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93章 最后战场
    面对高速飞奔而来的骑兵,没人敢趴在地上,任何敢趴在地上的人,最终的结果都是被重达七八百斤的战马踩成一团肉酱。

    可站着,就有用吗?同样没用。

    除了极少数日军端着的长枪能刺入高速飞奔过来战马的胸膛,然后就被战马撞飞十几米远,被捅伤的战马惨烈的嘶鸣着将马背上的骑士甩出然后倒下,再横扫一片躲避不及的日寇,那杀伤力甚至比一匹正常狂奔的战马还要大。

    死亡的血光,在中日双方的队列中不断绽放。

    但无论是死亡前的惨呼,还是马刀和刺刀交错让人牙根发酸的刺耳声音,都被淹没在轰鸣如雷的马蹄声中。

    狂奔中的骑兵墙,不会因为日军步兵软弱的刺刀而停止前进,他们就是冲,再冲,无论前方有什么。

    当第一行骑兵像梳子一样从端着步枪的满眼绝望的日寇人群中高速冲过,4000日军足足少了四分之一。

    跳过抗日救国军藏身的2米宽战壕,又继续向前冲过了至少400米,整个骑兵队列这才放慢速度,重新转向列队,并缓缓向后倒退。

    因为,他们得给紧随其后的第队骑兵留出减速的空间。

    第二队骑兵再次从日军中高速掠过,又带走了数百日军的生命。

    紧接着,是第三队。

    能站立在原地的,已经少了二分之一。

    三行骑兵重新列队,变为更加厚实的阵型,马蹄再度缓缓踏动,“轰,轰”直至最后继续加速,轰隆隆的蹄声再度响彻天地。

    无可匹敌的骑兵墙再度出现,冲向了已经只有一半的日军。

    如同战鼓敲响,蹄声如雷。

    被三轮骑兵肆虐过的日军终于彻底丧失了斗志,在骑兵开始加速的时间,就轰然四散。

    他们还有两千余人,两千余柄长达1.7米的长枪对骑兵同样也是极大的威胁,刚才三轮冲锋,固然砍杀了超过一千五百人,但邓文的骑兵旅,却也足足少了近二百骑。

    可邓文仿佛根本没有看到自身的伤亡,在最后一队骑兵成功减速的那一刻,就带马上前,让后队变前队,准备着下一轮冲锋。

    刘浪从他脸上,甚至没有看出一丝丝情绪,没有悲伤,也没有获得丰厚战果后的喜悦,除了眼中跃动着的火焰。

    胜利女神,从来不会眷顾已经丧失勇气的人。

    如果,2000余日军能选择就地抵抗,给左右两翼的日军能重新集结并依托战壕建立阻击阵地的时间,刘浪的战果也就到此为止了。

    尚存的两个步兵大队,依旧拥有近三十挺机枪,密集的弹雨能让骑兵可怕的冲锋变成自杀,就算能冲过去一半,一米多深的战壕也能让他们躲避战马带来的死亡阴影。

    更糟糕的是,阵地上仅存的2000余抗日救国军不仅完全不能对他们产生威胁,还有可能被其反咬一口而死伤惨重。

    刘浪最佳的战果,也仅仅只能歼灭正面战场上近4000日军,不过,这应该也能能满足刘浪对米家裕枉死的115名村民的祭奠。

    不过,在这个如果之上,还要再加上如果谷部照倍再顽固一点儿,选择顽抗到底。

    可是,这世上本就没有如果,那还有机会让日军来上两个以上的如果?他们又不是八十五年后的中国足球队,在高达五个如果几率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下,依旧奇迹般的突出重围,进入世界杯亚洲区十二强赛,那种结果,从来都不是靠所谓的运气能获得的。

    左右两翼的日军在看到骑兵疯狂的开始冲刺的那一刻,就立刻进入了各自的阵地,然后等到了来自主阵地师团司令部全军突围的命令。

    两翼的日军也陷入了短暂的混乱。

    走还是不走,对于作战经验丰富的日军来说,其实也是个两难的选择。

    走,就意味着要失去能抵挡骑兵兵锋的战壕,可不走,等中国人的步兵重新集结,近四千人的中国部队就能将他们分割包围,到时候,很有可能全军覆没,想走都走不了。

    不过,谷部照倍的当机决断还是给两名日军大队长指明了方向,日军本来就是一个上下等级非常森严的军队,上级的命令不管英明还是愚蠢,下级都必须无条件执行。

    可以说,军人,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一条上,日军,做得很完美。

    于是,在正面战场的日军主力还在绝望的拿着步枪和奔腾如涛的骑兵对决的时候,两翼的两个日军大队就开始了各自的突围。

    抛弃了最后的战壕,向两侧的大山狂奔,只有进入山林,才能躲避骑兵可怕的马蹄。

    两翼的日军已经开溜,正面战场上四散而逃的日军更是彻底的将第八师团最后一丝存在的可能丢到了马里亚纳海沟。

    或者是说,从已经被劈开头颅的谷部照倍下达全军突围的那一刻,第八师团覆灭的命运就此注定。

    因为两个如果,都没了。

    想在数目依旧高达一千二百多骑的骑兵的追逐下逃得性命,除了真的被天照大神青眼有加特别眷顾,几乎没有人能逃脱。

    更何况,还有2000余抗日救国军跟在后面捡便宜。

    已经在日军近一小时的进攻中考验了勇气的农民军在骑兵纵马追逐四散而逃的日军时,就在刘大柱麾下一百多人跃出战壕的带领下冲出阵地,他们的目标,是阵地上所有还能活动的穿土黄色军服的生物。

    哪怕是一根指头还能动,都会遭受到来自几杆三八式步枪刺刀的光顾。

    仇恨,已经不仅仅是曾经的被劫掠被欺辱,有近千抗日救国军在之前的50分钟内倒在了血泊中。而三千抗日救国军几乎都来在黄花岗的十里八村,有的是兄弟,有的是连襟,甚至父子也不在少数。

    每一个倒下的人,几乎都是活着的人骨肉至亲。

    仇恨,必须得鲜血才能洗清。

    最终能从正面阵地逃脱的日军,百不存一。

    主阵地的日军,从两道长达四里的骑兵墙以六十迈的高速冲过的那一刻,就已经被踏为粉糜。

    发出全军突围信息的第八师团司令部,自谷部照倍以下,全部被毙。

    倒是去左翼督战的松田国三侥幸逃脱了性命。

    只是,当左翼的日军拼死向前希望突破拥有一千五百兵力的中国人阵地遁入大山的时候,却没有遭遇想象中的阻击,迎接他们的唯有几十个冒着青烟的铁皮桶。

    石大头和牛二带着的三百人早就能溜多远溜多远了,那三百菜鸟在要拼命的一千日军面前,绝对只是一道上佳的甜点。

    侥幸逃脱性命的松田国三旅团长阁下在那一刻,心情,应该很复杂。

    不过,从他吐出一口鲜血的表现来看,很明显,他崩溃的内心是绝对远超过了喜悦的。