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53章 迫不及待的盘点
    人群,像蚂蚁一般将庞大如山的物资一块块搬走。

    所有的炮弹和易爆易炸包括黄金珠宝这样的贵重物资都被装在大车上,足足装了一百三十多车。

    包括牛二救回来的大叫驴,背上都驮了近一百五十斤的粮食,成了长城团辎重部队的一员。

    连绵长达十几里的队伍,离开承德,朝二百里外的长城山脉走去。

    承德,在经历了熙熙攘攘的一上午之后,彻底变成了一座空城。

    只剩下十几只野狗,还在被晾晒在西大街上的54名日军的尸首旁逡巡。

    如果,当它们的肚皮再不被填饱的时候,日军的尸首将是它们果腹的最佳肉食。

    。。。。。。

    根据刘浪的军令,全军自他以下,每人除必要的作战装备外,必须再负载30斤物资,每名士兵包括刘浪自己的负载,都在50斤以上。

    只是刘浪显得更加彪一些,在小洋妞儿和黑大汉颇为牙疼的眼神中,堂堂刘上校背着长枪还扛了根重达三十公斤的步兵炮炮管,另外再夹了箱装有3000发子弹重三十公斤的子弹箱。

    全身一百多斤的负重,那个貌不起眼的胖子竟然就那样狂奔了二十里。

    直到那会儿,西装男和小洋妞儿才知道当初泰森中尉说刘浪是他遇到过的最可怕的对手一言绝不是因为恭维刘浪是数百军人的最高指挥官,光凭力气和耐力这一点,显得有些可爱的胖子对泰森中尉都是呈现碾压态势的。

    至少,有些想和刘浪暗中比试一下的泰森中尉,在扛着和刘浪差不多重的东西走了不到十里,就已经像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了。

    就算还要负责战斗的士兵们也扛起了物资,但绝大部分物资,其实还是被百姓们承担了。

    根据刘浪和商户们的协议,无论是军械还是粮草,所有的物资将会以重量计算酬劳,每一户家庭,只要能将50斤物资平安运至长城山脉以南,每户将得到50斤米面的基础奖励,然后,就是按劳取酬了,在50斤基础以上,则根据每户所出劳力多少,每名成年男人算做一人,妇女和老人各乘以二分之一,14岁以下孩童乘以五分之一,以10斤为一级计2块大洋酬劳,劳动力数量合计再乘以每户超出部分,最终再乘以商户根据刘浪所给酬劳的五分之四,就是每家每户最终所得的现大洋了。

    以刘浪所遇到的那户七口之家为例,他们家拥有壮劳力一名,女人和老人共三名,九岁孩童一名,7岁以下孩童两名,所以他们家就拥有劳动力2.7名。那名老者一家所搬运的物资总共有150斤,也就是超出了100斤,那最终他们一家会获得50斤米面以及2.7乘以20再乘以五分之四,总计43.2块现大洋。

    43块现大洋加上50斤米面再加上所携带的家里的一些薄产,基本足够他们在平津附近生存一年了。

    同时刘浪也已经想好了一些这些百姓的安置政策,哪怕北方军事委员会不加以安置,他通过这个手段发还给这十六个商家各近两万现大洋也足够他们在平津一带东山再起,他们想做生意少不得要雇佣人手,这一万多承德平民就是他们雇佣的对象。

    就算他们消化不了,北平还有他那个开纺织厂的未来岳父,他应该也能消化其中的一部分。

    至少这帮跟他一起撤退的百姓,最终不会成为居无定所和无收入来源的流民,这也是刘浪宣传大撤退之前和十六家商家都通过气的,否则,就凭韩天豪他们卖惨就能从刘浪手里重新把钱又给扣出来,想都不要想。

    仅仅搬运费这一项,刘浪总计就要支出28万现大洋,支付给各家的米面倒不用出钱,那十八万斤粮食抛去路上的消耗,堪堪足够支付近两万承德市民的领用。

    这也是刘浪为什么只给了孙永勤六万斤粮食的原因,否则刘浪宁愿把这二十几万斤粮食都给他,让他的部队能在大山里坚持的时间更长一些。

    但刘浪并没有亏钱,在路上,号称能算承德半城的山羊胡陈东玄已经把在承德城的缴获和支出一一算给刘浪听。

    直到这个时候刘浪才知道为什么都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抢了第八师团那二十几箱金银珠宝就不说了,2000斤黄金简直能亮瞎人的眼。承德城做为热河省的首府,以韩天豪为首的十六个商家简直也是个聚宝盆,仅从韩天豪一家,二货男就又刨出了2000两金条和三万现大洋,其余十五家也不是省油的灯,被二货男合计挖出了近三十万现大洋和2000两黄金。

    换句话说,整个承德城的财富,包括日军搜刮了大半个热河的财富,现在都在刘浪手中。

    刨去2000多斤黄金,刘浪手中的现大洋就有三十三万,支付完承德百姓的搬运费都还能剩下五万大洋。

    再加上缴获的那些枪支弹药,可以说,刘浪出长城一战,简直比他老爹交给他的毕生积蓄以及和杜月笙合作生产化肥半年获得的利润还要多。

    “陈先生,这会儿一两金子能兑换多少大洋?”刘浪两眼闪了无数遍金光之后,非常土鳖的问山羊胡。

    没办法,虽然知道金子在全世界都是做为硬通货,但因为其很少在市场上流通,但刘浪还是觉得换成能花的大洋,自己心里对财富的认知才更直观些。

    用大白话来说,刘浪是觉得金子再好,也不能光放在那里看,得能花才成。

    没办法,谁让他现在穷呢?

    长城一战,先不说祁光远和董升堂的两个团,仅仅他的独立团就战死1000余人,重伤近千人,按照战前制定的抚恤规定,战死者将抚恤200大洋,因伤致残者100大洋并按月发放津贴。

    这接近两千人的抚恤和补贴刘浪仅仅只是想想就有种要卖裤子还债的冲动,据他所知,在走之前,留给基地里梁文忠账面上的现大洋绝不会超过一万,其余的,全部换成随军的粮草和各式弹药了。

    如果想把那两个百战余生的两个团一千300多人收心,他们的战友同袍刘浪也必须额外再进行抚恤,都是为国为民捐躯的汉子,刘浪势必不能和独立团区别对待,那又是近4000人近60万大洋的支出。

    也就是说,光摆在刘浪面前战后的官兵抚恤,就是近90万大洋的天文数字。

    在这个数字面前,别说刘浪迫不及待的还没到地头就开始盘点,就是光头大佬,估计也得摩挲光脑门很多下了。

    显然,刘浪先生这一称呼着实把顶多听一声“账房”的山羊胡给吓着了,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慌忙给刘浪又是鞠躬又是作揖的连称不敢当先生之称呼。

    刘浪只得重新喊回陈账房,山羊胡这才回魂,“黄金一向是各大门大户的储备极少兑换,不过以民国十八年鄙人东家前往北平兑换大洋的比例为例,一两黄金兑换大洋35洋元,民国十九年对斤制计量进行了改制,确定为一斤500克也就是十两,我长城团现储备黄金。。。。。。”山羊胡眨巴眨巴眼迅速心算,“两万五千零六十三两。”

    “那是多少大洋?”刘浪感觉头有点儿晕。

    “九十四万七千贰佰零伍块。。。。。。”山羊胡这会儿也不心算了,掏出随身携带的一个小算盘拨拉了半天,嘴唇只颤报出了一个让刘浪两眼画圈圈的天文数字。“那是四年前的兑换价格,根据现在物价状况,可能会超过百万。。。。。”山羊胡喃喃的继续小声提醒刘浪。

    当然,山羊胡后面小声说的那个什么超过百万刘浪是没听到的,九十多万和一百万有什么区别,基本没什么区别。

    当数字庞大到一定地步之后,也就是一个数字而已。

    但现在的刘浪绝对是被满满的幸福所包围着的。

    光是黄金,就已经完全足够支付一战而殁将士们的抚恤了,他还有那么多的珠宝和缴获。这次,绝对是发财了。

    怪不得人家说有钱了,早餐就要点两杯豆浆,喝一杯倒一杯,尼玛,老子现在也可以,刘浪的大笑声响彻山野。

    惹得那边本来就被“禽兽”派刘浪给吓着对他敬而远之的小洋妞儿不自觉地又离他远了些,禽兽要发疯了?

    更何况,还有人来给刘团长上赶着送礼。

    人都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可当你遇到那些就喜欢干容易事的人怎么办?

    刘浪一定会大声告诉你,这花,我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