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58章 残酷(封推第2更)
    三叔公气得吹胡子瞪眼道:“米老五,狗日的你敢!?”

    “这天底下,就没有我米老五不敢干的事!”米老五脸上的肌肉抽动,甚是瘆人,狞笑道,“三叔公,还有各位叔伯兄弟,你们都瞪大眼睛瞧好了,看我究竟是啥样的人!”

    说此一顿,米老五又低头看着刀锋,背对着中川香司道:“长官,这刀怎么卷刃了?不够利啊!”

    “八嘎,我中川家族祖传的宝刀,怎么可能卷刃?”中川香司骂口大骂,旋即又毫无防备地走上前来,伸手就要去接米老五手中的军刀。

    说时迟那时快,米老五却反手就一刀,锋利的军刀顿时就轻易地刺入了毫无防备的中川香司的小腹。

    中川香司瞪大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距离自己不足十公分的中国农村闲汉。

    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看似无赖地痞的中国闲汉会有胆量将自己的家传佩刀插入自己的小腹。

    或许犹显不够,米老五猛地一扭刀把。

    “咔嚓”一声轻响,全场可闻。

    已经感觉不到痛楚的中川香司眼中更是一片死灰,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自己的小肠已经被彻底搅断,甚至还带着腹腔内几根软骨。

    唯一的一线生机断绝了。

    “怎么样?小日本儿,老子的胆子是不是很大?”米老五将嘴凑到满眼绝望的中川香司耳边,轻声说道。

    中川香司扑然跪下,双手紧握着插在自己肚皮上的刀锋,哪怕双手被刀锋割裂得鲜血迸流。

    年仅二十一岁,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日后或许能成为将军的中川香司少尉,没有享受到“筹集军粮”带来的任何福利,就此死在一个他平时能像碾死蚂蚁一样碾死的中国农村懒汉手里。

    用的,还是他自己的刀,他中川家族传承数百年的宝刀。

    真的,很锋利啊!

    这是中川香司少尉在彻底陷入黑暗之前,脑海里浮现的最后一丝念头。

    寂静,整个晒场顿时间一片死寂,静至落针可闻。

    不仅米家裕村的乡亲们全傻了,四周的鬼子兵也不敢相信。

    米老五再次用力在已经气绝毙命的中川香司身上绞了绞军刀,确定先前这个一刀劈死了私塾先生的日军少尉已经死得透透的了,又向着全村老少狞笑道:“文先生说得对,他是中国人,但我米老五也是中国人!”

    “八嘎!”一名鬼子军曹终于回过神来,端起步枪照着米老五心窝就是两枪。

    米老五顿时仆倒在地,圆睁的双目却依然死死地盯着米大户,神情狰狞地道:“米老二你给老子记住了,老子米老五是为救你闺女死的,以后每年你得跪着给老子烧纸。。。。。。上香。。。。。。”

    声音逐渐的低垂了下去,直至再无声息。

    开枪的日军军曹大踏步的跑了过来,神色惊惶的医护兵将歪倒在地死不瞑目依旧瞪着一双小眼睛的中川香司检查了半天,只能神色沮丧的宣布了中川香司少尉的死亡。

    “统统死了死了的。”怒极的日军军曹眼中浮出一层无法用语言可以描述的残忍。

    天色,突兀的阴沉下来,仿佛也不愿看到如此惨绝人寰的一幕。

    。。。。。。。

    三十分钟后,当刘浪和陈运发、莫小猫一路狂奔,从十里地外赶到的时候。

    昔日安详宁和的山村已经陷入一片火海。

    全神戒备的三名独立团最强战士满面严峻走入村中,然后,集体呆立。

    虽然,在看到腾起的火苗之际早已经设想过最坏的情形,虽然,对日寇的残暴,刘浪已经没有多大的侥幸。

    但看到眼前的惨绝人寰的那一幕的那一刻,刘浪依旧目睁欲裂。

    他彻底的呆住了。

    曾经的屠村灭户,不再是历史书中一组冰冷的数字,不再是并未详细而只是语焉不详的“某年某月某日,日寇屠杀我某某村多少口”一笔带过。

    眼前的一切,以前所未有的真实,就那样呈现在刘浪面前。

    只是,太残酷了。

    残酷的让刘浪如此坚硬的军人都心疼的难以呼吸。

    这绝对是个宁静的山村,除了极度的安静,就只有火苗吞噬房屋发出的“劈啪”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声响。

    村中的人也都在,只是,他们都挂在树上。

    村中所有的树上,都挂满了人,有老人,有孩童,有男人,有女人。

    他们就那样被挂着,嘴角流着血,没有人眼睛闭上,因为巨大的痛楚而扭曲的脸上全都怒睁着双眼,仿佛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告诉苍天他们经历了如何的痛楚。

    他们,与世无争。他们,本应该安静宁和的继续活下去。

    可是,他们现在却被这样挂着,用绳索绞住了脖子,挂在他们亲手种的树上。

    一阵风吹来,树叶发出了令人心悸的呜咽。

    刘浪的手,猛然握紧。

    刘浪的腮帮,猛然鼓起。

    “咔嚓”一声,竟然是生生咬碎了一颗后槽大牙。

    “你们,看到了吗?”刘浪猛然回头,看向自己麾下最优秀的两名特种兵。

    “长官,我们看到了。”莫小猫眼中涌出大颗泪珠,却依旧挺拔如松的站立着,以平生最大的力量回答质问自己的胖子团座。

    “这,就是日本人,真实的日本人。”刘浪将目光重新投回到被吊着在风中轻轻摇晃的村民们的尸体上。

    猛地跪地。

    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一世,除了战死的同袍,刘浪从未向任何人曲下双膝。可面对惨死在日寇铁蹄下的同族,刘浪跪下了。

    面对那些百发苍苍和一脸稚嫩,身为军人,刘浪没办法不跪。

    刘浪金属质的声音几乎能划破长空:“我,刘浪,对天发誓,如果让一个做出此等恶事日人生离此山,此生,不再回长城以南。我刘浪,如果不让关东军付出足够的代价,此生,当永不回乡。”

    “我,陈运发,对天发誓。。。。。。。”

    “我,莫小猫,对天发誓。。。。。。。”

    “乡亲们,我会拿日本人的脑袋给你们当祭品,再来请你们安息。”刘浪喃喃说了一句,猛然回头,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距离刘浪五里地之外的日军步兵小队,抬着他们小队长的尸体,带着抢来的为数不多的粮食,押着七个神色麻木满脸生无可恋的年轻中国女子,朝喜峰口关口驻地走去。

    是的,米家裕村并没有死绝。

    残忍的日寇选择用最残忍的方式吊死了米家裕村绝大部分村民甚至包括婴孩来报复,却留下了七名年轻女子。

    七名年轻女子将会被充入关东军慰安所,唯有这样,痛失侄子的中川宁清大佐或许心情会好过一些。

    吊死了米家裕村115人的日军小队并不知道他们惹上了怎样的一个杀神,暴怒的刘浪曾经孤身杀入远离祖国千里的恐怖分子基地将一个基地斩尽杀绝,而此刻的他还不是单兵作战,他还带着这个时代最优秀的两名特种兵。

    他们,正以武装越野的最高速度,朝心情同样沉重却又带着几分兽性即将可以大发兴奋的日军步兵小队追来。

    。。。。。。。。。。。。

    谨以此章献给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常州附近的一个无名村庄所有同胞。

    是的,风月并不是杜撰,此种惨事在抗日战争中曾发生过。残忍的日寇这样对待你我的同胞,说实话,在风月查询抗日战争史料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则日寇老兵回忆录中间的记载时,风月哭了,泪如雨下。他们,不应该是历史长河中冰冷的数字,他们,是我们的祖辈,在那十四年里,他们经历了多少苦难啊!书友们,请记住,忘记历史终归会重蹈历史。

    那段历史,虽然屈辱,但我们,不能忘,我们的子孙后代亦不能忘。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请允许我用艾青的这首诗做为本章的最后结尾。因为在我在敲下“不能忘”三个字的时候,我的眼中依旧有泪。

    本章,不求订阅,不求月票,不求打赏,但求所有人,不能忘。不管您是看正版还是盗版,只求,别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