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87章 农民军
    ps:连续四天,风月爆更28章,大家伙儿是不是爽到了,那让风月休息几天可好?每天继续保底二更,争取三更。

    推荐朋友牧尘客的都市新书《都市罪梦》,偏写实方向,老白文,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入坑。

    。。。。。。。。

    夜逐渐的深了。

    山谷中的平静却是被打破了。

    一队队穿着平常百姓衣服却背着日式三八步枪的士兵,不,更确切点儿说是五天前他们其中绝大多数还只是农夫,他们准确的称呼应该是农民军,在各自的长官带领下鱼贯走出山谷,打着火把,向二十里外出。

    但绝大部分人的脸上,没有什么害怕,哪怕他们已经知道,此次北上是要去打日本人。

    相反,绝大部分人是兴奋的,乱哄哄的交谈声在原本寂静的山谷中显得有些刺耳,让孙永勤都忍不住有些脸红。

    但刘大柱却并没有多加苛责,毕竟,这些人,拿起枪才不到一个星期啊!

    他只是用行动告诉这帮不懂得什么叫纪律的家伙们什么叫正规军,手一挥,原长城团三营一连17o人悄然无声地从一队队带着些许兴奋的热河抗日救国军身边快通过,漆黑的夜色中,就跟着第一个拿着手电筒当引导的士兵,一个跟着一个,幽灵一般,快的没入黑暗中。

    本来还有些乱糟糟的农民军们也许是有了榜样的力量,也逐渐的安静了下来,开始闷头赶路,孙永勤难看的脸色这才好看了许多。

    站在路边目送着一队队士兵走远,这才带着身边的警卫队跟随着排在最后的一个连队一起前进。

    “李结巴,怎么样?去打日本人,弟兄们的情绪怎么样?害不害怕?”一边走,孙永勤一边问陪在自己身边颇有些小心翼翼地新科步兵连连长。

    “师。。。。。。师长,听说和日本人干,弟兄们倒是没什么害怕的,只是。。。。。。”穿着日式黄色军用棉袄的连长努力锊着舌头回答道。

    这个说话风格,如果是已经被当成路基垫在路通沟的李寿山听到,一定很熟悉。除了他那个结巴颏便宜小舅子,再也不会有别人了。

    没错,这位在孙永勤抗日救国军担任连长的,就是刘浪在路通沟一战覆灭了奉天独立旅之后俘虏的骑兵排排长。二十几个打前站的骑兵在大爆炸生的时候侥幸逃过了冲击波,一枪未,就当了俘虏。

    而且,毫不犹豫地,几乎没等孙永勤话,在这位很有眼力劲儿的结巴排长的带领下就选择了投诚。连带着在大爆炸中侥幸未死的那十人也选择了投诚。

    孙永勤也很大胆,经过了两天的观察之后,就将这位有眼力劲儿的小排长提拔成连长,让他来带16o名新兵,其余投诚的三十多个伪军和承德城过来的九名伪军同样的都获得了孙永勤的任用,最小的,也当上了班长,一般都成了排长。

    说起来孙永勤也是没办法,短短的数天时间,就拉起了三千多人的队伍,每个人也都了枪,可懂军事的,着实又没几个,这四十多名还算通军事的伪军反而成了抗日救国军中最骨干的军事力量。

    要知道,此时的伪军可不是人们印象中数年后衣服穿得松松垮垮只会欺负老百姓碰到游击队都想跪的华北伪军,想在伪满洲的军营里混,接受的都是关东军最严格的训练,不努力合格的中国士兵轻则被赶出军营,重则一顿军法给活活打死。他们都还是很有战斗力的,单兵实力比之中央军都不会差。

    他们唯一差的,可能也就是战斗意志。当然,这也是一支军队最重要的,所以提到伪军,所有人头脑里浮现的第一念头就是,他们就是一盘菜。

    没有信仰没有坚持的军队,从来都称不上一支强军。

    当然,孙永勤有足够的信心怕这四十个投诚的伪军反水,他们手下带的新兵都是黄家岗附近的农民,家家户户几乎都被从此路过的日军劫掠过,对日本人那是恨之入骨,他们就是想反,在农民军的汪洋大海中,他们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只是什么?是不是你小子怂了?”孙永勤眉头一皱。

    “师长,既然选择跟你干了,我李结巴也不来虚的,我是有点儿怕。再说句不该说的话,弟兄们才打过几天枪?就拉上去和日本人干,这是不是有点儿太儿戏了?”李结巴不知道是不是升了官的缘故,说话也变顺溜了许多,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孙永勤斜了李结巴一眼,却没有李结巴想象中的破口大骂。

    李结巴的意思很明白,他的确有点儿怂了,拖着这几千刚学会打枪的农民,去跟好几千日本人干仗,只要是稍微懂点儿军事常识的人,恐怕都会有点儿怂。

    也许,只有无知者才会无畏,至少农民军们没几个人害怕的,相反还都很兴奋。

    沉思了一会儿,孙永勤的脸色严肃起来,道:“李结巴,你其实说的很对,如果就是我们三千多人去打日本人,恐怕用不到几个照面就被日本人吞得渣都不剩。可是,你知道我为何偏偏就听了刘团长的,带着所有的兄弟北上数百里来打日本人吗?”

    李结巴摇摇头,以他的思维,打不赢却来送死,是件很愚蠢的行为。

    “因为刘团长有句话说得很对,想跟日本人开仗,就没有不死人的,如果怕死,就当日本人的顺民好了,被日本人肆意欺压,抢我们的粮食侮辱我们的姐妹,你说,你是选择跟他们拼了,还是选择继续当缩头乌龟?”孙永勤道。

    李结巴满脸通红,因为他之前就是选择了后者。

    “你也别脸红,选择错了一次不代表什么,怕的是一直错。我老孙其实也讲不来什么大道理,但我明白一点,只有跟日本人干,才能保护父母姐妹和家乡父老。所以刘团长有令,我就来了,哪怕我们这三千人打光,我也要让日本人明白,想欺负我们,先得过我们中国男人这一关。”孙永勤用力的挥舞着自己的拳头。

    李结巴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有些不是很明白却仿佛又明白了些什么。

    农民军虽然很菜,但他们也有自己要守护的东西,他们迟早也会成为一支强军。

    一路上走得很平静。

    第八师团并没有在阵地外围太远的地方放置哨兵,也许是他们觉得没有必要,也许是饿得太狠没力气跑这么远。

    反正直到领头的刘大柱二连已经摸到距离日军主阵地一千米的位置,才碰到日军的哨兵。

    当然,在这个方向,日军的四处明哨暗哨已经成为了一地的尸体。

    石大头和牛二这一组合早已在日军阵地外埋伏了两天,一是监视第八师团的动向,二来就是为刘大柱和孙永勤的步兵扫清障碍。

    在日军主阵地外一千米停下,刘大柱命令麾下士兵放下武器,火力支援排散入2oo米外负责警戒,其他人解下携带的单兵工兵铲迅开挖临时阵地。

    在孙永勤三千多人6续来临之后,临时野战阵地彻底进入热火朝天的建设期,早已得到命令携带着锄头铁铲的农民军也许打仗不怎么样,但在地上挖坑挖沟这事儿可是老本行。

    等到已经开挖出半米深两米宽能藏住一个成年人躯体的战壕后,对面的还在沉睡的日军终于察觉出不对,一照明弹打向这边,虽然掷弹筒打出的照明弹无法打过一千米,但照明弹的亮光中,中国人影影绰绰的身影和叮叮当当挖掘的声音再也掩藏不住。

    刘大柱干脆也不再隐瞒行迹,命令打起火把,将麾下连队所有人都派出去,指导三千农民军继续疯狂开挖战壕。

    他要在一个小时之内,开挖出一道完备的野战战壕,因为,日本人不会被糊弄很久,很快他们就会知道,自己面对的不是一支军队,而是一群乌合之众。

    没有战壕,哪怕他这一个连再强,也是挡不住日本人的进攻的。

    “纳尼?中国人的军队?”尚在睡梦中的谷部照倍被参谋叫醒,听到有中国人的军队在阵地外集结的消息之后,直接从行军床上跳了起来,连鞋都没穿,就穿着白袜冲出了帐篷。

    望远镜中影影绰绰足足有好几千人正在挖掘战壕的身影差点儿没把谷部照倍的一颗心吓掉到**里。

    这是哪里冒出的中国军队?谷部照倍真是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