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80章 初见邓文
    山口的枪声也惊动了不少人。

    只沿着山路前行了不过数百米,就看见一队大约有一个连的士兵在一个络腮胡子的带领下气喘吁吁的向这边跑来。

    只是军服都比较破旧,显然是很久没有获得过给养了。

    但从他们的反应速度来看,这支军队平时的训练状况还是不错的。

    “窦连长,误会,误会。”武爷脸色一苦,忙一边喊着一边迎上去。

    一见到迎上来的武爷,神态粗豪的络腮胡子就破口大骂:“狗日的武兴国,你搞什么?又是你手下弟兄走火了?”

    “不是,是这样的,是这位兄弟,不,是这位朋友要见老大,发生了点儿误会。。。。。。”武爷忙把刘浪的委任状递给了络腮胡子。

    革命军第二师独立团团长的名头和鲜红的军政部大印也让络腮胡子只龇牙。

    不过这位可不像武爷那样各种油盐不进的不信,过来和刘浪打了个招呼,算是见过了礼,又留了一个班的士兵陪着武爷一起和刘浪去见他要见的人,自己则带着士兵们很干脆的走了。

    刘浪很明智的也没问,跟着武爷和十几名士兵一起转过了两座山,经过了至少五个戒备森严的检查哨,刘浪能感觉到,一处检查哨比一处检查哨人多,最后一个检查哨更是足有一个排的兵力。

    然后,眼前一片开阔。

    群山之中,竟然有着一片开阔的山谷,一条小河从山谷的中间流过,小河的两边,则是春风吹绿的青草。

    这里,竟然是个拥有着一片肥沃牧草的山中草原。

    因为,草原里散落着悠闲吃草的马儿,竟然足足有一千多匹。

    从草原中心走过,膘肥体壮的马儿根本也不怕人,武爷和十几名士兵显然也是极喜欢这些马儿,不时地眉开眼笑的拔一把青草喂食凑过来的马儿。

    刘浪脸上也绽放出了笑容,这才是他要找的邓文啊!幸好,历史没有跟他开玩笑。

    终于,刘浪在山谷一侧的一个山洞里,见到了他要找的邓文。

    一个脸色白净,穿着笔挺军装完全可以称得上帅哥的军官。真的是很帅,刘浪相信,如果这位能穿越回八十年后,只要能给他一个舞台,完全秒杀那些皮肤白皙永远小尖脸却拥有万千粉丝的小鲜肉们。

    在他的身上,不光是长相,还有身上的一股特属于军人的气质,真的是只能用帅气逼人一词来形容他了。

    就连刘浪,也生起一种冲动,换上自己笔挺的上校军服,虽然,那并没什么卵用。一胖毁所有这词,刘浪从来没体会如此深刻过。

    不过,若是谁要觉得眼前这个不过三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仅仅只是个花架子,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这位,在杀人方面,尤其是在杀日本人方面,绝对的行家里手,可以说不比刘浪少甚至更多。

    毕竟,刘浪只跟日本人干过两仗。而这位,却和日本人打了一年多。

    虽然被日本人动用大军从东三省撵到了热河,但他,绝对是这个时代最顽强的军人之一。

    说了这么多,恐怕很多人还是不知道邓文是谁?

    刘浪对他太不陌生了。虽然邓文因为早逝,没有参加过伟大的卫国战争,他的名号并不为世人所熟知,甚至很多人压根儿没听过这个名字,可只要说起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大地上东北人的反抗,就不能不提及这个人。这个身为黑龙江省政府代理主席兼军事总指挥马占山将军麾下的头号猛将。

    说邓文,当然必须不能不知道马占山。因为这二位,一个是让日本人只是听名字脑仁儿都疼的中国“大反贼”,另一个则是中国“大反贼”手下最得其游击战精髓的“双花红棍”。

    马占山,很多人都知道,这位是爱国将领,于九一八事变之后在齐齐哈尔就任黑龙江省代理主席,并带着军队和日本人在东北开干,驰名中外的“江桥抗战”一举毙伤日伪军上万人,可以说,在刘浪把第八师团打崩溃之前,马占山就是把日军打吐血的第一人。

    但如果说,你仅仅只是把马占山将军当成一个带着军队就和关东军硬憾的爱国将军,那可就错了。不说整个东北,仅黑龙江省日军的驻军就有三万多人另外还有好几万的伪满军队,和兵强马壮的日本人硬干,只能是死的快,老马同志哪能带着上万人跟日本人打了一年多还活得好好的?

    刘浪在南京指挥学院研习1931至1932年东北义勇军战例的时候,甚至都怀疑游击战之祖太祖跟老马同志交待过咋打游击战,因为,太神了,完全是红色部队的翻版。

    老马同志不光会带着部队和日本人兜圈子,他也知道什么时候在日本人身上找便宜最合适。

    就像两个拳击手在拳台上,他瞅你一个不注意,冷不防嗖地一个老拳就罩过来,正打在你的面门上,又准又狠,不让你在牙缝里倒吸两口冷气,人家都不姓马。

    等你回过神来,怒气冲冲地再找他的时候,老马同志已经不见了。在背后?在左边?在右边?谁知道呢。也许他就坐在拳台一角啃鸡大腿也说不定。

    反正,东北的山多的是,日本人可没那个本领去挨个的搜。

    表面上,老马同志几乎放弃了所有重镇和要隘。呼海铁路(哈尔滨呼兰至海伦)、齐克铁路(三间房至克山),还有沿线城镇,除了屁股下面坐着的马,反正能扔的都扔了。

    你不是想要吗,给你。

    只不过这是为了更好地修理你。

    从此,日军到了明处,老马同志到了暗处,什么时候要给养了,无枪无炮,无粮无食,简单:铁路上要去,城镇里找去。

    反正马占山对哪一列火车上装着给养,什么时候开,什么时候来,哪一座城镇里有粮仓和军火库,日军人多还是人少,都一本帐清楚得很,甚至,他连日军的总结报告都有,还是定期更新版,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好东西放自己身边都不牢靠,让日军给保管是最省心的事。就一大超市嘛,不用付钱,甭管拿多少都行。

    美事啊。

    最让日本人恼火的是,老马同志还特别喜欢得了便宜又卖乖。

    ps:推荐朋友的书《战争盛典》,军事新书,筒靴们可以养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