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36章 被俘虏的洋妞儿
    虽然不知道美国人来这儿干什么,但李寿山还是不敢怠慢。

    又是习惯性的一脚把李结巴踢走,让他赶紧回去看着自己的骑兵排那帮混账们,可别擦枪走火把美国人给伤着了。

    自己则带着贴身卫队,顺手把那个负责带路的小仆人牛二给一起捎上,哪怕他骑的是匹大叫驴。哪怕疑窦尽去,生性谨慎奸猾的李寿山觉得还是把这个不算熟悉的下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更安全一点儿。

    和刘浪这一场仗打下来,李寿山不仅已经开始怀疑人生,所有的生人都是他怀疑的对象。

    等李寿山带着几十号人马策马赶到,骑兵排三十号人马还在和人对峙。只是李寿山都还没看到里面被围的人,就听到李结巴在哪儿拿着大结巴东北话和人吵。

    “小。。。。。。小姐,我们旅。。。。。。旅长说了,他不来,你们不能走。”李结巴虽然说话费劲,但还是能贯彻长官意图的。

    就是那个“旅”字拉得太长,怎么听怎么像“驴”。

    已经有不少笑点低的,在憋着闷笑了。

    “驴?bsp;   估计因为对中国话半懂不懂的缘故,一个清脆的女声显得也极其惊讶。

    甚至,可以说是懵逼。至少拥有着一头栗色卷发的美国小妞是这么想的。

    她实在是不明白,驴为什么能命令这么多中国士兵。这真的是个神奇的东方国度。

    “李结巴,给老子闭嘴。”李寿山鼻子都快气歪了,大吼一声制止了这货继续对旅长这一官职进行无休止的亵渎。

    同时心里暗暗决定回去就请示武藤司令官,将自己这独立旅升格成师,师长,再结巴,喊下来也不会有问题了吧!

    好吧!屎~~~~长,如果被某个大结巴拉长音了,估计还不如“驴~~~长”来得好听。

    大踏步推开围成一个包围圈的骑兵们,李寿山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七八个男人外加一个女人,男人,有6个是中国人,穿着一水的青衣黑裤戴着毡帽,手里各拿着一支盒子炮指着包围他们的士兵,见李寿山进来,只是眼睛瞟了一下,即将眼神又投向周围士兵,显得极为训练有素。

    领头的一个男人,却是个外国人。主要是特征太过明显,一身漆黑的皮肤是所有东方人无能如何晒都晒不成比木炭还黑三分的底色。

    不过,这位,就彪悍的多了。身高近一米九,一身军绿色帆布外套上插着几个弹匣,手里提着一杆花机关,顶着一个光溜溜黑乎乎的大光头,一看就是个彪悍货色。

    见李寿山进来,眼中精光一闪,李寿山顿时感觉浑身汗毛一竖,就仿佛被一头巨熊盯上。下意识地往自己卫兵身边一躲。

    彪悍黑大个和六个保镖似的中国人围成一个圈保护着中间的两个人,一个穿着黑白格子小西服的中国年轻人和一个拥有着一头栗色长卷发,蔚蓝色眼睛,身着粗帆布裤子和高帮牛皮靴更显身段窈窕的西方年轻女子。

    李结巴个狗日的不会说话打仗也不球行,但眼光还是不错,这个美国妞的确不同于中国女子,另有一番风情,李寿山眼前一亮。

    定了定心神,李寿山首先开口了,“在下李寿山,添为满洲国奉天独立旅旅长一职,请问各位来自那里,又何故来此?”

    那位穿着西服的中国年轻人应该是个翻译,叽哩哇啦给女子翻译一通,女子微微一皱眉,回了一通话,翻译开口回话了:“李旅长你好,劳拉小姐来自美利坚合众国哈佛大学历史研究中心,此次来中国是为了考察中国神秘的东胡遗址,这是中国南京政府开出的通行证。。。。。”

    扫了一眼李结巴屁颠屁颠递过来的通行证,李寿山接都没接,冷冷一笑道:“现在热河省正是我满洲国以及大日本帝国和中国两军交战之区域,现已经是我满洲国的领土,尊贵的劳拉女士,你拿中国政府的通行证给李某人看,是什么意思?”

    听完翻译的话,女子脸上涌出怒色,翻译连忙继续道:“不管热河是谁的,但我们来之前,还是中国的,况且我们是做历史研究的,和战争无关,请李旅长予以放行。”

    “不,不,我想劳拉女士想错了,虽然你说你们是搞历史考察的,但现在正是两军交战之关键区域,出于军事保密的规定,你们不能离开,得由我的上级长官大日本帝国第八师团指挥官谷部少将阁下才能决定你们的去留。”李寿山摇摇头,说道。

    听到李寿山如此说,女子脸上怒色更重,指着李寿山就是叽哩哇啦一阵怒吼,领头的黑人更是眼中精光一闪,杀气四溢。

    李寿山不由自主地倒退两步,脸上涌起一片恼羞成怒,大声吼道:“劳拉女士,我再次严正警告,如果不服从我奉天独立旅的命令放下武器,你面对的,将是2000士兵的围攻。如果放下武器,我保证你们会受到公正的待遇。”

    听到自家旅长如此一说,在场合计七八十名伪军同时举起了自己的枪。

    气氛猛然间紧张起来。

    年轻的中国翻译那见过这个阵仗,忙叽哩哇啦和西方女子解释起来。

    女子的眉头再度皱了起来,思考良久方才大声说了两句,以黑人带头,六名中国保镖都将自己手里的枪丢在地上。

    “李旅长,请你信守自己的承诺,关东军第八师团谷部少将也会对我家劳拉小姐以礼相待的。”翻译如释重负地大声朝李寿山说道。

    李寿山脸上也稍微放松了少许。

    其实李寿山刚才实在是后悔亲自来趟这趟浑水了,一个美国女人自然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那个黑人保镖给他的威胁就太大了。李寿山有种直觉,如果这帮人不服软一味硬抗冲突起来,那个黑人的第一目标必然是自己,而且,自己很有可能逃不脱他手里那一梭子可以扫出二十发子弹的花机关枪。

    不过还好,这就是人多势众的好处,美国女人显然还算识时务,主动交了枪,要不然李寿山还真是有点儿骑虎难下了。

    “好,既然劳拉小姐如此识大体,李某人必不会自毁承诺。”李寿山赞了一声好,然后脸色一变:“不过,介于贵属野性难服,还是要先委屈一下了。”

    朝李大结巴一挥手,道:“除了劳拉小姐,都给我绑了。”

    “谢特,由锐气。”女子蔚蓝色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有锐气?哈哈,劳拉小姐说得很好,我奉天独立旅当然是一支锐气十足的军队。”李寿山仰天大笑。

    裹挟着一帮半路上劫来的“外国友人”,奉天独立旅2000人继续朝承德飞奔。

    李寿山可没打算现在就把这个外国妞儿交给谷部照倍的意思,能拥有这样保镖的,当然不是什么普通人,就算占不外国妞儿本人什么便宜,敲打点儿好处还是可能的。

    看在自己重新攻占承德抢回粮草的大功上,谷部少将估计也不会说什么吧!李寿山的贪婪在东三省可是出了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