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25章 不能小瞧任何人
    预料中的恐怖爆炸并没有发生,刘阿八汗如雨下,浑身瘫软。

    二货男疑惑的看向蹲在门边摸索的陈运发,直到他从门槛下方拿出两个圆滚滚的东西走过来,二货男的眼睛瞬间直了。

    那是两颗手雷,拉栓被一根细线绑着。

    “狗日的,你是铁了心的跟鬼子干了是吗?想把老子们一锅端了啊!”二货男一蹦三尺高,抬起大脚丫子就要往还瘫软在地上的刘阿八身上踹。

    几乎不用细想,看刘阿八吓成这样,这手雷肯定是他搁哪儿的。在弹药库门口放手雷?所有人都脑门冒汗。

    一颗炮弹可以炸飞方圆十五米的人,但若是一百颗,一千颗呢?这完全是要把在场所有人都送上西天的节奏啊!

    别说雕爷差点儿吓尿,就是陈运发也忍不住撇了一眼猥琐的伪军班长,这货不光是心思敏捷,心还够狠。当初一个鬼子一个弹药车被打爆,就把三百米范围内的所有的人畜一扫而空,这远超弹药车里炸药的弹药库若是爆炸,方圆八百米的人,一个也别想活。

    “雕爷,雕爷,息怒,息怒,老刘刚才不是说不能开门了嘛!”暴怒的二货男当然被人拉住了。

    这次冲出去的当然是山羊胡,他现在可是和刘阿八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无论如何得先把“同伴”保住了。

    “雕爷,我不是存心要害你们的啊!真不是,我那知道那位爷们儿眼睛那么毒,一下就给看出来了,我准备是等你们离得远一点儿,我自己把手雷拿出来的。”刘阿八也配合的叫起了撞天屈。

    “狗日的,离多远?这特么跑出城都有可能被你的两颗手雷害死你知不知道。”二货男看看先前让他激动不已的两个弹药库,心有余悸地继续怒骂。

    光想想那个恐怖的场景都觉得惊悚啊!

    “行了,刘阿八你起来吧!说说你是怎么利用一根细线控制手雷爆炸的?”陈运发却是摆摆手制止了二货男的愤怒,温和的问道。

    只要一开门,细棉线就会断,绑在下面的已经拔了保险销距离地面还有一定高度的91式手雷就会砸在地上,然后。。。。。。”刘阿八喏喏的道,看一眼眼睛再次瞪大的二货男,忙又解释:“不过,我真不是故意想害各位大爷,那是为了防备。。。。。。”

    “嘿嘿,是为了防备真正杀人放火的土匪的吧!”陈运发微微一笑,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畏畏缩缩的伪军班长,眼中不露痕迹的闪过一丝赞赏之色。

    这个小班长,有心计,也有狠气,还无师自通的搞了了长官曾经教过的诡雷,是个做特种兵的好材料。

    陈运发并不知道,他虽然已经对这个伪军小班长评价很高了,但依然低估了。当刘浪在一次不经意间知道刘阿八的本名之后,差点儿被这个日后已经正式加入独立团特种大队的小兵吓得摔一个大跟头。

    这位的狠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是二般的大啊!

    当然,这是后话。现在是陈运发这么一问,刘阿八沉默着并没有回话。

    不过所有人都明白,他就是这个意思。只要有人敢杀他们,这颗被藏得严严实实地小手雷就会将兴奋地开门抢弹药的家伙集体送上西天。

    这一刻,包括二货男在内,每个人脊背都是凉的。真是不能小瞧任何一个人啊!如果他们是真土匪,或者心性再暴虐一点儿把这十个伪军杀个精光,再如果大高手陈班长没跟着一起来,那今天,可就是青龙山数百土匪几乎团灭的日子。

    一个小插曲让包括二货男在内的土匪们再也没人敢轻视那个为了保命不惜有些搞笑的伪军小班长,但也没减少在打开弹药库大门之后所有人的喜悦。

    确切的来说,在那一刻,所有人的嘴巴几乎能吞下一颗鸵鸟蛋,包括陈运发在内。

    没人知道关东军为了这次能顺利吞并热河做了多少准备,仅仅是第八师团这路中路大军,他们就囤积了机步枪子弹近2000万发,各类炮弹五万发,而第八师团随军携带的,仅仅只有其中的二分之一,其余的,全部在这里。

    哦,还要减去长野佑二辎重大队带的一小部分,但那,早已经成了刘浪的囊中之物,刘浪现在山炮里打的,可不就是曾经属于第八师团的炮弹嘛!

    另外,虽然小鬼子的鱼罐头腥味儿太大,但对于天天吃炒米面吃得味觉都快失去的长城团来说,也不失一种较好的调味儿剂。

    而这些,鬼子仓库里,多得是。还有药品,糖果等等,甚至包括军服、皮鞋、牛皮绑腿,仓库里都还有不少。

    琳琅满目的物资,让土匪们差点儿看花了眼,所有人同时泛起了一阵忧愁,这特娘的该怎么统计啊!要知道,写个“一”他们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写不直。

    难道,这也要看陈班长的了?陈运发摊摊手,很遗憾,做为一个同样出身于乡野的士兵,让他杀人行,但若是写字记账,那的确不行。

    还好捡了个猥琐男。

    山羊胡好不容易等到了自己出场的机会,那里会放过?等看到雕爷开始从土包子捡到“大元宝”近乎痴呆的兴奋中逐渐清醒开始挠头的时候。

    山羊胡跳了出来,手里拿着账簿。

    上面一五一十的把仓库里目前还剩下的物资分门别类记载的一清二楚,甚至连牛皮绑腿还有3072条,给日军用以书写家信的信封23089封都记录到个位数。

    “哈哈,好,这段时间,你就是我青龙山大账房先生了,米面分你家200斤。”二货男哈哈大笑,拍着自己无意中捡来的山羊胡派官职发奖励。

    山羊胡满脸苦笑,小命到现在来看是保住了,但经他这么一搞,全城上下又有谁不知道他彻底地靠上了这帮土匪大爷们?别说什么二百斤米面了,他这全家老小恐怕都得跟着土匪们上山落草为寇去的。

    不去?等日本人回来了,恐怕他全家都得被日本人点了天灯当人肉蜡烛的吧!

    “嘿嘿,我说老陈那!先别忙着哭,也许用不了多久,你或许就知道你今天是多么幸运被我雕爷碰到,天下之大,又岂是一个小小的承德城所能比的。”二货男多精明的人那,一眼就窥透了山羊胡的那点儿小痛苦,拍怕他的肩膀安慰道。

    “谢雕爷赏识,那边还有个小房子是小鬼子向来防范很严的地方,也没让我记录过,现在是不是去看看?”面对雕爷这种近乎于画大饼的安慰,山羊胡只能勉力提提精神,又提议道。

    既然上船了,那自然是得上得彻底点儿,投名状搞得越多,对未来在土匪中的地位提高就越有好处,山羊胡也绝对是个很光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