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41章 一路走好?
    “让我的弟兄丢下枪,然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李旅长,换成是你?你觉得你会不会如此做?”刘浪却毫不惊慌,冷冷一笑道。继而大吼一声:“刘大柱,我命令,举枪,只要李寿山开枪,就将在场所有非长城团所属斩杀殆尽,然后将路通沟给我从地图上抹掉,以后再无路通沟。”

    随着刘浪的吼声,“哗啦”以刘大柱为首,几十名独立团士兵齐刷刷地拉动枪栓举枪瞄准。

    从他们身上露出的森然杀意,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绝对不是忽悠人的,只要李寿山敢开枪,除了他们自己,将不会有人活着。哪怕李寿山小手一抖打歪了,小洋妞儿没死,恐怕也要被他们杀人灭口。

    按照刘浪的说法,他们甚至会将此处彻底炸平,任是谁,也不会找到奉天独立旅以及小洋妞儿一行人半点儿痕迹。

    西装男小翻译两眼一翻,活生生地被吓晕了。

    李寿山脸上横肉不停抽动,但手中的扳机却是怎么也扣动不下去。在刘浪的决绝面前,就是凶狠如李寿山,也终究还是犹豫了。

    人,最难的,就是面对自己的生死。扣动扳机一枪爆掉小洋妞儿的头很简单,也给刘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但那也终究只是个隐患,可他李寿山却从此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世间的荣华富贵将再也和他无关了。

    “何必呢!刘团长,你我刀兵相见实为两国交战,现在你我各退一步,你继续丝毫无忧的青云直上,我李寿山也只不过是个匹马而还的败军之将,根本无损你刘团长的百胜美名。如果你担心我的属下会伤害贵下属,这好办。”李寿山的的口气明显弱了许多,回头下令道:“你们,把枪都给我先丢了。”

    当然,让李寿山口气变弱的其实不光是仅仅因为刘浪口气变硬。相反,刘浪在他提出这个要求之后口气变硬反而才更合乎逻辑。

    为了一个外国人,哪怕他身份很尊贵,但那并不足以让刘浪把身家性命都交予一群敌对的人手上。换成李寿山自己,恐怕也会这么做。

    相反,如果刘浪真的傻不呼呼的丢了枪,李寿山虽然不至于下令开枪杀了他们,但绝对不会再相信刘浪会轻易放自己走,他一定还留有后手会留下自己。

    如果刘浪能知道李寿山此时内心的想法,也不得不为这位拍手叫好。真是特娘的上道啊!不枉他白白为这位表演一回。

    没错,这同样是刘浪为这位老奸巨猾的大汉奸下的一个小套,降低他的警惕。越是奸猾的人,越是喜欢从自身角度出发去想问题,李寿山恐怕从来没想过,这个世上,总会有那么一群人,会为了别人而去牺牲自己。

    恐怕,他一生中也不会有这样的念头。所以他只能被坑了。

    侥幸生还这会儿终于回过神来的伪军们稍稍一迟疑,但还是纷纷将手中的枪支都给扔到一边。

    其实拿着也没什么安全感,自己这边不过十余人,人家那边好几十人虎视眈眈的,拿着枪和空着手也没什么区别。

    “刘团长你看,兄弟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我手里的南部手枪最多也就几发子弹,对你们形成不了什么威胁。兄弟只想讨条活路,我保证,只要到了地头,一定放这小妞儿回来。有在场这么多人作证,我若是对这小妞儿有什么损害,恐怕日本人也不会放过我,我李寿山绝对不会做如此愚蠢之事。”李寿山此刻再无先前半点狠辣,反而恨不得对天赌咒发誓起来。

    这就是那种对生命极度渴望的人,为了活着,别说发誓赌咒,就是卖爹卖娘他们也做得出来。曾经时空中的李寿山,就是这样一个数典忘祖的畜生,为了讨好他的日本主子,被他杀害的中国人,人数超过一个独立团。

    刘浪,又怎么会放这样一个人走?哪怕是搭上一个身份尊贵却和中国人没半毛钱关系的美国小姐。

    “好,我放你走,但你的兄弟们却是走不了,他们得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刘大柱,命令他们先把枪都给我扔了。”刘浪面色如铁,冰冷的说道。

    并率先丢掉自己手里的枪。刘大柱和士兵们也愤愤然的将自己的枪丢到了一边儿。

    伪军们脸色如土,双腿忍不住打起颤来。以他们对他们这位大旅长的了解,他百分百会同意那位心肠刚硬的刘团长的要求。

    “好。”

    果然,李寿山连看都不看他们,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虽然心里有些可惜,但李寿山开始想带着属下走的目的也仅仅不过是希望在回东北三省的路上多些护卫力量。现在既然不让他带那倒也好,免得这些家伙们将自己的丑态传出去,正好不用自己再费力气灭口了。

    “至于说马,我这里是没有的,而且这穷乡僻壤的就算想给你李旅长找也找不到,不如,李旅长你将就一下,那匹大叫驴如何?从发音来看,你们其实还是很登对的。”刘浪眉头冲二十几米外那头已经不“嗯啊”大叫逐渐变安静的大叫驴挑一挑。

    那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揶揄差点儿把李寿山气得咬碎了后槽牙。

    刘团长这张嘴,和他的指挥作战风格一样毒啊!如果不是孙永勤还有些定力,差点儿笑喷。

    如果可以,李寿山真想先一枪打碎眼前这个可恶胖子的脑袋。但他不敢,正如他所说的,他枪里一共只有数发子弹,就算能干掉几个人,那些唯刘浪是从的士兵们能把他撕成碎片。

    他李寿山又怎么可能为了发泄一时的小愤怒给别人陪葬?必须不能啊!

    押着小洋妞儿一步步蹭到已经站起身的大叫驴身前,一把薅着大叫驴的缰绳,这才铁青着脸道:“好,李寿山会永生铭记刘团长今日赠驴之恩,告辞。”

    依旧保持着足够警惕将小洋妞儿拉到身侧挡住自己大部分身躯的李寿山低下头,脸上闪过一丝戾气,心里暗暗发誓,等到了安全位置,他一定会将小洋妞儿先女干后杀,给这个覆灭他奉天独立旅的上校团长一个大大的黑锅。无论凶手是谁,中华民国政府逃不掉责任,他刘浪又岂能置身事外?

    “李旅长,一路走好。”刘浪的声音遥遥传来。

    很礼貌很客气的告别。

    老奸巨猾的李寿山心中却是警铃大作。

    刘浪,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礼貌了?这不科学。

    然后,李大旅长的余光就看到了一张他很熟悉的面孔----那个叫牛二的下人。

    那个人就躺在不远的地上,虽然脸上也是脏乎乎的,却在咧着嘴对他笑,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当然,这并不是让李寿山心中大骇的理由。

    真正让他浑身冰冷刺骨的是,他手里还有把枪,一枝汉阳造,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