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70章 杀戮的盛宴(第8更)
    这是三名特种兵第一次同一个全副武装的步兵中队日军进行野战。

    虽然从人数上看双方差距很明显,但有心算无心,一边拥有着完善的野战掩体,一边只能趴在山道上悲催的借用少得可怜的石头藏身;一边拥有射速惊人的机枪和充足的子弹,甚至还有迫击炮,而另一边只有步枪。

    是的,每当日军的掷弹筒小组露出身形想用他们最靠谱的近程小炮将该死的敌人火力点干掉,他们总会遭到来自黑暗中最精准的子弹,不过十分钟,六组掷弹筒主力射手死了三对。

    匆忙中携带的三挺轻机枪,则被那挺可怕的机枪给直接打成了渣,凡是敢于去充当机枪射手的日军,都成了那挺机枪下的亡魂。三个火力点周围,死去的日军尸首几乎已经可以垒成人肉掩体了。

    事实上,日军正是这么做的。

    他们将战死的同袍的尸体当成了沙包,在机枪前面垒了一个简易工事。你能想象“希特勒电锯”每秒钟疯狂喷吐二十发子弹打在那个纯肉工事上的景象吗?

    真正的血肉横飞,藏在自己同胞尸体垒成的工事后面的日军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血人,不光有血还有肉。就连意志力最顽强的日军,在那个如同地狱般的机枪掩体里呆了不过三十秒,就崩溃的扔掉机枪,再也无法扣动扳机了。

    可陈运发却毫无顾忌,自从看到米家裕村那悲催的一幕之后,他就已经不把日寇当成了人,他毫无负担的扣动扳机,一箱3000发子弹足够他挥霍。

    日军,在战斗了二十分钟后,除了人多以外,就没剩下什么了。

    而令他们陷入绝望的是,对面那三个敌军的火力点却依旧顽固的挥舞着死神的镰刀,那个弹药仿佛无穷无尽的机枪固然可怕,另外两个精准的让人绝望的步枪更让人胆寒。

    他们每响一枪,就必然有一个同僚要载倒在地,痛苦的哀嚎过后,等待他们的只有平静。

    日军并不是没有做出努力,位于正面战场的日军勇敢而努力的用步枪和敌人的三个火力点对射,哪怕死伤惨重,他们依旧没有放弃。如同第八师团一样,他们极为迷信他们的左右两翼包抄,只要两翼的步兵小队包抄敌人的侧翼,他们就一定可以获得最后的胜利。

    可惜,他们忘了,整个第八师团,在独立团的防守面前都碰得头破血流,早已熟悉日军套路的刘浪又怎么可能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两小队日寇冒着弹雨爬上山坡绕了老远,好不容易绕到可以直面敌人所在山坡的侧面,却痛苦的发现竟然被一道深深的山沟阻挡了去路。

    中国人的阻击阵地,选得真是太好了。

    咬着牙爬下山沟,更悲催的是,山沟里竟然还有地雷,怕暴露身形根本不敢多打手电筒的日军那里能看得见跟黑暗融为一体的独立团特有的小型步兵雷?

    早已打定主意给日军来记狠的刘浪让陈运发这个活动军火库足足携带了近五十枚步兵雷。

    两个步兵小队纷纷中招,甚至有个惊慌失措的日军脚步一踉跄一屁股坐在步兵雷上,弹体从**进去的体验无人能够知晓,但看到那名倒霉的家伙的嚎叫声连百米之外还在和陈运发机枪硬抗的正面日军都听得真真的,就知道,那种疼,真是疼。

    击穿**进入柔软腹腔的弹体直接将日军内脏搅了个一塌糊涂,活活疼死虽然很残酷,但至少之后不必再痛苦了。

    被击穿脚底板无法再行走的日军才是痛入骨髓,高达三米的沟壁他们几乎是不可能再靠自己的一己之力爬上去了,但留在沟里的结果是什么?

    眼睁睁看着从天上掉落下来的“黑西瓜”,行动变迟缓的日军瞳仁里写着的都是大写的“绝望”。

    三十米外的那条山沟目标如此明显,日寇踩上地雷的惨嚎声又证明了鱼儿已经上钩,二十枚手雷被陈运发一口气丢了十枚。

    付出了巨大牺牲,辛辛苦苦绕到敌人右翼山沟里的四十人步兵小队,被十枚手雷又带走了近二十人的生命。剩下侥幸未死的二十来人至少有十人踩中步兵雷基本丧失行动能力。

    日军小队长很明智,既没继续朝目标进攻,也未派出士兵去搀扶受伤的同僚撤退,反而是直接带着近一个步兵小分队的士兵顺着山沟朝远离战场的方向溜了。

    是的,撤退了,俗称撒丫子跑路。

    这也是被关东军称之为黑山岭之战,掉入刘浪陷阱的第19步兵联队第32步兵中队在战后唯一一个伤亡率低于百分之八十的战斗单位。

    虽然战后那位很“明智”溜了的名叫麻生小野的少尉在军事法庭上竭力为自己辩护抛弃伤兵的行为是为了保留更多的帝国勇士的生命,但他依然被判了十年监禁。

    但他毕竟活下来了,甚至在数十年后还能以反法西斯斗士的身份再度来到那个他丢下十名伤兵的名叫黑山领的战斗地点为自己战死于此的同胞进行悼念。

    位于左翼的日军步兵小队就没那么好命了,他们虽然没遭遇手雷袭击,但他们遭遇到了一个比手雷还要恐怖的存在。

    你见过像挥舞着牙签一样挥舞着一个长一米重量达七十公斤迫击炮管并以厚实的底座当成武器的男人吗?

    这个日军小队四十多名日军有幸见到了。

    没有任何物体能挡住那个带着自身七十公斤重量外加刘浪双臂近两百公斤力量钢板一击,枪挡枪断,人挡人烂,绝对的力量造成了绝对的死亡。

    更可怕的是,那个拥有可怖力量的身影还偏偏灵活的像一只猴子,哪怕是一只很胖的猴子。哪怕最终陷入绝望的日军根本不顾同伴的死活,在黑暗中开枪,开枪,再开枪,最终的结果也是-----响起的是同胞带着各种腔调惨呼的日语。

    其实,在黑暗中,他们心中的恶魔,在枪响的那一刻,就以那块沾满了血肉的迫击炮底座为掩体,努力缩着身体,躲在了黑暗中。

    乱枪中,就是强如刘浪也不敢逞强。

    当枪声逐渐稀疏,刘浪再度展开杀戮,不过这次他却没那么暴力了,三棱军刺成为最后数名想要逃跑日军的催命符。

    最后据日军调查,死于两种不同冷兵器暴力的士兵,不过十四人,而死于自己同胞乱枪中的,却高达二十八人。

    夜幕下的山沟,造成了刘浪单人格毙敌人数目的最高纪录。

    最终,当日军援军终于在两个小时之后赶到的时候,刘浪三人早已跑得无影无踪,第39步兵中队却死伤惨重,战死119人,重伤60人,伤亡率达到了可怕的百分之九十。

    倒不是他们不想逃,而是逃不了,如果不是援兵跑得够快,日军有理由相信,那数名可怕的敌人,会杀死所有伤兵,绝不会有半点儿容情。

    位于左右两翼山沟里近七十具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