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29章 谷部照倍的绝望
    “纳尼?你说承德城被一群土匪攻占了?”谷部照倍在拿到到眼前的这个中国泥腿子交给他的一封信之后,这已经是第五遍问这个问题了。

    “是~~是~~~是的,谷部大人。”一个穿着青衣短褂白袜子黑布鞋的浓眉大眼颇为壮硕的青年人操着一口南方口音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八嘎,你的撒谎。”谷部照倍将手中的信扔到桌上,握住指挥刀柄,“噌”的抽出了他那把伴随了他十余年指挥刀。

    指挥刀被谷部照倍保养的很好,涂抹着牛油的刀刃在马灯昏黄的灯光照耀下闪出诡异的光泽,不见有多么雪亮,但绝对是一把能杀人的好刀。

    “你的,不是好人,死了死了的。”谷部照倍鼓着一脸横肉,挥舞着指挥刀朝青年人劈去。

    青年人在谷部照倍凶猛的眼神和诡异的刀光下,吓得浑一软,瘫倒在地上,看着迎头劈来的刀锋满眼绝望。

    刀尖,停在已经被吓得委顿在地的年轻人头颅上方十余厘米处。

    屋内蓦然传来一股子尿骚味儿,谷部照倍看向那名给自己报信的中国仆人两腿之间,竟然已是湿漉漉地。

    原来,在恐怖的刀锋之下,那个身形还算健硕的年轻人,竟然直接被吓尿了。

    但,这才是一个普通人应有的表现。

    谷部照倍憎恶的皱了皱眉头,不过脸上的怀疑之色却是尽去。反手将指挥刀插进刀鞘,指指年轻人:“你的,站起来,把情况给我讲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年轻人却是在地上又躺了足足有半分钟,这才战战兢兢地勉力用发软的双腿努力支撑着站了起来。

    一个普通的中国下人,被日军少将这一言不合就拔刀杀人没当场吓死,都已经算得上胆气稍壮了。

    虽然继续结结巴巴,说得前言也不搭后语,但是结合城中第一个投靠第八师团的大户韩天豪在求援信中的粗略描述,精通中国话的谷部照倍还是基本弄清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

    一伙儿足足有六百多号人号称青龙山的土匪,真的是在昨日清晨攻占了承德城,守城的香川真纪少尉和他麾下的一整队的步兵小队因城内的一队满洲兵叛变里应外合之下全部英勇战死。

    为什么韩天豪敢说是那一队满洲兵叛变,那是他亲眼所见满洲兵班长刘阿八挂着盒子炮跟在匪首身边,也是他带领着土匪在城内每家大户家里肆意劫掠。

    香川真纪少尉的遗体和他麾下53名帝国官兵的遗体至今还被土匪们放在西大街上展示,承德城内几乎每个人都见过。

    而土匪们在满洲兵的带领下已经占领了第八师团的物资仓库,他们用抢来的马车正在忙着搬运物资,从粮食到弹药,至少已经运了四十辆马车出城。同时,他们还在纵兵劫掠全城,现在,承德城内已是满目苍夷,宛如人间地狱。

    韩天豪冒死派出自己心腹下人给西义一中将阁下送信的目的,就是希望西义一阁下速速派兵前来剿匪。

    否则,承德城将成为一片废墟不说,第八师团的后勤仓库也将被土匪抢光。

    韩天豪很聪明,知道自己等人在第八师团的眼中兴许连蝼蚁都不如,并没有苦苦哀求西义一阁下一定要将自己救出苦海,却用笔墨展示了自己对于大日本帝国皇军后勤仓库的浓浓担忧。

    这一下却是戳中了谷部照倍的泪点。

    挥挥手将胆小如鼠的中国人先赶出了临时司令部,谷部照倍一屁股坐在行军椅上,呆呆的看着天空,通红的双眼默然留下两行泪水。

    经历了被罗文裕守军迎头痛击,又经历了重炮大队被偷袭炸毁,西义一师团长重伤昏迷,强大的第八师团被小小的中国长城团追击这等不可为人道的屈辱辛酸,坚强的谷部照倍少将都没哭。

    他依旧在努力着率领第八师团在和强大的敌人周旋,哪怕敌人像吃了药一样强大的令人绝望,但谷部照倍少将一直坚定地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气的好转,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帝国的。

    可现在,谷部照倍在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后,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悲凉,哭了。

    真是天亡第八师团啊!

    战场上一败再败,人员上的重大损失,这些,谷部照倍都可以承受。但,能支持第八师团剩下的一万多人足够食用一月的粮食和足够支持一月的弹药被劫掠,却是谷部照倍不可承受之痛。

    没了这些,第八师团拿什么回到东三省?所谓的牛皮糖战术,又还能支持多久?经历了和刘浪独立团鏖战的半个月,第八师团的随军储备物资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所有的粮草,顶多再过两天,就全部告罄。

    若不是害怕单独派出一部被无处不在的长城团偷袭,谷部照倍早在三天前就派出一部去承德城取用物资了。

    没想到,师团劫掠了半个热河才筹备到的军粮,竟然被一伙儿土匪给抢了。那种痛苦,又岂是外人所能理解?

    相比能让整个师团吃饱饭的粮食,那二十几箱费了老大力气从热河省劫掠而来的金银珠宝反而还并不让谷部照倍太过伤心,那些东西又不能吃,大不了以后再抢回来就是。

    可是,现在没粮食,第八师团全体就得饿肚子。

    甚至,谷部照倍觉得,就算是被刘浪长城团所部抢了,他心里都会舒服一点儿。毕竟,两军交战,双方各出奇谋,破坏对方后勤辎重也是一招儿,败在这样一个强悍的对手下,他谷部照倍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可是,现在却被这样一支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中国土匪给断了自己的命根,这无论怎么想,都让谷部照倍伤心之下又倍感憋屈。

    那种无可名状的憋屈,把坚强的谷部照倍少将阁下都给憋出清泪两行来了。

    “该死的中国人。”谷部照倍眼内凶光闪动。

    无论是胆大包天的中国土匪还是丧心病狂的那一个班的满洲兵,都让谷部照倍切齿痛恨。

    粮食,无论如何都要抢回来。二十万斤粮食,至少得一百多大车来运。外加仓库内两万发炮弹和近千万发子弹,以土匪的贪婪,又怎么可能放过?

    谷部照倍很精明,知道虽然过去了二十四小时,但以数百土匪的运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庞大的物资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搬空。就是给他们四十八个小时也未有可能。

    第八师团,还有时间。

    还能有继续挣扎下去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