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49章 大撤退(1)
    那边跑路的日寇和追击的长城团一夜未眠。

    这边刘浪和土匪新兵们也是一样,或者更确切点儿说是整个承德一夜未眠。

    当刘浪赶到承德后,除了大部分土匪新兵还没来得及领取军服依旧各穿各的,其余所有士兵已经穿回正式的独立团军服,别上上校领章的刘浪站在了承德普通市民们的面前。

    当听说土匪变成了正规国军,而那位戴着闪亮金星领章的胖长官竟然是传闻中长城大战中大败第八师团的刘浪刘团长之后,整个承德沸腾了。

    虽然这座长城以北的重镇被日军占领过,但那只是军人的不作为,和普通民众无关,刘浪知道,就算是在曾经没有自己的那个时空,承德的人们,也从未停止过和日寇抗争。

    现在还站在他身边的孙永勤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虽然曾经的时空中他最终也失败了,但那是非战之罪。如果不是某些想跪舔日寇的某些国府高层,他们兴许都能活到战胜日寇的那一刻。

    或许是因为日寇辎重仓库的巨大缴获让刘浪大为满意,心情大好之下的刘浪让二货男把抢光的和日寇勾勾搭搭的那十五家商家都喊了过来,每家都发还了两千大洋,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他们利用各家的人脉,稳定住所有人的情绪,然后,还有一笔大生意要交给他们。

    十五家承德城内经营着各类商品的商家那还不感动涕零?要知道,二货男真是发挥了极强主观能动性,把这十五家抢了个底朝天,别说什么现大洋、金条、银饰之类的贵重物品,就连他们仓库里储备的粮食谷物都给搬了个空,那真是让家里的仓鼠都要给饿死的节奏。

    热河第一富豪韩天豪更是差点儿跪刘浪面前哭得像个孩子,他虽然照着二货男的要求因为亲手给第八师团写了封坑小鬼子的假情报,但鉴于他已经成为日本人第一红人的恶名,二货男除了他老婆和小妾的私人首饰没抢,其余的也抢了个干干净净,就连大厅里桌子椅子都给土匪们搬跑了。

    韩家,别说老鼠都要饿死,就连给他们碗饭,都没地儿吃,桌子都没了。

    听了这个比自己还胖的胖子的哭诉,刘浪好气又好笑的怒瞪了有些忐忑的二货男一眼,命令给这位为长城团做出过卓越贡献的胖子两千零一块大洋的奖励。

    好嘛!这哭了半天,差点儿没哭瞎眼,就特娘的值一块钱,韩胖子从来没那般恨过一个胖子,差点儿没给重新气晕过去。

    还好,或许因为胖子惜胖子的缘故,刘浪在热河第一富豪晕过去之前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韩天豪愣了好半天,竟然重新恢复了几分活力,怪叫一声就跑出了门,跟吃了什么药一般。

    把二货男都看了个目瞪口呆,胖子团座竟然还有惯迷魂药的本事?

    当然,世上没有什么迷魂药,刘浪无外乎让热河第一富豪多了几分希望而已。

    原因很简单,刘浪只是告诉韩天豪,长城团将会向长城以南撤退,日军庞大的辎重仓库里的海量物资,也会被搬往长城以南。因为长城团人手不够,搬运物资也将会被计算酬劳,所有愿意跟随长城团撤退到长城以南的普通民众会以粮食来发放酬劳,而像他们这些曾经为日寇效力过现在又诚心悔过的商家,只要能拿出相应的实力完成这次大搬运,他们就将会获得现金酬劳。

    因为是战时,所有酬劳将会以平日的五倍发放。

    商人就是商人,韩天豪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其中的巨大利润,老百姓用粮食抵酬劳,可若是跟着长城团撤退到长城以南,想再那边好好活下来,不光是要有粮食还得有现大洋才成。

    只要他以四倍酬劳雇佣百姓搬运,他就能赚取一倍佣金的差价,换句话说,加上他总共十六家商家,谁家雇佣的百姓越多,谁家所获得的利润就会越大。

    至于说刘浪的说法会不会兑现,韩天豪毫无压力,“土匪”们光从他家抢走的黄金就高达2000两,仅这,就能支付所有的搬运费用。

    只要他能弄到足够的本金,凭他韩天豪的经商能力,无论在哪儿,韩家也会东山再起。

    “长官,为什么要还这些无良商家钱,还要给他们支付那么高的搬运费用?刁叶想不通。”二货男终究还是不太理解刘浪的做法,在刘浪把那些曾经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的商家送走之后,带着些许质问的口气问刘浪道。

    站在他身旁的山羊胡拼命的朝自己这位刚投效的土匪大哥使眼色,也没阻止他的提问。

    现在账房先生终于知道雕爷口中老大的老大是谁了,竟然是最近风头正劲大败日军的刘团座,心里欣喜之余差点儿把自己要投效的这位老大骂死,人家长官怎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用得着给你解释?

    不料,账房先生显然低估了刘浪对这位略显可爱的土匪头领的喜爱。

    刘浪不仅没生气,反而微微一笑给二货男解释起来:“很简单,别看咱们已经掌握整个城市,但曾经掌握着这个城市经济命脉的他们,比我们更懂得这个城市,我们要想搬走这小山一般的物资和撤退愿意躲避日军兵锋的百姓,没他们,我们的效率会极低。”

    见二货男还在挠头,刘浪又耐心的解释道:“他们虽然跟小鬼子合作过,但他们毕竟还是中国人,只要没有为虎作伥伤害中国人,那他们必然也有逼不得已的成分,我们也不能完全一棒子给打死。我给他们两千大洋,就先给了他们能够东山再起的底气,再让他们从搬运费中赚取一定的利润弥补一下之前被你抢劫的损失,他们的心理更平衡一些,也不至于回到北平之后四处告我们长城团的黑状。

    当然了,我自然不怕他们告黑状,但我丢出这个香饽饽,他们就得去鼓动老百姓们跟着我们撤退,否则,他们丢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他们要的是钱,而我们要的,是人手,是大量的人力。”

    “可是,就算没他们,我们也能让全城的老百姓跟我们走,他们就不怕日本人吗?”多少有些想明白的二货男又问。

    “嘿嘿,这个问题你可以问问陈先生,他应该会给你个很好的回答的。”刘浪微微一笑。

    见二货男疑惑的看向自己,山羊胡账房先生长叹一声道:“哎,雕爷,故土难离啊!”

    是的,若不是故土难离,又怎么会还有近两万人在日军到来之时依旧还留在城里?哪怕日军在城里肆意欺压肆意掠夺。

    接着,在二货男疑惑的眼神中,山羊胡异常郑重的朝刘浪鞠了一躬,“我替承德两万百姓感谢刘团长活命之恩。”

    “算半城”毕竟是“算半城”,以他的精明,自然明白了刘浪这个计划的深意。

    不走,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自从五十四名日军血淋淋的尸体摆放在了西大街的那一刻。

    日军,必然是会报复的。长城团搬了东西跑了,那报复的对象是谁?只能是承德百姓。

    以“算半城”的精明,自然是能想到这些的,但普通民众可未必有这个意识,刘浪用钱做饵,让十六家大商家替他鼓动百姓撤退,说是要搬走海量物资,其实,未尝不是在救全城百姓的性命。

    一石二鸟,这位大败日寇的团长,不光战功卓著,其心思之缜密,也是账房先生平生之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