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27章 将在外
    “因为,催促我们撤退的电文已经来了。”刘浪将那封昨晚就已经到达的电文丢到了祁光远他们面前。

    “撤退?那些当官的都特娘的就一张嘴皮子,往哪儿撤?哪里派出兵力来接应我们?有没有详细的战场情报和撤军路线?这种撤退,和特娘的送死有什么区别?奶奶的,别看第八师团跟老子在这儿墨迹老子暂时奈何不了他们,惹毛了老子,追着他们的屁股真一路杀到东北三省当胡子去。”祁光远看完电文一拍桌子张口就骂起来。

    做为曾经的一团之长,祁光远太明白现在的战场形势了。别看长城防线长达数百里,但只要平津平原的任意一路日军派出一个旅团甚至一个联队,就能死死缠住长城团,剩下的,不肖两天,蜂拥而至的日军主力就能将长城团吞得连渣都不剩。

    之所以长城团把第八师团打得如此凄惨模样,其实还是仰仗了工事之利防守了足足十天把硬着脑袋撞上来的第八师团打折了脊梁骨,就那,也是付出了数千人的伤亡。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突袭了日军的重炮大队,导致第八师团没了重武器,否则光第八师团剩下的一两万人就足够长城团大大的喝一壶的。

    吃过如此大亏日军绝对不会再给长城团同样的机会。别看长城团现在在第八师团面前一时风光无量,遇到同样拥有大炮的日军主力,人家用人数都能把长城团活活堆死。

    更何况,谁知道天气状况会什么时候好转?日军的轰炸机如果出现在天空,那才是长城团的末日。这也是刘浪先前说的再刀尖上跳舞的说法的真正原因。

    “是,这样没有组织的撤退就是将我长城团推往灭亡的撤退,刘团长,我们坚决不能如此做,不过,军事委员会的电令我们也不能就此一看了之,还是应该回封电文告知我们目前的状况。”生性谨慎沉稳的董升堂也愤然作色。

    不过,依旧一如既往的谨慎。

    “长官,我听你的,驴日的那帮高官们不把我们弟兄当人看,那我迟大奎还听他们个球,你说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迟大奎向来都是很鲜明的表达自己的意见。

    那就是,一切以刘浪为主。

    唐永明看一眼迟大奎,心知别看这里大部分人都比这位粗豪汉子军衔高,能力也强,但若是说到信任,这位才是刘浪心中的第一心腹,也只有他说出如此唯刘浪马首是瞻的话而不违和。

    当然,这也是生死相伴数场大战之后的结果,谁也羡慕不来。

    略一踌躇,身为刘浪身边的高参没有参谋长名分却几乎相当于参谋长的唐永明发话了:“几位也不必恼怒,我相信团座在把这封电报给我们看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定论,不如我们听听团座的意见。”

    几人把眼光投向刘浪,刘浪在这次大战中算无拾遗,他的意见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

    “嘿嘿,那永明这次可是算错了。”刘浪微微一笑。伸出手指夹起那封北方军事委员会的电报,放在马灯上点燃了,然后点着了嘴里叼着的烟卷,“昔日岳飞收到宋帝的十二道金牌不得不撤军,多年心血毁于一旦,而我们,却没收到金牌,野战电台有时会信号不好,你们懂的。”

    。。。。。。

    这是公然耍赖啊!

    不过,貌似,就该特娘的这么干。

    反正长城团的校官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只要不投敌,又有把第八师团打得哭爹喊娘的大功当护身符,就算日后回去了,也没人敢拿这个翻每个校官的小本本,至少不会马上翻,包括光头大佬都不会。关于这点儿,校官们心里都还是有数的。

    光头大佬当然不会,位于南昌官邸的他现在只能骂“娘希匹”。

    “娘希匹,刘浪还没回电报告他下一步的打算吗?”穿着长袍大褂的光头校长在办公室里焦躁的来回走动着。

    “是的,何部长哪儿我已经催促数次,目前得到的答复是这样的。”垂手站立的王世和无奈的回答道。

    “刘浪他这是想干什么?他这是要干什么?上级长官在他眼中算什么?大局又算什么?”光头校长愤怒的拿着文明棍在地板上猛戳,仿佛地板就是那个可恶的小上校一般。

    恐怕光头大佬也没想到,他有一天会为一个仅仅指挥着两千人的小上校而如此大动肝火。

    全中国这样的小上校不说数以几十万计,几万还是有的,但能让光头大佬记住名字还能如此上火的,恐怕刘浪还是独一份。

    也不知道算是霉运当头还是无上殊荣,反正刘浪没太放在心上。

    光头大佬当然得上火,负责和日军谈判的密使已经给位于南京政府发来日本人的条件,其中谈判的条件之一,就是要求南京将长城以外的所有军队撤往长城以内。虽然没有专门点刘浪长城团的番号,但谁也不是傻子。

    长城以外现在就刘浪一支部队,除了他们那么猛,还有那支中国军队敢在那边晃悠?日本人是怕丢脸不好意思指出来,但中国人可不能装傻当不知道,实在是日本人稍稍露出的那些谈判的条件,比之前想的,优惠了太多。

    虽然知道日本人这次急于谈判甚至放宽了部分条款和刘浪长城团把第八师团打得跟狗一样不无关系,但南京政府同样不敢放弃这次“好机会”而狮子大开口。

    打仗,从来打得都是财力。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绝对不是虚的,调动数十万大军围剿**已经动用中央政府的本就不多的储备,前前后后准备近一年花费的财力物力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北方再和日本人来一场大战,中央虽然没有派大部队北上但这财力物力却也调用了不少,经济上尚未完全宽裕的南京中央政府实在是无法负担这两面作战了。

    想和日本人继续打下去,除非是先暂停南方的“剿匪”行动。

    但这,却是触动了光头大佬的逆鳞。内不安,何以攘外?自从1927年光头大佬发动两党之变,就打定主意不能给自己心目中的大敌一线生机。

    很自然的,那就是北方和日寇的战场,必须谈判。

    可是,刘浪就是这么吊,不给中日双方谈判的机会。

    “也许,长城团没收到何部长的电令?”王世和根本不提刘浪的名字,以长城团取而代之。

    “娘希匹,明令通电的时候他的电台信号很好!他这就是不尊军令。以我的名义,命令北方军事委员会再次电令刘浪所部,敦促其撤退,一封不行就两封,两封不行就三封。。。。。。”光头大佬怒道。

    在王世和领命转身的那一刻,光头大佬略略一犹豫提醒道:“电文上就不要署我的名字,北方战事还是应以敬之为主。”

    王世和脚步一顿,低声称是快步离去。

    心里却是对刘浪这个素未谋面的小上校,怎么说呢!都有种敬仰了。

    校长,这是怕没面子啊!

    让万万人之上的校长都怕丢面子拒收命令的小上校,恐怕,是空前,亦是绝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