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48章 终于要看谁跑得快了
    这一夜,眼巴巴等着李寿山回电的谷部照倍彻夜未眠。

    伪军的电台根本还没来得及开机就和电报员一起被海量的山石掩埋了。

    从傍晚时分估摸着李寿山和他的奉天独立旅已经赶到承德的谷部照倍心急如焚地在指挥部来回转悠了几个小时依旧没等到想象中的来电,他已经基本肯定李寿山部遭遇了不测。

    甚至,谷部照倍已经想到了这又是刘浪的一计,在路上设置了埋伏将李寿山部打了个全军覆没。但是,刘浪的长城团再怎么强,也不至于让李寿山两千人的部队连一封电文都来不及发就全部吞个干净吧!

    更可怕的是,透过这一天长城团的攻势,谷部照倍敢肯定,长城团的主力尚在。唯一有可能去伏击李寿山所部的,只能是那个先前离去的辎重部队。

    长城团的一个辎重部队,就能将近2000人的半个独立旅覆灭,那长城团的战斗力,会强大到什么地步?谷部照倍越想越觉得遍体生寒,他宁愿自己的这个猜测是错误的。

    在怀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枯坐了半夜依旧没等到李寿山的回电后,谷部照倍终于绝望的肯定,李寿山部已经遭遇了不测。

    而且谷部照倍也终于敢肯定,所谓的承德城的什么狗屁土匪也绝对是刘浪所部假扮,要不然香川真纪的步兵小队也不至于连半个人毛都跑不出来,还要一个中国商人的仆从前来送情报。说不定,那个仆从也是假冒的。

    如果是这样,现在,已经不是损失一个中国旅的问题了,而是整个第八师团要掉脑袋的问题。

    后勤辎重被长城团一扫而空,就算他们搬不走,也可以烧光。直接导致的后果便是第八师团上万人将在未来的半个月内只能以仅存只够两天用的食物为食,更可怕的是经过了近半月的大战,整个师团后勤储备的弹药已经所剩无几,前线的士兵的子弹盒里平均每人只剩下不到二十发子弹,或许长城团再发动一次大型进攻,士兵们就必须端着刺刀冲出战壕和敌人进行白刃战了。

    说日军喜欢用白刃战彰显自己的武勇,其实那也得是看什么情况,日军往往只是在敌人已经士气低迷而且弹药严重不足或者是自己要发动决死冲锋之时才会用上白刃战这一古老的战法。

    说白了,日寇再怎么愿意为他们的天皇陛下尽忠,再怎么愿意去服侍他们的天照大神,他们其实还是更愿意活着。

    伤亡更大的白刃战,也是他们迫不得已才会采用的最后一招。

    平均每名士兵还剩下不过二十发子弹的现实让谷部照倍感到绝望,他却不知道,在若干年后和他们在华北平原上作战的一支军队,一支被称之为“三枪八路”的军队,如果在战前每名士兵能拥有二十发子弹,那他们的指挥官会喜得一夜都睡不着,而不是像谷部照倍这样愁得快把头发都揪光。

    打完自己枪里最后也是全部的三发子弹,那支部队就得发动冲锋,用刺刀和长矛和强大的敌军近身搏杀,这样的战斗,整整持续了八年。那也是整个中国承受着巨大牺牲的八年。

    谷部照倍当然不会想到这世上还有这样坚韧的军队,他现在甚至有种给关东军司令官阁下发诀别电文的冲动。

    承德城是不用去了,用屁股想,谷部照倍就知道,承德城的守军只需要阻挡自己一个小时,蜂拥而至的长城团主力就能在承德城外将自己这弹尽粮绝的万把人撕成碎片。

    弹尽粮绝其实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第14旅团已经来电,他们还需要整整五天才能赶到战场,而刘浪如果在自己撤退的某一处埋下伏兵,哪怕不多,但后路只要一被堵死,那敌军主力只要全力进攻的话,他麾下已经士气低迷的万余官兵很有可能就形成溃败之势。

    一旦溃败,那,整个第八师团就只能任人宰割了。第八师团,或许会成为整个帝国历史上第一支被成建制歼灭的师团。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谷部照倍就浑身发冷,刺骨的冰冷。

    在纠结了数个小时之后,谷部照倍终于下定决心,就算违背武藤信义司令官阁下的军令,他也得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该死的长城团,他不能让整个关东军因为第八师团成为陆军的笑柄,更不能让上万帝国勇士的头颅成为那个凶残的中国上校彰显军功的勋章。

    当埋伏于日军周围十里的山鹰将日军主力在连夜后撤的消息发往长城团团部时,已经是后半夜的事了,临时负责所有战事的祁光远连夜召集几个校官开紧急军事会议,研究了足足半个时辰,才颓然发现,虽然滔天大功就在眼前,但终究只是镜花水月----看得见捞不着。

    全副轻装的小鬼子只要想逃,长城团想不付出巨大伤亡就想狠狠咬他们一口是无论如何也办不到的。

    虽然祁光远和董升堂更偏重于为了干掉第八师团损失再重也可以承受,但这一提议却遭到了迟大奎和唐永明二人全力抵制。

    迟大奎身为刘浪的心腹,知道刘浪对士兵的战损极为重视可以理解,但曾经的下属唐永明旗帜鲜明的选择站到了迟大奎这一边还是让祁光远和董升堂略显诧异。

    当然,这也是两位旧军阀系统出身军官的想象,让他们真的把已经为数不多的精锐老兵再折损在这个完全已经算是大胜的战场,他们也会心疼的几夜睡不着的。

    只是看着一个大馅饼就这样离嘴而去,几人终究还是不太甘心,在电文请示过刘浪之后,他们还是派出第一第二两个步兵营衔尾急追。由迟大奎的三营保护着炮兵连和辎重队随后跟进。

    但谷部照倍这次跑路的决心之大让长城团也只能瞠目结舌,本就比开始跑路的日军晚了近一个半小时,追击了小半夜足足四个小时的两个步兵营差点儿没跑断腿,也没追上日军主力的影子,反而在路上还遭到了日军一个埋伏好的步兵中队的拼死阻击。

    虽然凭借优势兵力和遥遥领先的火力优势最终花费了1小时全歼了这股悍不畏死的日寇,但两个步兵营竟然战死二十人,重伤三十余人的战损差点儿没让祁光远掀了桌子。

    同样一夜未眠的刘浪在清晨收到祁光远带着几分请罪意味儿的电文后并没有大加苛责,长城团连番胜利,将第八师团打得像狗,也有了几分骄兵悍将的气息,这次小挫也算是给他们提了个醒。

    日军大败,不是因为他们弱,而是因为连番犯错丢失了重火力,就算是如此,他们也依旧是亚洲最强的陆军之一,任何轻视他们的人都会付出代价,长城团也是一样。

    战争,不能犯错。

    每个错误,都需要千百名战士的生命去填补。

    不是每位将军都有机会去学习和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