷枪实弹的土匪,还是一言不合要抢大闺女小媳妇儿的土匪,这家伙,比小日本还可怕。

    等真正走到长街上,抖抖索索穿得比土匪菜鸟们强不了多少满脸菜色的百姓们两腿晃悠得更厉害了。

    长街上不仅有荷枪实弹满脸横肉的土匪,还有日本兵。

    不过,日本兵都是躺着的,一流淌的排在街边,浑身血里呼啦的,还有几个连脑袋都没有了,整条长街上血腥气浓烈得让人都不敢呼吸。

    长街的尽头靠近城门洞哪儿,一道牌楼下方,一堆麻包前面大马金刀的坐着一个穿着坎肩儿露着大胸毛的家伙。

    一看。。。。。就像个扛大包的。

    好吧,青龙山大当家这打扮的确太有带感,和人们印象中应该满眼阴鹫络腮大胡子的土匪头头儿差距太远,哪怕他还露着适当时候可以拿来御寒的胸毛。

    走到大街上的人大概有不到一千人,拿每家来一个换算一下的话,这些打扮和土匪菜鸟们差不多的穷哈哈们,整个承德城也不过数千人。

    这当然不是承德城就这点儿人口,做为热河省的首府,承德城可是个大城,不能跟关内的那些大城比,但好歹也是有数万人口。

    二货男一看,整个城,才大猫小猫两三只,这还是不给面子啊!脸色一沉,指着满脸惊恐之色的人群吼道:“你们这是不给雕爷面子啊!喊死喊活大半天才给爷来这么几个人,是不是都不想活了?看到那边躺着的日本人没?爷说让他们举起手来让爷抢上一抢,他们不听,结果爷就送他们回他姥姥家去了。”

    旁边的土匪显然也是配合雕爷演戏多年,随着雕爷喷着白沫的怒吼声,将手里端着的步枪枪栓拉得咔咔响。

    “大爷饶命啊!”

    “大爷,我们出来了啊!”

    “是啊!大爷,饶命啊!家里老老小小十几口就靠我们养活呢!”

    。。。。。。

    人群一下就炸窝了,至少有一半人被吓跪了,你一言我一语的哭求就像一群老鸹在开会。

    把个二货男听得眉头皱得更深,掏出腰上插着的驳壳枪,冲天就是一枪。

    不过没响,原来是没扳保险。有些讪然的二货男只得从一旁脸色有些古怪的幺十三手里夺过大喇叭:“肃静,肃静。”

    等情绪激动的人群稍微安静了点儿,二货男拿手指向队伍之中一个穿着长衫留着山羊胡和陈老三的猥琐模样有几分雷同的中年人:“你,出来,站出来。”

    “大王,不要啊!饶我一命,我陈玄东日后必给大王立上牌位,日夜供奉。”山羊胡扑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起来。

    这是公然要咒爷死啊!二货男的脸都快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